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與中韓戰後70年和解 為何如此艱難?


日本官員2014年8月15日參拜了供奉著14名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資料。此等行動令日本與中韓關係難以改善。

日本官員2014年8月15日參拜了供奉著14名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資料。此等行動令日本與中韓關係難以改善。

在剛剛過去的周末,中、日、韓外長三年後重新聚首。前不久,中日也剛剛舉行了高層外交安全會議。中日以及日韓關係似乎有了回暖之勢,但是,學者們認為,二戰結束70周年之際,由於雙方的歷史認同、領土爭端和其他問題,日本與中國和韓國的和解之旅依然艱難。

3月21日,中日韓三國外長在時隔三年後首次舉行會議,“正視歷史,開辟未來”作為三方的共識被寫入了會議的聯合新聞稿。但是,專家們認為,如何對待歷史問題仍然是三國和解的主要障礙之一。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日本籍亞洲問題專家新井立志 (Tatsushi Arai)說,大部分日本人認為,中國和韓國不接受日本的多次道歉是和解的最大障礙。

新井立志說﹕“大部分的日本人確實接受‘我們應該繼續道歉,並深化在這方面的思考’的觀點,但是由於領土問題以及中韓兩國的反日示威等一係列事情,一些主張道歉的人在這樣的情境下突然有了一種擔心,覺得“毫無成效”。 一句話,我的看法是道歉的現實含義,這是和解的障礙。”

他是在美國智庫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舉行的一場有關日本與鄰國如何和解的研討會上說這番話的。 他說,很多日本人,包括安倍政府的很多官員都認為,日本已經對歷史多次道歉,但是,卻沒有看到中國和韓國的接受。

戰後的日本政府確實多次對日本在二戰時期的行為進行過反省和道歉,尤其以戰後50周年的“村山談話”最富代表性。1995年 8月15日,日本首相村山富市發表講話,承認“日本殖民統治和侵略給世界尤其是亞洲各國人民造成極大的損害和痛苦”,並表示“深刻反省和歉意”。“村山談話”被認為是日本政府就侵略歷史和殖民統治向亞洲受害國家和人民作出的鄭重表態和道歉,也被村山之後的歷屆內閣所繼承。

喬治梅森大學的新井立志說,還有一點值得指出的,歷史在東亞是很重要,不過,日本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民主、繁榮、受過良好教育的國家,並且尊重自由等其他的價值觀,但是,這一點,中韓也拒絕接受。

美國美利堅大學韓國學者李智英 (Ji-Young Lee)解釋了為甚麼南韓不接受日本的道歉。

李智英說﹕“我認為日、韓和解的主要障礙是, 兩國對如何構建和推動未來關係發展看法不同。在韓國人看來,每當日本提出未來關係發展的時候,日本是希望超越歷史,討論其他事情,但是韓國人是希望的和解和未來關係的發展必須通過歷史。”

她說,日韓關係過去十多年的發展都有一個模式,那就是,兩國中無論哪個國家有新領導人上台後,總是先有各種承諾和各種未來關係的展望,但是總是會遇到歷史教科書問題,遇到日本國防白皮書問題,然後,關係的發展就停滯了,等著新一任領導人上台。 她說,韓國總統朴槿惠可能不希望走入這樣一個循環,因而拒絕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首腦會晤。

她說,韓國人質疑日本人的道歉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在日本政府官員道歉的同時,日本國內總是有其他不同的聲音來抵消這個道歉。

2005年,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對戰爭問題道歉,但是,同一天,部分日本內閣成員和國會議員卻前往參拜了供奉著14名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

來自中國的威爾遜中心專家汪錚認為,中國不接受日本的道歉也是因為感覺不到日本道歉的真誠。

汪錚說﹕“我想大部分人會說,日本人的道歉缺乏誠意。”

他說,中國人覺得必須解決歷史問題,才能談論未來關係的發展。他覺得,在中國看來,這是先決條件。

2015年,二戰結束70周年,歷史問題愈加凸顯。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歷史問題上的立場使得問題的解決似乎更加艱難。

安倍晉三今年8月在二戰結束周年日將就歷史問題發表講話,但是,他似乎希望淡化對日本的戰爭歷史的處理。他之前曾承諾,聲明將表明“日本對戰爭的懊悔, 其作為和平主義國家的戰後歷史以及它會為亞太地區及整個世界做出甚麼貢獻。”

安倍晉三對歷史問題的表態已經成為中日韓三國首腦能否舉行的一個條件。日本共同社的消息,中國已告知日本政府,將視今年夏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發表的戰後70周年談話內容決定日中韓首腦會談的會期。

二戰後的日本如何與中韓如何和解?德國總理默克爾也許給出了最好的答案。她最近在訪問東京時也以德國為例,敦促日本直面自己的戰爭歷史。但是,同時希望中韓可以寬容,促使雙方達成妥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