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通脹壓力進入危險區

  • 蕭洵

中國經濟增長動能較為充足,但同時也出現通脹壓力上升等問題。

中國經濟增長動能較為充足,但同時也出現通脹壓力上升等問題。

中國央行6日表示,要把抑制通脹放在更為突出的位置。有分析認為,這個信息或意味當局採取更多的緊縮措施。一些經濟學家則對中國當前面臨的通脹局面有不同理解。

中國人民銀行6日在其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央行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上強調,要“把穩定物價總水平放在金融宏觀調控更加突出的位置,提高調控的針對性,有效管理流動性,控制物價過快上漲的貨幣條件。”

為了應對通脹壓力,中國在過去幾個月已經出台了各種措施:去年央行兩度加息;並且6度調高銀行存款儲備金率。

2010年11月中國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增幅已經達到5.1%。一些市場分析預測,12月和2011年1月的CPI可能進一步攀升。

路透社的報導說,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5日表示,雖然中國經濟回升向好態勢進一步鞏固,經濟增長動能較為充足,但同時也出現通脹預期加大、通脹壓力上升等問題。

由於此次通脹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影響到普通民眾的“菜籃子”,當局擔心這樣的局面若不得以迅速有效的控制,將可能導致社會不穩定。

一些分析人士則將中國通脹置於全球大環境加以審視。摩根士丹利亞洲非執行主席斯蒂芬‧羅奇說,作為全球經濟重要組成部份,中國不得不首當其衝面對其他經濟體選擇嘗試一些未經試驗而充滿風險的方式所引發的貿易和資本流動。

羅奇在為中國“財經國家週刊”撰寫的一篇文章中說,除了外部不穩定因素,就內部來說,中國經濟的首要任務是經濟結構調整。羅奇說,作為長期注重社會穩定的國家,中國必須抓緊時間打好消費型社會的基石,特別是完善社會保障體系以減少過剩儲蓄、努力提高貧困地區收入和工資水平,並大力發展服務業以創造新的就業機會。

羅奇警告說,中國通脹壓力已經處於危險區,必須毫無保留地動用政策。他建議中國運用三套政策工具應對當前通脹壓力,包括加息和貨幣升值、提高銀行存款準備金率,以及通過行政手段應對推動農產品價格飛漲的個別問題。羅奇認為,在當前這個增長和通脹周期關鍵點上,收緊貨幣政策至關重要。

華盛頓經濟智囊機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專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認為,中國當局採取的加息、提高銀行儲蓄準備金率,以及收緊貨幣政策等手段是抑制通脹所應採取的重要措施。但是他指出,中國並沒有動用全方位政策工具;其中缺少的正是令中國當局最感到猶豫的匯率政策。

拉迪說:“加快匯率調升是與那些緊縮措施完全一致的。它可以略微降低出口增長,也可能使得進口產品更為低廉,因而有助於緩解價格上漲壓力。為什麼他們不願動用這種手段?我認為這是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即便在具有官方背景的中國經濟學家中,也有聲音呼籲動用匯率政策抑制通脹。

中國媒體5日援引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中國銀行業協會首席經濟學家巴曙松當日撰文表述的觀點稱,在美國和其他主要經濟體低利率條件尚未改變的情形下,利率工具的使用仍會非常謹慎,即使加息,次數也會相對有限;在這種情況下,匯率政策的作用會凸顯出來。 人民幣幣值問題是美中貿易間的燙山芋。

人民幣幣值問題是美中貿易間的燙山芋。

中國證券報在5日的一篇社評中則說,為了應對通脹和資產泡沫,中國今年或允許人民幣升值5%。

人民幣在2010年升值3.6%。一些中國市場分析者預測,人民幣匯率在今年1月可能調升2%左右,其部份推動因素在於胡錦濤的美國之行。

人民幣幣值問題一直是美中貿易間一個燙手山芋。很多人相信中國通常在國家首腦出席重大國際會議,或者出訪美國前夕,會以調漲匯率作為緩和氣氛的一個手段。

宏觀經濟研究機構資本經濟學(Capital Economics)在倫敦的資深中國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便這樣認為。不過他指出,現在看起來這樣的手段不見得會像從前那樣有效了。

不過對於當前人人在談的通脹問題,威廉姆斯卻有不同看法。他認為,通脹其實並非中國在2011年所面臨的最大風險。

他說:“如果你看看中國價格走勢,包括過去幾個星期的走勢,可以發現目前食品價格或許已經達到峰值。而其他商品價格通脹則很低,過去幾個月相當穩定,因此沒有理由認為它會繼續上漲。所以通脹可能並非像許多人所預見,將成為今後12個月的最大挑戰。”

此前提到,摩根士丹利的羅奇認為當前收緊貨幣政策顯得至關重要。他說,如果中國確實希望採取措施來提高工資水平,以增強家庭購買力和私人消費水平的話,更為如此;因為工資在通脹加速的環境下快速增長,就有可能出現工資和物價的循環上升,最終導致通脹預期加劇。

但是,資本經濟學的威廉姆斯則在其最近撰寫的一篇分析報導中說,他認為推動食品價格的因素或是去年發生在中國的洪澇災害,而並非由工資上漲帶動。

威廉姆斯說,中國一直希望提振消費,尤其是貧困家庭的消費,因而快速提高農民薪資是達到這個目的的一個有效方式。他指出,如果薪資上漲是通脹的推動因素,那麼應當會看到消費數字和進口量有所增長,同時其貿易順差則會減少。但是,他認為情況並非如此。

他說:“我不認為情況如此,而是由供給沖擊造成的﹐相反,從過去幾個月表現出的趨勢看,貿易順差很有可能仍維持在相當高的水平。”

威廉姆斯說,轉型對於中國經濟的未來至關重要;如果再平衡努力不能達致目標,由此在其貿易伙伴國所引發的保護主義風險﹐將會大大地猛於眼下它所擔憂的通脹壓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