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海警船到了家門口 馬來西亞繼續消極應對

  • 詹寧斯

2017年3月31日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訪問印度。

中國海警船最近不斷在馬來西亞聲稱擁有主權的一處海域出現,要求這個東南亞國家的政府增強抵抗的公眾壓力加大,不過據信,這並不會使中馬兩國關係走向惡化。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下屬的亞洲海事透明倡議說,從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末,三艘中國海警船在馬來西亞婆羅洲附近海域巡邏。

受到壓力要做反應

分析人士說,這將增加馬來西亞首相納吉布政府所受的壓力,這種壓力要求馬來西亞加強對中國的抵抗力度。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海事安全研究員許瑞麟(Collin Koh)說:“我當然認為這些問題會成為納吉布的一個棘手問題。”

他說:“他不想把外交政策放在中心地位,因為這種問題尤其難以解決,他會發現這很難應對。”

亞洲海事透明倡議的網站說,在拉科尼亞淺灘(Luconia Shoals)附近發現了中國海警船以及顯然是追踪中國船的一艘馬來西亞海警船。

2015年,馬來西亞曾發現一艘中國海警船下錨停在同樣的這處淺灘。這處小小的淺灘位於南中國海的馬來西亞專屬經濟區,在婆羅洲島的沙撈越州以北大約100公里。

那家美國智庫說,當時被發現的那艘中國船自從2013年以來就在那裡了。2016年3月,馬來西亞發現了100艘有中國海警船護送的漁船。

經濟關係是一大因素

由於中國和馬來西亞密切的經濟關係,納吉布一般避免正面衝撞北京。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馬來西亞最大的貿易夥伴和直接外國投資來源。

台北南海智庫主任錫東岳(Jonathan Spangler)說:“對希望跟中國保持友好關係的馬來西亞來說,公開譴責中國的行動會打破微妙的平衡,有可能造成嚴重的經濟和其它方面的後果。”

納吉布的聯盟要在2018年面臨艱難的選戰。馬來西亞面對通貨膨脹和消費低迷等問題。

其它國家擔心

中國有過因為政治不滿而減少與南韓、台灣或歐洲國家的經濟往來的慣例。

亞洲海事安全倡議說,北京在拉科尼亞淺灘“近乎經常的存在”“並沒有引起太多注意”,但這“表明北京決心要在整個九段線內建立行政控制的決心”。

這處淺灘浸在水面之下,富含石油,離中國有兩千公里之遙,但在北京劃設的九段線範圍之內。九段線囊括了方圓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的90%以上。

馬來西亞和其他政府也對這處海域提出了全部或部分主權要求。這片海域有豐富的漁場,還是重要海上航道,並有大量海底油氣資源。馬來西亞是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勘探國。

馬來西亞有3100萬人口。許瑞麟說,一些馬來西亞人覺得,政府對中國海警船的反應過於消極。馬來西亞要在2030年之前更換本國50%的海軍艦艇,提高艦隊的能力,部分原因是監視中國的舉動。

根據全球火力網站(GlobalFirePower.com)的數據庫,中國軍力在全世界排名第三,馬來西亞排名34。

國內問題

新加坡南洋大學國際研究專業教師胡逸山(Oh Ei Sun)認為,跟越南和菲律賓民眾相比,馬來西亞人更關心國內問題而不是近海外國船問題。

他說:“對馬來西亞人來說,我認為,由於我們真的是有幸擁有很多自然資源,所以人們有些內向型。他們不太關注這種國際事務,哪怕是發生在附近水域。”

許瑞麟說,如果中國開始在馬來西亞專屬經濟區制止馬來西亞漁船捕魚,公眾對馬來西亞政府的壓力就會加大了。

中國的外交平衡

不過,中國在鎖定自己的主權聲索的同時,也在小心避免引發強烈的抗議。2012年,由於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糾紛,當時的菲律賓政府提請國際仲裁。去年7月,國際仲裁庭做出了對菲律賓有利的裁決,北京稱這項裁決是“鬧劇”。

錫東岳說:“中國已經顯示出,它有意願也有能力把其提出聲索的領土不斷加以安全化,但如果做得過了,這有可能會促使對立聲索國聚在一起,做出地區性的統一回應。”

中國也向其它東南亞國家提出經濟優惠,鼓勵它們容忍中國的海上擴展。馬來西亞鄰國汶萊等國順從了中國,菲律賓最近也倒向北京。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