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輪功學員仍是中國器官移植主要供體

  • 亞微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 (維基共享)

前加拿大國會議員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 (維基共享)

一項持續了10年的獨立調查指稱,自從2006年中國當局被指控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醜聞曝光以來,摘取器官的規模不僅更大,而且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仍然是政府迫害的主要目標。此項調查再次把有關問題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再次聚焦中國人體器官摘去問題*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從2006年開始對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進行調查,並發表了有關中國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10年過去了,他們將於近日公佈一份更詳實和全面的報告,曝光中國的器官移植,特別是使用良心犯作為器官供體的內幕。他們提出,中國每年器官移植手術的數量遠不止官方所披露的1萬多例。

麥塔斯說:“我們通過網站、出版物、簡報、床位數以及患者流量等一系列指標對從事器官移植的醫院逐一進行查實。中國有9百多家從事器官移植的醫院。雖然我們沒有具體數據,但我們可以說,器官移植遠超過每年1萬 例,至少也有6萬 例,有可能更多。”

中國前衛生部長黃潔夫曾對外披露,2014以前中國器官移植的主要來源是死刑罪犯,而中國每年處死的死囚犯據信僅幾千人,如此龐大的器官移植的供體從哪裡來?麥塔斯和喬高的結論是,通過中國政府慣用的手段來看,例如有組織地驗血和器官檢查以及任意拘留等,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的良心犯依然是中共器官摘取的主要供體,而且人數超過預期。

喬高說:“可悲的是,在中國,大規模殺害法輪功學員、維族人、藏人和基督徒等良心犯的情況依然存在。我們希望全世界能和美國國會一起做出回應,向這個一黨專制的國家施加更大的壓力,迫使其停止這種做法,因為人們正把它和納粹政權看作是一丘之貉。”

*紀錄片記錄並證實了持續10年的調查發現*

加拿大華裔導演李雲翔執導的紀錄片《活摘》2015年獲得第74屆美國廣播電視文化成就獎,又稱皮博迪獎。影片跟隨麥塔斯和喬高採訪了很多到中國做器官移植的病患和家屬,並從中發現了器官摘取的疑點。

他說:“在加拿大和美國,換一個腎和一個肝很多時候要等兩三年。我們採訪的這些病患都是兩周,最多不超過一個月就可以去換。器官移植要配型,而且配型也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這麼多病人,這麼短的等待時間,來了就能配型,就可以換,移植數量又非常龐大。我們知道,中國在2010年之前沒有一個器官捐贈系統,到底這些器官從哪裡來?”

李雲翔說,他們通過調查員給中國上百家醫院打電話,以患者身份咨詢有關器官移植的問題並且全程做了錄音。結果發現,大約15%的醫生在被問到供體來源時承認器官供體主要來自於法輪功學員,因此推測,這很有可能是一種政府行為,或至少是政府默許的行為。

他說:“我們發現,全國10幾個省份的醫生都在電話當中承認了有摘除器官這個事情。我們在調查全國三甲醫院,也就是有器官移植科室的醫院器官移植的數量增長趨勢時發現,在2000年之後有一個巨大的數量提高。我們認為這是一個有組織的,遍及全國的政府性行為,而不單單是哪一個醫生和哪一個公檢法的人在私下做一些操作。”

據李雲翔介紹,他們的最近一次電話調查是在2014年,雖然他們明顯感覺到國內醫生已有所警覺,但仍獲得了5到6份醫生的電話錄音,證實法輪功學員為器官摘取的供體。

*流亡美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親身經歷*

陳華來美前曾兩次被中國當局判處勞教,關押在廣州市槎頭女子勞教所。她回憶了關押期間法輪功學員所享受的“特殊健康福利”。

陳華說:“每天的酷刑折磨顯然不是為了我們的身體健康著想。直到我2006年離開中國大陸,第一次從媒體知道了有活摘器官這麼一件事的時候,回想起當初我在勞教所的經歷,我馬上明白了這是非常有可能的,因為他們只對我們法輪功學員進行抽血,而且不是一次,是定期的,它就是為配型等做一系列的準備。”

法輪功學員馬春梅2004年來美之前兩次被關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2002年的一天,身體健康的她突然被拉到吉林省醫院做穿刺和抽骨髓。

馬春梅說:“我就知道他們要害我,給我抽了三管血化驗,也沒有給我任何結果。(出來)以後,一個當醫生的同修跟我說,這是要對你下手,做腎配型才抽骨髓化驗。”

法輪功學員夢蘭2002年因為到北京參與法輪功插播活動被送到團和勞教所。插播事件是指法輪功學員利用電視插播技術在長春有限電視上插播法輪功真相的節目。據夢蘭介紹,被關押期間,她遭受了酷刑,不僅被打毒針,每個星期還要抽兩次血。

夢蘭說:“北京豐台區公安局局長姓王,他蹦起來說,你上這給我插播來,李洪志這麼多弟子都沒有插播,你想和我插播。他說,今天我就活摘你,給你送到西藏去。”

法輪功志願發言人張而平解釋了中國政府把法輪功學員作為器官摘除的主要對象的原因。

他說:“當西方記者冒充患者詢問這些器官來源的時候,有的醫院直接跟他們講,有的供體是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鍛煉身體,身體非常好,保證沒問題。”

*國際社會譴責活體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行為*

2013年12月,歐洲議會通過一項緊急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取良心犯的行為,並對與這種不道德行為相關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解釋。前新疆維族外科醫生安華托帝博格達還在歐洲議會作證,大膽披露了他1998年離開中國到英國之前在新疆鐵路中心醫院擔任外科醫生期間從事過一起活摘人體器官手術。

據博格達回憶,1995年的一天,他奉科主任命令到烏魯木齊市西山刑場,從一個被槍斃的死囚犯身上摘取肝臟和腎臟。當時,這名死囚還沒有完全死亡,因為手術刀劃下去時仍在出血,說明血液循環還在繼續。博格達表示,當時受國內教育的洗腦,認為罪犯就是國家的敵人或罪人,並沒有感到內疚,出國後了解事實真相後為自己的行為而深感懊悔。

他說:“從我的經歷來講,這種事件的發生是完全有可能的。中國醫療改革前,醫生們丟掉工作就很難再找工作,尤其是象我們這樣的鐵路醫院,是一種半軍事化的單位,科主任讓你做啥你就做啥,這是服從命令。但我沒有證據證明它是一個群體事件的一部分。”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一致通過343號決議案,敦促中國停止強摘良心犯的器官以及對法輪功持續17年的迫害。但是,中國駐美大使館發言人朱海泉回應說,活體器官摘除的指控是捏造,並說法輪功反對中國,敦促美國國會不要支持法輪功。

中國政府強調,中國從2015年起全面停止利用死刑犯器官,實現了從依賴司法渠道到公民自願捐獻的順利轉型。中國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的數量已經躍居亞洲第一,成為世界上建立自願捐獻體系發展最快的國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