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競相爭取下 印度如何選擇?


7月15日在巴西舉行的“金磚五國”峰會正式召開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新總理莫迪會晤。

7月15日在巴西舉行的“金磚五國”峰會正式召開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新總理莫迪會晤。

在剛剛結束的金磚五國峰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印度新總理莫迪參加11月在北京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APEC),這被外界視為中國在爭取印度的一個舉動。同時,美印互動頻繁。美國國務卿克里和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不久將分別訪問印度。美國和中國都希望與印度建立密切的關係,那麼,被視為強硬派民族主義者的莫迪會做出甚麼樣的選擇呢?

在巴西舉行的“金磚五國”峰會正式召開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新總理莫迪會晤,兩人會晤的時間遠遠超過了預先設定的時間。第二天,習近平邀請莫迪參加今年在中國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這被外界普遍解讀為中國向莫迪新政府示好的一個舉措,顯示中國領導層希望更積極與莫迪領導的印度新政府接觸。

美國智庫東西方中心華盛頓區主任薩圖利馬耶(Satu Limaye)說,雖然現在還無法確定印度將以何種身份參加APEC的會議,(因為印度要成為APEC的成員,必須要得到APEC所有成員國的同意。)但是,這次邀請象徵意義巨大。

利馬耶說﹕“這是非常重要,非常有象徵意義的事情。”

《印度時報》的報道說,中國領導人先於美國,邀請印度參加APEC,習近平在政治上先勝一局。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向印度示好。

文章強調,印度幾十年來致力於加入這一組織,但一直被拒絕,這是印度首次受邀參加這一峰會。該報評論稱,中方的邀請雖然並不意味著邀請印度加入APEC組織,但是邀請莫迪參會表現了中國的善意。)

除此之外,習近平還還希望印度能夠進一步參與上海合作組織,印度現在是上合組織的觀察員。習近平還要求印度參加建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中國向莫迪新政府遞出橄欖枝的行動遠在習近平--莫迪會晤之前。6月9日,在莫迪新當選後不到三個星期,中國外長王毅作為習近平的特使訪問印度。王毅還試圖淡化中印邊界問題。他說,只要有巨大的誠意與決心,最終能找到解決的辦法。

考慮到莫迪上台後以及他領導的印度人民黨(BJP)的一系列行為,中國領導層的做法更是耐人尋味。在競選時,莫迪曾指責前國大黨政府對中國太過軟弱。不僅如此,莫迪上台後,還採取了一系列行動顯示印度願意積極採取行動,抵御中國在南亞和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日漸增長的影響力。

這其中最具挑釁性質的行動恐怕是5月26日,莫迪邀請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出席他的就職典禮。(西藏流亡政府和達賴喇嘛一直居住在印度的達蘭薩拉,但是,印度此前的政府都沒有明確承認過洛桑森格政府。

更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對這一挑釁行動沒有做出反應,只是後來發表了一份聲明指責洛桑森格是百分之百的分裂分子。)

不過,中印邊境爭端始終是兩國無法迴避的問題。1962年,兩國曾經因此爆發戰爭,最後,以印度失敗而告終。在本次的金磚峰會上,莫迪也向習近平強調,兩國應該解決邊境爭端,為世界樹立一個兩國可以在邊境維持和平與透明的好榜樣。

儘管兩國領導人有著良好的意願,但是,事態的發展卻與願違。就在在習近平與莫迪在巴西會晤的同時,有報道說,中國軍隊再次進入中印邊境實際控制線印度一方。 另外,中印之間進行了17輪的邊境爭端談判並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進展。

東西方中心的利馬耶說,邊境爭端是中印政府面臨的一個重大挑戰。

利馬耶說﹕“我想,最大的挑戰是不要讓像實際控制線這樣的領土爭端影響到兩國的務實的合作。”

他說,印度和中國在經濟和許多國際問題上都有合作。中國是印度最大的貿易伙伴。 在許多國際問題上,對現行國際秩序和國際規則,印度與中國的立場更是相同多於分歧。

面對中國的善意,印度方面也做出了積極回應。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的高級研究員麗薩柯蒂斯(Lisa Curtis)最近在美國國會作證的時候說,莫迪上台後先會晤中國領導人,顯示了印度有興趣與中國發展積極的關係。

柯蒂斯說﹕“莫迪在會晤日本官員前先與中國兩位高級領導人接觸顯示,新德里對與中國保持積極發展勢頭感興趣。”

莫迪受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邀請,原定7月份訪問日本,但是,後來推遲了行程。

同時,美國也在積極與莫迪政府保持接觸,甚至在莫迪宣誓就職前,奧巴馬總統向莫迪發賀電、通電話並發出訪問的邀請,莫迪也已經接受邀請,定於今年9月訪問美國。(2002年,莫迪管治的古吉拉特邦發生反穆斯林的血腥宗教衝突,莫迪因為當時的毫無作為,曾被美國和歐洲視為“不受歡迎的人”。2005年, 華盛頓還拒絕向其發簽證。今年初,美國駐印度大使會晤莫迪,雙方關係才開始解凍。)

7月31日,美國國務卿克里將訪問印度。 8月初,克里與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再次訪問印度。

(整個7月裡,美國各級官員頻頻訪問印度,7月2日至3日,美國重量級共和黨參議員恩(John McCain) 訪問了印度,會見了印度高級官員,之後,副國務卿伯恩斯(William Burns)也到訪印度。

美國負責南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妮莎畢斯瓦(Nisha Biswal)說: 我們相信,我們可以與莫迪政府建立一個強大和合作的伙伴關係,並加強與印度的經濟和戰略聯繫。

在被問到莫迪面臨美中同時遞出的橄欖枝,會做出何種選擇時,東西方中心的利馬耶說:“這不是一個競爭或是對立的關係,美印也好、中印也好或日印也好。印度和莫迪的選擇就是你期待中的選擇,與華盛頓、北京、東京甚至巴黎或是拉丁美洲都建立聯繫,以某種方式服務於印度的國家利益。”

傳統基金會的柯蒂斯說的更具體。

她說:“印度人民黨新政府的對華政策很可能是多方面的:與北京保持廣泛和深入的經濟接觸,同時在邊境爭端問題上,如果北京的任何行動讓他們覺得咄咄逼人,也願意站起來直面中國。同時,印度也會著力增加自己的軍事和戰略能力,以抗衡中國的軍事現代化。

她說,新德里和華盛頓在反恐、保持自由航海權以及規避中國崛起所帶來的風險方面應該有著類似的戰略目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