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朱承志約談中央巡視組後稱 政改前景不樂觀

  • 葉兵

吉林訪民在眾多警察戒備下求見中央巡視組。 (64天網新聞圖片)

吉林訪民在眾多警察戒備下求見中央巡視組。 (64天網新聞圖片)


被控“煽顛”取保候審的湖南維權人士朱承志11月19日在雲南省政府見到了中央巡視組人員,反映他多年前在雲南經營的礦場遭合夥人侵吞問題。朱承志因為這一財產糾紛走上維權道路。

2012年6月,他質疑邵陽民運人士李旺陽“自殺”案,因而遭關押和監視居住、後來獲得取保候審。這位活動人士對美國之音講述與中央巡視組首次接觸的情況,並表示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平反冤假錯案和被捕公民權利活動人士恢復自由的前景仍不樂觀。

中央巡視組是中紀委中組部聯合派到各地的(省市自治區和中央部級單位)的機構,目的是監督各地幹部遵紀守法。

朱承志見到了被派到雲南工作至年底的中央巡視組兩名官員之後表示,他今天是以一個訪民的身份去反映問題的,主要是想試探性地初步接觸一下,看看這些被眾多訪民視為青天大老爺的巡視組成員是不是在敷衍,因此他提交了只有一頁紙的文字材料,簡略地提到礦山糾紛的訴訟,並沒有提出具體訴求或詳細資料。 雲南訪民和退伍軍人等候面見中央巡視組。 (朱承志推特圖片)

雲南訪民和退伍軍人等候面見中央巡視組。 (朱承志推特圖片)



朱承志說,對方表示研究後再作答复,如果需要再來約談,雖然連正常的回執都沒有,但是既然已經交了材料,還是會等待下文。

他說:“當然了。收他還是收了。收了以後,他是如他所說,進一步對這個事情進行一個匯報,進行一個研究,進行一個探索了解,還是我前腳走了,他朝那個垃圾堆廢紙堆裡一丟,這個就不得而知的事。”

美國之音記者當天晚上撥打昆明區號的中央第五巡視組專門值班電話,對方無人接聽,但可留言。當地報紙的一則短訊上註明了該巡視組的專門郵政信箱:雲南省昆明市第70號信箱。

短訊指,該巡視組主要受理反映雲南省領導班子及其成員和下一級領導班子主要負責人問題的來信、來電、來訪,重點是黨風廉政建設、作風建設,執行政治紀律和選拔任用幹部方面的舉報和反映。

這條短訊還提到,其他不屬於巡視組受理範圍的信訪問題,將按規定由被巡視地區、單位和有關部門認真處理。

朱承志表示,他在巡視組的辦公地點外面看到,排隊等候約見的人都是訪民,還有一些穿草綠色軍裝的退伍軍人。朱承志說,巡視組每天大概約談三十多人,一般都是先通過排隊領號預約,他本人是昨天預約,今天就來談,不需要交手續費。

同一天,中國境內的維權網站六四天網的一則消息稱,100多名吉林訪民當天上午到長春南湖賓館要求在裡面的中央巡視組見面時,大批公安到場警戒。消息引述訪民來電稱,“大批警察前來鎮壓,阻止訪民正當權益,辱罵訪民是精神病。”

不久前,設在美國三藩市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授予朱承誌第27屆“傑出民主人士獎”,一同獲獎的還有因“顛覆國家安全”而身陷獄中的四川獨立作家譚作人和敢於直言抨擊時弊的體制內學者、廣州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

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理事葛洵在頒獎儀式上指出,朱承志本是一名礦山業主,從為自己維權到幫別人維權,是中國草根階層的個人維權轉變為社會維權的例子,特別是他把李旺陽“被自殺”的消息公佈後遭到當局迫害,至今還在被監視居住。

去年6月,朱承志由於不服從當局要求、拒絕在“不再關注李旺陽死亡事件保證書”上簽字,被湖南省公安廳以“擾亂社會治安”罪名拘留,一個月後他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繼續關押。今年春天,當局迫於輿論壓力,對朱承志改為取保候審。

朱承志11月19日晚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的電話每天24小時受到監聽,但除了每到敏感時期,當局會有幾天限制他行動自由之外,他的行動自由目前基本上沒有受到限制,也沒有國保跟踪。

他表示,自己從來不承認有罪,也不認可當局對他的羈押和取保候審,而是正在通過律師依照相關法律程序要求國家賠償。不過,朱承志強調,他更關注的是李旺陽的案子和關進看守所“籠子”裡的許志永、王功權、李化平、丁家喜等人的自由。

他說:“真正來說,要關注的是李旺陽這個案子。我這個事情,說實在話,就小到了可以忽略。根本都不算一回事。但是李旺陽這個案子呢,現在這些品德高尚的人都被莫名其妙地羈押在看守所裡。在這個情況之下,來談這個改革、進步、李旺陽事情的平反昭雪,還是有一點,簡直叫不合時宜呀。這些朋友,他們的被羈押,比我被羈押更加教人不可忍受。”

被問到對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後官方釋放的改革信號是否抱有希望時,朱承志表示,只有那些被關押的公民運動倡導者能夠重新發聲的時候,他的心情才會感到樂觀一點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