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2016年中國勞工集體維權觸及新領域

  • 美國之音

北京一名時裝工人正在工廠趕工資料照。

勞資緊張關係過去一直困擾著中國的製造業和建築業。 2016年,工人集體維權行動出現了一些新動向,開始觸及其它一些高速發展、被北京寄予厚望的產業。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2016年記錄了2663起工人集體事件,雖然比2015年少了112起,但這個數字仍是2014年的近兩倍。

製造業和建築業長期依賴的年輕遷徙勞工有所減少,導致中國勞工鏈吃緊,工資抬高,結果是資方拖欠工資現象嚴重。一些工廠倒閉和老闆跑路時,老員工的社會保險無人問津。

2016年,中國製造業的騷亂有所減少,但是維權行動開始擴散到其它領域。零售業從業者的集體維權事件比過去增長了一倍,交通物流業增長了四分之一,服務業增長五分之一,三者加在一起,總數首次超過了製造業的集體事件,後者減少了近三分之一。建築業從業者的維權行動依然佔最大比重,不過只增長了8%。

工人們還通過互聯網加強組織能力。在去年因沃爾瑪店更改工時而引發的一系列罷工中, 罷工者們通過微信協調罷工行動。

以往的大型維權活動往往由一個工廠的全體員工參與,人數可能達到數万人,而沃爾瑪罷工的範圍波及中國各地的店家。雖然每個地方只有部分員工參加,但仍屬近年來中國發生的最大規模的罷工運動。

“中國勞工通訊”說,工人集體維權的真實數字可能要遠高於他們的統計,因為該組織的統計大都來自網上報告,必須能確認基本細節的事件才會被計入。 “中國勞工通訊”研究員埃爾默估計,他們的統計可能只是真實數字的1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