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產能過剩及債務纏身 引國內外擔憂


河北省唐山曹妃甸港的一名碼頭工人等待把鋼筋裝上貨輪。(2012年2月20日)

河北省唐山曹妃甸港的一名碼頭工人等待把鋼筋裝上貨輪。(2012年2月20日)

代表在華歐洲企業的中國歐盟商會2月22日發佈的新報告很直接地指出中國自2009年來愈發嚴重的產能過剩問題。中國政府已經將關閉債務纏身的“僵屍”企業設為2016年的首要關鍵政策之一,然而,這份報告質疑北京方面是否能夠將失敗企業“逐出”市場,並解決債務和失業等問題。

*僵屍企業難倒*

中國歐盟商會的報告稱,就在中國經濟增幅跌至近年來最低,政府掙扎著進行產業改革之際,各地方政府官員出於自滿情緒、地方保護主義以及自己的仕途,依舊執著於追求數字的增長,缺乏動力關閉失敗的企業,同時當地銀行與環保監管人員對此態度也十分緩和。

該組織主席武特克說:“中國總價在誘導產業擴大,這個體系滋長產能過剩。”

《華盛頓郵報》22日的報道稱,中國的國有重工業在經濟飛速增長的幾年間靠著借貸和投資“擺闊”,發展太過頭、太迅猛。

中國歐盟商會認為,2009年經濟危機後,中國經濟復甦,並以兩位數的高增長率像火箭一般發展,決策者們的自滿態度阻礙他們看到問題的本質。

歐盟中國商會的報告指出,現在,中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供給遠遠大於需求。然而,這些在還貸壓力下掙扎的“僵屍”工廠並沒有關門大吉,而是靠著經濟和銀行系統高額的資金維系著。

隨著資本不斷外流,債務問題愈來愈嚴重,武特克說,中國已經沒有能力繼續靠花錢來解決這個問題。

*債務問題嚴重*

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史劍道博士同樣認為,債務問題是當務之急。

他說:“債務的問題在於,負責任的公司不會想要繼續擴大生意,因為他們想要償還貸款,那就意味著沒有經濟增長了。而願意繼續擴張的只有那些不負責的公司,他們不斷地需要愈來愈多、愈來愈多的借債。”

2月15日,中國銀監會發佈得數據顯示,2015年四季度末,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餘額為1,27萬億元人民幣,比上季度末增加了881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67%,較上季度末上升了0.08個百分點。

即使如此,史劍道博士仍舊怀疑這個數字比實際情況要低。

他說:“挑戰就在這裡。中國真正要做的是清理掉那些爛公司,然而政府不想這麼做。”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武特克指出,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就是“地方保護主義”。《華盛頓郵報》稱,地方政府過於依賴主要產業為其提供的稅收收入,特別是像“鋼城”唐山這樣由一種或兩種產業主導的城市。

產能過剩的這個問題之嚴重,已經讓政府內部的一些人也為之憂心。《華盛頓郵報》的報道說,在華商人通常不願意公開批評中國,但武特克卻直言中國改革不力。他說,習近平的改革重點目前是黨和軍隊以及反腐,而不是經濟。《華郵》的報道援引武特克的話說,共產黨領導層內部也有許多人為經濟改革的步調之慢而感到懊惱,有一位高層官員甚至“幾乎懇求”他發佈第二份關於產能過剩的報告,來吸引人們對此的關注。

武特克說:“有時候他們需要外部的聲音來傳遞內部的意見。”

*央行反加大貸款力度*

上周,中國央行的數據顯示,1月份中國的銀行拿出2.51萬億元貸款來支援步伐放緩的中國經濟,這個數字達到歷史之最。早在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為了提振經濟,銀行提供的高額貸款也比這少,為1.89萬億元。

央行稱,這次的貸款中,最大的部分為企業和政府機構的長期借貸,總額為1.06萬億元。路透社報道說,雖然經濟學者有時推測,中國信貸數據的大起大落跟投機活動有關,但最新的數據似乎暗示實體經濟對貸款有穩健需求。

然而,史劍道博士對此存疑。他說,與美國企業研究所有合作的《中國黃皮書》對2000多家中國企業進行調研,最驚人的結果之一就是他們沒有對貸款的需求。

史劍道博士說:“這些企業不想要借貸,他們看不到借貸的價值所在,他們已經有太多債務在身,並沒有對貸款的足夠需求。”

他認為,央行發佈的數據只是決策者的願景,他們希望經濟更加強勁,從而帶來更多借貸的需求。

中國的產能過剩和債務問題對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影響深遠。武特克說,產能過剩使中國出口的鋼鐵價格低廉,而這可能導致歐洲等地出現更嚴重的失業問題。

數千名歐盟各國鋼鐵工人曾於2月15日在布魯塞爾示威,抗議中國傾銷鋼鐵。

中國歐盟商會負責人武特克為中國政府自身對此問題的認識不充分而擔憂。《華盛頓郵報》援引他的話說:“如果政府就是問題的一部分,那政府怎麼可以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