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網絡襲擊事件增多 手法更複雜

  • 桑特

香港景物。

香港景物。

中國加緊了對香港民主派活動人士的監視,使用的手段比以前更為先進複雜。不過,監視行動究竟是政府行為,還是黑客個人所為,目前還不清楚。

在香港街頭民主抗議一年後,香港成了多重而覆雜的網絡襲擊目標。香港網絡安全監督機構香港電腦保安事務協調中心說,自去年以來,黑客襲擊增加了38%。

香港城市大學教授唐寧思說,這些黑客襲擊的幕後策劃者是誰,目前並不清楚。

香港城市大學教授唐寧思說﹕“在香港這一邊所發生的這些事情跟中國政府或任何政府機構沒有直接聯繫。當然有可能跟政府有關。但這同樣可能是中國的黑客團體在網絡空間展示某種民族主義傾向,自己心血來潮幹的。”

自從去年8月以來,香港發生了超過1175次‘釣魚式攻擊’,用戶在點擊電郵附件後,他們的數據和電腦受到侵蝕。

不過,香港的網絡襲擊並不局限於‘釣魚式’攻擊。西方安全專家說,黑客正在使用更為先進複雜的技術手段,比如Google Drive和Dropbox等雲端硬盤來侵入民主活動人士的設備。黑客還利用‘白名單’,破壞某些網站的某些訪客的數據。

唐寧思說﹕“我們現在所知就是正在發生的網絡攻擊十分複雜。他們使用Dropbox和Google Drive來安裝惡意軟件,並使用這些應用的雲端服務掩飾他們的攻擊行動。”

最近這一波網絡襲擊的受害者包括活動人士、大學教授、記者以及諸如“火眼”這類的西方安全公司。這些受害者表示複雜的黑客技術正在被中國和俄羅斯廣泛使用。

湯姆格倫迪是香港獨立的非營利新聞媒體“香港新聞自由”的創辦人,他透露在他的網站開始運轉之前就受到了攻擊。

他說﹕“那是一次分佈式拒絕服務攻擊(DDOS),拒絕服務、發動攻擊、流量激增,這些看上去就像是有人在背後操作一樣。現在我認為我們可能是香港最安全的網站,我們注意到其它的新聞媒體,比如《蘋果日報》,遭遇過比我們那次惡毒得多的攻擊。但是香港應該是大中華地區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表達自由、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堡壘。所以我們很多媒體和其它行業的工作者對此都非常擔心。”

據一些安全公司透露,自去年的“雨傘運動”之後,就是像這樣的網絡攻擊使香港成為亞洲受到黑客“照顧”最多的地區。 香港民主黨說,他們過去一年遭到多次攻擊。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來說,被監視已經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劉慧卿說﹕ “我總是感覺自己被監視了,甚至就在現在我跟你講話的時候也覺得有人監視我,當然我沒甚麼可隱瞞的。我總是說我的生活經得起檢驗,我在香港一切都是靠自己。”

這種態度對許多香港親民主的活動人士來說或許是必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