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人大代表希望改變形象


3月5日李克強在人大開幕儀式上作政府工作報告

3月5日李克強在人大開幕儀式上作政府工作報告

香港 -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長期以來被視為橡皮圖章,批評人士說人大開會時,代表僅僅就是開會、遊走、聽報告以及發發牢騷而已。但是人大代表本星期在北京舉行全國人大第60屆會議時,試圖改變人大橡皮圖章的形象。

這個星期較早時候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人大會議發言人傅瑩在被問到公眾如何看待人大代表的問題時說,社會上可能對中國人大的工作有誤解。

她說擔任人大代表一年來,她出席了許多會議。她說這些會議都很重要,也很有意義。

她舉出人大代表視察全國各地學校的例子,傅瑩說,對學校進行的調查摸清了各地如何貫徹2006年修改義務教育法以及教育經費如何支配等方面的情況。

近年來,中國政府在越來越公開的公眾輿論的壓力下,試圖塑造全國人大發揮作用的形象,證明人大代表如何代表人民,如何回應選民的意志。

過去佔人大代表絕大多數的黨員代表人數近年來逐步減少,更多的人大代表席位被給予農民工、農民以及其他“草根”界的代表。

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代院長林峰說: “不同的少數民族、政府和社會各界的不同部門都有他們的代表。但是一個提案被提出來,是否它能夠付諸實現,這我就不確定了。”

根據憲法,全國人大擁有廣泛的權力,包括修改法律和憲法、批准國家預算、選舉高層官員等等。然而人大許多權力還只是在名義上行使。

分析人士認為,有關政策細節的真正辯論是在人大開會之前進行,在政府部委機關內部進行。分析人士說,這就是為甚麼有些提議草案研討多年,只有最終遞交人大,經絕大多數代表表決後才予以通過。

本次人大會議期間,代表將討論68個提案,但是人大會議並不指望立即通過所有這些立法。相反,人大規定從討論提案到形成立法有一個5年的框架。

林峰說:“這些議事日程一般都有5年左右的時間,而要插入其他議案都很困難。”

但這並不意味著代表們就不再努力了。

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生羅利杜魯克斯在他的論文中深入探討了中國人大代表的工作。他發現人大代表越來越活躍,也在受到更好的訓練。

他說:“目前,今年有大約9000項不同意見和提案,已經比十年前的大約幾千多出很多。政府的確是在集中力量讓代表做好他們的工作。”

經過翻閱代表受培訓的材料,杜魯克斯發現,在他們的層層責任當中,代表民眾意志是首要的,而保護黨的利益是第二位的。

杜魯克斯說:“代表們心知肚明,他們應該首先代表黨的利益。但是偶爾我們也能看到一些代表的確嚴肅地承擔起了自己代表的職責,真正挑戰當局和共產黨。”

讓官員公開財產的提案就是一個例子。

杜魯克斯說:“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因為這會顯示有時黨和人民的利益有多大衝突,而代表們正好被夾在兩者利益之間。”

腐敗在中國社會各個領域盛行,民眾對那些按黨的要求應該服務人民的官員所做出的貪腐行為深惡痛絕。

一些人大代表呼籲採取進一步措施使政府更加透明,重慶一名律師在長達7年的時間里反覆遞交陽光法案。

分析人士認為,儘管通過有關辯論已經在幕後積蓄了一些能量,但領導人仍小心謹慎,不敢將這一問題在公眾眼中做得過頭。習近平政府已經在懲罰腐敗者,將他們判刑監禁。

許志永是一名法律學者,也是新公民運動的創辦人,他最近被判四年監禁,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主張高官帶頭公示財產,當然還有其他的訴求。

來自重慶的人大代表韓德雲多年來一直游說通過陽光法案,他在接受中國傳媒採訪時說,他不再推動這個法案了。2012年他收到回應,說有關部門正在認真考慮這一法案。

人大代表的挑選也要保證他們忠於中共。

林峰說,儘管民主選舉已經在村鎮層級展開,但對非黨員來說,有效當選為地方人大代表仍很艱難,更不用說被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了。

他說:“偶爾能看到有些報導說,某位獨立候選人當選了。但是從中國各地的大格局來觀察,這一百分比是很小的。”

他說,如果這些人屬於少數,他們將無力改變整個格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