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撤離鑽台 是策略調整還是屈服於美國壓力?

  • 海彥

中國7月15日宣佈981號鑽台從有爭議的海域撤離

中國7月15日宣佈981號鑽台從有爭議的海域撤離

中國星期二夜間宣佈,將引起國際爭端的南中國海鑽井平台,提前一個月從西沙群島,也就是帕拉塞爾群島有爭議的海域撤離。儘管中國稱鑽井平台離開與外部因素無關,屬於提前完成鑽探作業,但是,還是引發外界各種揣測,更有許多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網民質疑,這是北京迫於美國壓力退讓的結果。不過,有南中國海問題專家表示,中國此舉有利於緩和南中國海對立局勢,是一種“以退為進”的策略調整,是一種改進。

中國“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5月2日在西沙群島中建島附近有爭議海域展開鑽探作業後,引發鄰國越南的反彈。越南政府聲稱,這個造價10億美元的鑽井平台是在越南200海里的經濟海域與大陸架範圍內。而中國則反駁,鑽探作業海域在中國主權和管轄權範圍內。

在中越隔空交火之際,雙方的大批船隻在鑽探作業海域發生衝撞衝突。隨後,越南的反華情緒日益高漲,5月13日各地發生大規模抗議活動,尤其是越南南部平陽省更演變為反華暴動,波及數以百計的台資與外資廠商,損失慘重。

中國高調宣示南中國海主權,不僅導致與越南的關係急劇惡化,也促成越南、菲律賓與日本加強合作,聯手應對中國的事態,更引發近年希望通過“亞洲再平衡”戰略穩定亞太局勢的美國的嚴重關注。

美國國防部長哈格爾5月底在新加坡舉行的亞太防務安全的“香格里拉對話”上,批評中國採取單方面行動宣示主權,危及區域穩定與和平。

而7月10號結束的第六輪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雖然取得多項成果,但雙方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各說各話,沒有共識。

美國隨即由國務院負責亞太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福克斯在11日就南中國海主權爭議,首次提出凍結挑釁行動的3項建議,呼籲爭端各方,停止奪取島礁與設立新前哨站、停止在島礁進行建設及停止在爭議地區針對他方經濟活動的單邊行動。福克斯還強調,中國的“挑釁和單邊”行動,讓國際社會對中國是否願意遵守國際法產生懷疑。

而此前一天,美國國會參議院一致贊成通過412號決議,直接要求中國從南中國海撤離鑽井平台及護航船隻,讓南中國海恢復原狀。決議還支持美國政府以外交手段處理亞太區域航海自由和領土紛爭的政策,譴責任何以威脅、武力以及利用軍機或民航機妨礙國際空域飛行自由等意圖改變現狀、動搖亞太區域穩定的行動,呼籲中國克制執行去年11月底單方面公佈的東海防空識別區。

另外界關注的是,在美國提出這些建議不到一周,而就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奧巴馬7月14日電話交談之後一天,中國有關方面就宣佈“海洋石油981” 任務完成,撤離南中國海爭議海域。中海油服5月底曾說,這個平台計劃施工作業總周期為100天,到8月中旬完成作業。

中國媒體報道說, “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未遭受颱風等惡劣海況及天氣影響,進展順利,按計劃取全取准了相關地質數據資料,並將在分析和評估所取得的地質資料基礎上,研究制定下步工作方案。

不過,中國撤離鑽井平台的舉動觸動了許多帶有民族主義情緒的網民的神經,他們大吐口水,稱中國政府屈服了美國和越南的壓力。

張宏良評論說,“中國居然執行美國參議院412號決議,將海洋981號鑽井平台從南海撤回到了海南。歷史指針仿彿撥回到了1840年,甚至還不如1840年,1840年以來的不平等條約,至少還是中外雙方共同簽署的,而這次美國宣佈把中國南海割讓為國際水域,卻是美國單方面決定的”。

張宏良還說,“此舉在行動上等於承認了美國割讓中國南海的要求,承認了南海不再是中國領海而是國際水域。中國再次重複了第一次改革開放洋務運動的悲劇,開始被西方國家割讓領土和主權”。

台灣亞太和平基金會副執行長、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教授陳一新,近年專注南中國海問題的研究。陳一新教授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不能簡單地用是否屈服美國壓力來評判此事,因為中國需要從整個外交戰略格局考慮問題。

他說:“不能說中國屈服於美國壓力這樣。雖然中國也有權利派遣鑽井平台勘探石油,甚至鑽井,但是,美國和周邊國家強烈的反彈,中國大陸顯然是不希望這個事情擴大。現在來看,我不敢說是永久撤離,但中國大陸顯然是像息事寧人,不想再跟美國長期對抗。習近平最近,他們在電話中也說過, 美中加入破裂的話,對世界上誰都沒有好處。”

作為台灣總統馬英九重要智囊的陳一新教授表示,中國政府撤離鑽井平台的舉動,應當是為了爭取更大格局的戰略機遇期而“以退為進”,而不是四處出擊,因此值得肯定。

他說:“中國大陸這樣考慮也不是錯誤,因為中國要抓緊的是戰略機遇期,而不是這邊跟一個國家打場戰爭,那邊與另一個國家衝突一下。那中國大陸就會把戰略機遇期打破、打壞。中國這樣做呢也許看起來有點軟弱,但實際上,對中國的長期利益,或者是更大的國家利益來講呢,更重要。是值得肯定的做法,表示中國並不是想要真的威脅別的國家,對地區造成不穩定。”

香港亞太研究中心主任、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研究員、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問題專家鄭海麟教授,星期四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決定撤離鑽井平台應該與美國的壓力有關,但實際上卻是一種改進、一種改變戰略思路的體現。

他說:“可能中國會考慮其它一種思路呀,就是不要跟越南、菲律賓短兵相接,硬碰硬。我認為中國是一種轉進,改變思路的一種體現。以前的那種思維可能中國認為不是很可取。用以前那種思路會給人家感覺好像它有意地把問題矛盾激化。所以,我認為它是以退為進,是一種策略,策略上的考量比較多。”

擔任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亞洲學系客座教授的鄭海麟還表示,中國撤離平台的客觀效果,是將緩和南中國海地區的緊張局勢,有助於中國從一個大國的格局來處理未來南中國海主權爭端。

他說:“這應該是緩和一下局勢,因為以前的短兵相接的方式並不可取,給國際上造成一種印象好像中國太強勢,效果不好,而且也沒有得到甚麼很大的利益,意義不是很大,效果不是很大。我覺得中國應該改變一下思路,你是一個大國嘛,應該有一個大的格局。像美國也是,它是大國,放的話很狠,格局也很大,給人家的感覺是好像它很正面。”

中國南海研究所的林勇新博士星期四下午對美國之音表示,中海油服決定撤離鑽井平台一個考慮自然天氣因素,即南海進入颱風多發期,顧及到人員和設備安全;二是根據鑽探程序,任務已經完成,需要對地質資料和數據進行進一步的分析。林勇新博士表示,撤離平台的時間點有巧合,但不是所謂屈服於美國的壓力。

他說:“這個肯定不是屈服於美國的壓力,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巧合的時間點,這個只是任務方面的安排。當然了,這個行動上面,我想,它的效應對於緩和局面有一個很大的幫助。”

林勇新博士認為,由於鑽井平台的作業已經顯示有油氣的存在,未來它會回到那個地方去繼續作業,因為這個是中國已經有10年基礎的一個作業領域,不會因為所謂的壓力而導致它的方案停下來,因為要付出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中國方面稱,中國“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作業海域,距離中國西沙群島中建島和西沙群島領海基線均17海里,距離越南大陸海岸約133至156海里。10年來,中國企業一直在有關海域進行勘探活動,包括地震勘探及井場調查作業等。此次“981”平台鑽探作業是勘探進程的例行延續,完全在中國主權和管轄權範圍內。

而越南則堅稱,那裡屬於越南200海里經濟專屬區,相關的鑽井平台作業“完完全全就是違法”,並表示越南希望通過友好談判來解決其東海,也就是中國說的南海的爭議。越南總理阮晉勇星期三表示,中國今後應避免將任何鑽井平台遷往其水域進行作業。

在解決南中國海島嶼主權爭端上,美國強調遵循國際法及通過國際談判,而中國則注重歷史依據與雙邊對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