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安撫吉隆坡 指責失蹤乘客家屬偏激

  • 許波

失蹤馬航班機中國乘客家人在馬來西亞駐北京大使館外憤怒抗議。(2014年3月25日)

失蹤馬航班機中國乘客家人在馬來西亞駐北京大使館外憤怒抗議。(2014年3月25日)

北京試圖與國內民眾和輿論對馬來西亞政府處理馬航客機失蹤案的猛烈抨擊拉開距離,平息吉隆坡對北京的不滿。國際輿論認為,這凸顯了中國政府一方面試圖充當保護公民權益的責任政府,另一方面又不打算破壞與一個重要鄰國的友好關係。

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黃惠康星期三在吉隆坡說,馬航失蹤客機上中國乘客的家屬表達的一些觀點是“激進的”、“極端的”、並且“有些不負責任”。黃惠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失蹤乘客家屬的一些觀點不代表中國政府的立場,他強調,北京支持馬來西亞政府處理危機的做法。

黃惠康說:“我們從未講過中國對目前局勢感到憤怒,從未說過我們對迄今為止的搜尋過程感到不滿。”他補充說,中國和馬來西亞是“好朋友”,是“伙伴”,而馬航客機失蹤“只是一個意外事件,不會影響我們之間的良好關係。”
我們從未講過中國對目前局勢感到憤怒,從未說過我們對迄今為止的搜尋過程感到不滿。


馬航MH370航班3月8日在從吉隆坡飛往北京途中失蹤,機上共有239人,包括153名中國公民。連日來,中國乘客家屬的反應令人印象深刻,對親人命運的擔憂,導致他們毫無顧忌地向處理危機的馬來西亞政府發泄憤怒和絕望的情緒。

北京外國語大學國際傳播與新聞系教授展江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毫無疑問,中國乘客家屬的反應已經影響到中國和馬來西亞的關係。

他說:“因為時間已經很久了,中國這些家屬要求馬來西亞政府承擔責任,甚至認為這個事件後面存在陰謀,而這個陰謀又同馬來西亞官方有關係。現在中國外交官說這番話顯然是基於這個背景。”

中國失蹤乘客家屬上星期舉行抗議,向馬來西亞駐華使館投擲水瓶。在馬來西亞官員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一些失蹤家屬大罵馬方官員是“騙子”、“劊子手”,最後他們集體退場表示抗議。

在更廣泛的民眾中間也彌漫著這種憤怒的情緒,有媒體指責馬來西亞政府處理危機的效率低下、拖延發佈或發佈相互矛盾的信息。一些中國影星和社會公眾人物也通過微博和微信批評、嘲笑馬來西亞政府,呼籲民眾不去馬來西亞旅行。中國青年旅行社宣佈暫停辦理赴馬來西亞旅遊業務。

馬來西亞國防兼交通部長希山慕丁•侯賽因在回應中國憤怒輿論時說,歷史會證明馬來西亞對這次危機的處理“完全得當”。他提醒中國,不要忘了還有50名馬來西亞人也在這架飛機上。

展江教授同情失蹤乘客家屬的遭遇,但是他指出,過度渲染和發泄不理性情緒會造成多方面的負面影響。

他說:“這個時候一味指責對方是‘劊子手’、‘陰謀製造者’等等,我覺得這是過份了。出現這種情況讓中國人在國際上產生了不同的、甚至是負面的形象。可能人家就會有一個對比,如果其他法治比較正常的國家遇到這種情況,人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們可能認為中國的反應是比較激烈的,或比預想要激烈得多。”
但問題在於中國媒體受商業主義和廉價的同情心影響,確實發表了一些我認為是不合適的觀點。


薩拉•巴吉克是一位在中國任教的美國教師,她的男朋友也在這架失蹤班機上。她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說:“中國人所做的一切正在傷害他們自己,他們妨礙調查,他們丟盡顏面,在世人眼中失去信任。”

美聯社的報道說,中國政府在事件發生的初期顯然沒有阻止乘客家屬的情緒宣泄,因為它需要向人民證明它是一個保護公民權利的負責任的政府,所以北京對批評馬來西亞政府的言論,無論多麼激烈都沒有加以干預。

研究國際傳媒與新聞的學者展江教授認為,事件發展到目前這個地步,事實上一些媒體也有責任。

他說: “中國媒體這次確實是存在問題的。它沒有調查能力,這個可以理解,因為它無法到現場。另外中國媒體在處理這種和中國相關的國際事件的時候缺乏經驗,這也可以理解。但問題在於中國媒體受商業主義和廉價的同情心影響,確實發表了一些我認為是不合適的觀點,這是肯定存在的。煽情和推波助瀾等等,都是有的。”

但是展江強調,中國媒體代表不同的層次和素質,不能一概而論。一些負責任的媒體不但沒有隨波逐流,而且還在反思媒體應該如何公正、客觀、全面報道的問題。

上海的新民晚報日前發表題為“馬航失聯事件中的中國媒體”的署名文章,指出“中國媒體在推動事件進展方面作用有限。倒是廉價的煽情讓民眾印象深刻”。

馬來西亞是東盟成員國中第一個承認中國的,中國也是吉隆坡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在同中國的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問題上,和菲律賓以及越南相比,馬來西亞也要低調得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