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薄熙來庭審看中國的司法公信力

  • 陸揚

薄熙來8月26日在濟南中院的法庭上

薄熙來8月26日在濟南中院的法庭上

中國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負責人近日承認,中國的司法公信力已經到了危險的時刻。觀察人士指出,中國的法律體制出現大倒退,恢復信任必須從政改做起,從個案做起。

薄熙來案的庭審已經結束,但是,民眾對5天審判的關注熱情不減。上海法律維權人士顧國平說,幾天的審薄,他每天必看。

顧國平認為,對薄熙來的庭審缺乏合法性。首先,法庭先認定薄熙來有罪,然後再審;其次,法庭審判的是薄熙來在大連任職時貪污的問題,那麼薄熙來為甚麼還被一步步提拔重用,證明中央也有失察的問題,這樣的一審不是自相矛盾了嗎?第三,谷開來和王立軍都是跟薄熙來有利害關係的人,而且是被判有罪的人,這樣的人不僅不迴避,他們的證詞還被用來證明被告有罪。顧國平認為,整個庭審沒有真實性,是在演戲。

*司法公信力遇危機*

另一方面,中國《法制晚報》8月27日報導,中國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徐顯明日前承認,中國大陸司法公信力已經成為社會信任體系中最薄弱的環節,甚至可以說已經到了危險的時刻。

徐顯明是在8月中旬於北京召開的“第二屆兩岸和平發展法學論壇”上說的上述這番話。他在同一場合談到中國法治建設時提出,中國在2020年之前要完成四個法治,包括“依法治國方略全面落實,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不斷提高,人權得到切實尊重和保障”。

*維穩體制催生維穩司法*

近十幾年,中國的司法體系隨著中國維穩體制的建立和加強,逐漸融入後者,發展成為社會現行政治秩序服務的手段。中國網民稱這樣的司法體系為維穩司法。維穩司法服從的是權力,而不是法律的公平正義。維穩司法表現在,法院立案難,特別是民告官的官司根本不予立案;各種潛規則延伸到司法體系,導致司法腐敗;人民感受不到法律為他們解決實際問題,最終導致司法公信力低下。

*劉曉原:從公正解決個案積累信任*

震驚中外的冀中星爆炸案發生之後,中國知名維權律師劉曉原代理了冀中星案。劉律師說,他從8月代理這個案子以來,多次向有關司法機構要求信息公開,要求8年前冀中星案件的始發地廣東東莞公安局提交案子的調查結果。但是劉律師說,他至今也沒有收到一份有效的調查結果,他感覺東莞方面在實施拖延戰術。

劉律師常年關注中國底層民眾的冤情,為他們做法律代理。劉律說,中國要想恢復司法公信力,必須要從個案的公正透明審理做起。

他8月27日對美國之音說:“要恢復司法的公信力這會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因為現在的司法這麼多年來出現了很多的問題,很多個案都得不到公正,這麼多訪民這都能說明問題。如果它要恢復司法公信力,確實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即使是很漫長的過程,你也要從個案,一個個問題給予解決。如果你不解決,公信力永遠樹立不起來。”

*顧國平:司法大倒退 出路在政改*

來自上海的顧國平受過專業法律教育,他本人是知名的維權人士,因住房被強拆,而走上維權路。今年6月開始,顧國平等開始為上海的維權訪民開辦法律知識講座,普及《行政訴訟法》知識。訪民遇到的基本是民告官的案子。

顧國平說,中國的司法目前何止是公信力的問題,已經倒退到了沒有製定法律的年代。

顧國平說:“現在他們是有法不依,這個情況很普遍。以前我們總認為是地方法院不公正。通過上訪,到北京最高法一看,裡面接待的法官,不跟你講法。”

另一方面,顧國平說,對於民告官的案子法院不給立案,也非常普遍,這本身就喪失了民眾對司法的信任。最近又爆出了上海法院法官集體嫖娼的醜聞,訪民編出了“白天跟權走,夜晚跟妓走”的段子,譏諷法官。顧國平說,訪民能相信這樣一群人斷的案嗎?

顧國平認為,必須先從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入手,然後才能談提高中國的司法公信力。他說,如果中共領導層遲遲不敢走出這一步,別說司法公信力,就是整個公權力的公信力都會無法挽回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