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防火牆技術 助俄羅斯控制互聯網

  • 白樺 莫斯科

2012年2月莫斯科大規模反普京示威中,示威者手舉臉書旗幟。

2012年2月莫斯科大規模反普京示威中,示威者手舉臉書旗幟。

俄羅斯將引進中國的防火牆技術過濾互聯網。媒體報導,兩國高官已經多次互訪討論在控制互聯網領域加強合作。分析人士說,俄羅斯網絡空間充滿反普京氣氛,在監控互聯網方面克里姆林宮是否能獲得類似中國那樣的效果還有待觀察。

俄羅斯與中國在控制互聯網方面合作的密切程度沒有先例。俄羅斯正在引進中國的防火牆技術來建立自己“紅網”過濾互聯網。英國衛報說,為探討在互聯網領域合作,普京總統親信,前聯邦安全局局長,目前是俄羅斯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的帕特魯舍夫今年早些時候訪華會晤中共政治局高官。普京總統6月份訪問中國時,兩國簽署了在互聯網領域合作的重要文件。有中國網絡沙皇之稱的中共宣傳部副部長,前國家網絡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以及被稱為中國網絡防火牆之父的中國網絡空間安全協會理事長方濱興今年4月曾訪問莫斯科會晤了普京總統的互聯網顧問和俄羅斯前電訊部長謝戈廖夫。

報導說,克里姆林宮的高級官員,安全部門的將軍們,以及親官方的商界人士正在推動與中國更密切合作。報導說,制裁導致俄羅斯無法從西方獲取技術。同中國合作中俄羅斯最需要的就是能獲得相關技術。而中國也樂於向俄羅斯伸出援助之手。在俄羅斯有許多生意的華為公司正提供幫助。

衛報有關文章的作者之一,俄羅斯安全專家薩爾塔多夫說,今年春季時已經顯而易見,俄羅斯決定在中國的協助下控制互聯網,接下來是高層官員的互訪談判。薩爾塔多夫說,目前正處在技術開發階段,涉及如何控制互聯網域名,在多大程度上實行多慮和封網,以及開發一種系統使中國的網絡過濾技術能適用於俄羅斯網絡空間。

時事評論人士鮑利沙科夫說,在互聯網領域,俄羅斯走的是一條與中國不同的道路。完全用中國的方式控制互聯網在俄羅斯未必能行得通。

鮑利沙科夫:“當局總是想把互聯網控制起來,並在網絡空間設置許多禁令,但迄今為止,當局的努力都不成功。因為社交媒體現在發展的非常快,人們很快能找到辦法在社交媒體上繞過當局的禁令。控制互聯網只能引起網民的憤怒,甚至那些對政治不感興趣的網民也會對此非常不滿。”

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是2011年,2012年在俄羅斯發生的大規模反普京示威的主要推動力。分析人士說,普京的支持群體主要以電視觀眾為主。普京的反對者都集中在網絡空間。

俄羅斯的各主要媒體目前都在不同程度上已被當局控制,互聯網相對自由。普京政府批評人士,俄羅斯捍衛網絡自由協會領導人沃爾科夫說,俄羅斯正在逼近2018年的總統大選,當局認為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以及顏色革命等都是主要威脅,因此想把互聯網最大程度地控制起來,但中國經驗和技術是否能適用於俄羅斯的網絡空間是個非常大的問題。

沃爾科夫認為,開發控制互聯網的相關係統能幫助一些利益集團使用和獲取國家預算。

領英職業社交網站最近在俄羅斯已經被封鎖。評論人士鮑利沙科夫說,幾家批評普京的網站都已經被當局封殺,但這些反對派網站在社交媒體上仍能輕易打開。當局如何對待社交媒體將成為怎樣控制互聯網的重要指標。

鮑利沙科夫:“如果當局不對社交媒體真正動手,當局的這些控制互聯網的嘗試都沒有太大意義。因為網頁一旦被封鎖,還有社交媒體。社交媒體正在網絡空間扮演關鍵角色。”

鮑利沙科夫認為,克里姆林宮對互聯網的控制很可能針對特定目標,並試圖在網絡空間製造恐怖氣氛,讓人們害怕因言獲罪。

最近幾年來,克里姆林宮控制下的俄羅斯議會已通過許多法律加強對包括對互聯網在內的社會各領域的控制。在社交媒體上現在轉發違反法律和當局禁令的帖子,比如批評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和吞併克里米亞,因此被判刑和受到刑事處罰的案例越來越多。

普京總統的高科技顧問克里敏延科對莫斯科迴聲廣播電台表示,他不知道是否正在開發系統過濾和控制互聯網。但他認為,俄羅斯擁有的技術能力不需要中國幫助。

除了監控互聯網外,俄羅斯與中國還強調共同攜手抵抗所謂的顏色革命,兩國官方媒體也在密切合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