無障礙鏈接

中國在質疑聲中謹慎推行外資投資改革

  • 艾德

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和國務卿克里,中國主席習近平、國務委員劉延東和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第八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開幕式上(2016年6月6日)

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和國務卿克里,中國主席習近平、國務委員劉延東和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第八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開幕式上(2016年6月6日)

預計中國很快將會減少那些被禁止接受外商投資的行業領域的數量。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本週一表示,中國下週將會提交新的“負面清單”,但是有多少領域會被開放尚未確定。

這一議題是本週在北京舉行的“戰略與經濟對話”中美中高層官員所關注的焦點。美國敦促中國削減僅向本國企業開放的投資領域的數額。

新的最後期限

中國沒能在去年三月這個其自定的期限前提交清單。這讓美方參與者感到失望,他們認為這樣的延期會影響兩國之間更廣泛的貿易投資條約談判。而在去年九月,奧巴馬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就此達成了共識。

包括李克強總理在內的中國領導人多次強調這份“負面清單”只會對一些敏感行業保留限制。但分析人士表示,中國近期的經濟增長放緩可能會導致當局盡可能地延遲放鬆對本國企業的保護。

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學家朱利安∙埃文斯-普利查德告訴美國之音,“這可能是朝著正確方向邁進的一小步。相比政治領域,中國更願意在經濟領域加強合作。但是貿易和投資議題也被用作整個談判過程中討價還價的籌碼。因此,我們還將要觀察其結果如何。”

中國主席在周一雙邊會談開幕式上表露出對達成一個強有力的投資協議的期望。他說,“我們要共同努力,爭取早日達成一個互利雙贏的中美雙邊投資協議,打造雙邊經貿合作的新亮點。”

然而,談判官員們等待在對話結束之際才宣布清單這一事實,讓一些觀察者感到悲觀。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弗里曼中國研究項目副主任斯考特·肯尼迪說,這次談判是美中兩國領導人集中討論兩國關係的時機,但讓人失望的是中國沒能夠提前提交清單。這也讓人懷疑戰略與經濟對話對中國領導層的重要性。

傑克·盧的擔憂

除了中國嚴格的投資法規,美國還擔心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一些中國企業以低於市場的價格銷售鋼鐵等產品。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在周一的開幕式上指出,這種行為給全球經濟造成了巨大壓力。

他說,過剩的產能對全球市場產生的影響是扭曲的,有破環性的。實施相關政策,大幅減少包括鋼鐵和鋁等一系列行業的過剩產能,對國際市場的運行和穩定十分重要。

儘管美國從全球經濟的立場來看待中國的產能過剩問題,但有觀察者稱,中國更看重這些行業在提供就業機會方面發揮的重要作用。

舉例來說,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有超過2500萬人口在能源領域工作,這個數字比該領域實際所需的人數要多得多。雖然對這些行業的改革能夠提高其競爭力,讓他們變得更有效率,但中國政府擔心這麼做會引起高失業率以及社會動盪等問題。

美國企業對中國向外商投資加大開放的承諾持懷疑態度。過去的經驗顯示,當地政府通常會推遲實行新政策,或是在中央政府宣布改革之後仍通過製造行政瓶頸來推遲開放。

經濟學家埃文斯-普利查德表示,越來越多人對中國加大吸收外資投資的意願產生懷疑。上海自由貿易區承諾要在更廣範圍的新領域內接受外資,但外國企業抱怨他們並沒有得到平等的市場准入權。

中國可能會考慮放鬆其在製藥業,酒店業和其他沒有出現產能過剩的服務行業的投資管控。但是他說,中國還會繼續限制外資進入電子通訊業,重工業以及傳統產業。

中國對技術的渴求

與此同時,中國覺得有必要吸引更多投資和新技術來升級其工業部門領域,並提高其出口產品的質量。中國政府也致力於通過鼓勵全面研發新技術來創造一個“創新型社會”。儘管中國的工業增長速度快,但其研發領域相對薄弱,很大程度上仍依靠對外國技術的進口或者模仿。

分析人士指出,只有擴大對外資投資的開放,才能引進更多外國技術,這也是為什麼中國開始謹慎地向外資投資開放一些行業。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在第八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中講話(2016年6月6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