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沈大偉預測中國很有風險也很危險

  • 斯洋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沈大偉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學者中心為新書《中國的未來》簽名。(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沈大偉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學者中心為新書《中國的未來》簽名。(美國之音斯洋拍攝)

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星期四(3月24日)在華盛頓的一個智庫說,預測中國很有風險,也很危險。他還特別強調自己並不是“中國崩潰論者”。他說,中國未來要想成功轉型,應該採取“半民主”,也就是一種接近“新加坡模式”發展的方式。他還說,未來美中關係就像一個糟糕的“婚姻”,但是“離婚”卻不是選擇。

預測當代中國很有風險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與國際關係學教授沈大偉星期四在華盛頓智庫威爾遜學者中心舉行新書《中國的未來》的發布會,他在會上幾次強調,預測中國是很有風險的事情。

他說: “因為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複雜的議題,也是國際關係中重要的議題。而且,幾乎可以肯定的說,揣測中國很有風險。在研究中國的領域裡,充滿了對中國觀察人士對中國的錯誤預測和無法解答的問題,甚至還有一些受損的職業聲譽。”

他強調說,這也是他的新書《中國的未來》封面上的大大問號的所代表的意思。他說,雖然如此,作為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他和他的同行們依然有義務幫助全球的民眾了解中國。

他在演講後對美國之音承認,這種職業風險,甚至危險也同時包含著來自中國的壓力。

去年三月,沈大偉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題為“即將到來的中國崩潰(The Coming Chinese Crack-up)”, 預測“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已經進入最後階段”。從一貫對華溫和到突然“唱衰”,沈大偉的“改變”引發高度關注。有人曾揣測沈大偉介入了中共的政治鬥爭, 在為其中的一方擂鼓助威。中國官方媒體更是連續發文反擊,自此無人敢邀請他訪華,形同被封殺。

“我不是中國崩潰論者”

他在研討會上特別強調,自己並非是“中國崩潰論者”,雖然現在被歸屬了這個陣營。

“我要非常明確地澄清一下,我沒有在預測中國,甚至中國共產黨的崩潰。我所預見的是相對的經濟滯漲、日漸積聚的社會問題、 逐漸衰敗的政治系統和衰落執政黨。衰落不等於崩潰,這是兩種不同的現象,衰落是一個漸進的過程,可以持續數年,甚至數十年,最後可能走向崩潰。……因此, 我不是一個崩潰論者。”

他說,《即將到來的中國崩潰》的題目是《華爾街日報》編輯取的。他也曾要求編輯們修改標題,但是被告知“太遲了”,文章已經印發了。他說,他不希望中國崩潰,“我希望中國成功,我希望中國進行改革。”

中國現在是“新威權主義”

沈大偉說,從2009年以來,尤其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中國一直實施的是“硬威權主義”。他說,中國現在面臨一個“環形路口”,繼續“硬威權主義”是最容易的選擇,但是,卻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在這條路上,中國經濟將相對滯漲,社會問題會加劇,中國共產黨會走向漫長的衰退(Protracted Decline)。

沈大偉說,中國未來政治制度的選擇對中國的未來至關重要。過去三十年,經濟的發展是中國的關鍵,但是,未來三十年中,政治的選擇才是重要的變量,決定中國經濟發展和社會發展。沒有政治改革,中國的經濟改革不可能完成。

“半民主”才會讓中國成功轉型

他說,中國領導人其實可以有四種選擇,決定中國未來的發展道路,包括新極權主義、硬威權主義、軟威權主義和半民主。

他說,新極權主義會讓中國走向衰退、收縮甚至崩潰。硬威權主義下的中國會進行有限的改革,但是要面臨停滯和衰退。如果中國採取軟威權主義,就會有溫和的改革,並經歷部分的轉型。但是如果中國採取半民主的模式,中國的改革就會成功和徹底轉型。他說,這個模式也最接近新加坡模式的民主。

但是,他承認,中國距離擁有新加坡模式的民主的特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國共產黨能否容忍新加坡式民主也是個問題。因此,他預測,新極權主義和半民主在中國都不太可能,最可能的是軟威權主義和硬威權主義。

他說,中國政治通常在收放之間轉換。他說,中國通常有六年到八年的“放”的階段,後面就會有兩年“收”的階段,現在中國已經處於“收”的階段的第7年來。他說,雖然他有些懷疑,但是也有人預測習近平在未來的5到7年可能會放權。

“無法離婚”的美中關係

沈大偉在新書中對中國與世界的關係也做出了預測。他說,中國未來在除了中亞和中東的其他地方可能都會面臨關係緊張,特別是與自己的亞洲鄰居之間。

中國與美國的關係會越來越有競爭性,充滿懷疑、充滿緊張。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國關係的處理越來越艱難,但是,就像一個糟糕的婚姻,離婚對兩國來說並不是一個選擇。因此,美中關係需要兩國很好的經營和管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