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電影界人士要求公開同性戀題材電影審查規定


范坡坡在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益仁平中心)

范坡坡在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益仁平中心)

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這個紀念日來源於世界衛生組織在1990年5月17日將同性戀從精神疾患名單上剔除。中國有同性戀電影人在這一天要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公開其對同性戀題材電影審查的現行規定,要求允許這類題材的影片通過官方渠道上線。

5月17日是“國際不再恐同日”。這個紀念日來源於世界衛生組織在1990年5月17日將同性戀從精神疾患名單上剔除。中國有同性戀電影人在這一天要求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公開其對同性戀題材電影審查的現行規定,要求允許這類題材的影片通過官方渠道上線。

*范坡坡:電影審查決定電影'生死' *

5月17日上午獨立電影人范坡坡身穿“我們要看同性戀電影”的T恤衫來到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辦理信息公開申請手續,希望了解現行電影審查制度,特別是對同性戀題材的相關規定。

北京非盈利民間機構益仁平中心介紹,范坡坡畢業於北京電影學院電影學系,他是知名同性戀導演、作家和活動家,拍攝過多部同性戀人士生活的紀錄片,包括《新前門大街》、 《舞孃》等。范坡坡是香港同志電影節玲瓏大獎最年輕的獲得者。

中國原廣電總局的電影審查標準中曾經明確地將“同性戀”跟“淫亂”、“強姦”等情節一起列入“淫穢色情和庸俗低級內容”,需要被刪減修改。但是,廣電總局2010年頒布了《關於廢止部分廣播影視部門規章和規範性文件的決定》,包括廢止2008年公佈的電影審查標準,並註明“已有新規定”。 2008年的電影審查標準把同性戀列入“淫穢色情和低俗內容”的規定。

范坡坡在廣電總局的網站上沒有查到這項電影審查標準的新規定。他表示,現行的電影審查標準對電影作品的創作、放映和發行都會造成重大影響,甚至決定電影的“生死”。

範坡坡5月19日對美國之音說,在“國際不再恐同日”這一天向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申請電影審查標準的信息公開,目的有兩個。

他說:“我的這個行為一方面是出於'國際不再恐同日'這個日子。但我的目的更在於審查制度的透明化,也希望通過這樣的行為呼籲審查制度的取消。”

范坡坡說,他要求公開新的電影審查標準,不僅僅是針對放鬆對同性戀題材影片的限制,他還關心其他話題的影片。他說,電影審查制度一方面製約言論自由,另一方面是電影文化發展的障礙。

由於存在審查制度,同性戀題材的影片通常不能通過官方渠道公開上映,這類題材影片只能在獨立的文化影視平台播放,比如酒吧、互聯網、大學等。因此,影片的票房收入基本沒有保障。范坡坡說,獨立電影導演和製片人大都面臨資金困境,有的導演以在淘寶網做小生意,資助拍片。而獨立電影作為大眾了解同性戀群體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

*中國當局默許*

外界注意到,中國最近的電影市場近期似乎也有多部有同性戀形象的影片上映,比如《北京遇上西雅圖》中有一位借精生子的女同性戀;電影《愛情銀行》中也有同性戀的畫面。

同性戀人士認為,官方允許有同性戀畫面或內容的影片上映,或許是政策鬆動的一個信號,儘管並不代表政策改變,至少也是一種默許。

大陸公開承認同性戀身份第一人的北京電影學院教授崔子恩同一天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對同性戀題材影視作品的默許幾年前就存在,像影片《非誠勿擾2》裡男演員廖凡飾演的男同性戀角色。

崔教授說,儘管那部影片裡的同性戀角色通過戲劇色彩出現,不失小小的醜化,但是,《北京遇上西雅圖》裡,對同性戀角色的小丑化就沒有了。

他認為,這一方面表明是公眾對同性戀群體的包容度在提升,另一方面說明電影審查法整體鬆動的表達。

他說:“從電影審查法的角度來說,是整體法律鬆動的表達。不僅是在同性戀題材方面,在其他方面審查的尺度也在放寬。據我所知,大部分的影片,它現在採取一個審查通過,但是不給安排上映檔期這樣一個方法來進行控制。”

崔子恩教授說,對於非主旋律題材,主題灰暗的影片都屬於審查可能會通過,但需要修改。中國獨立電影人拍攝的同性戀題材的影片基本屬於這種情況。

*贏得理解和支持*

范坡坡指出,大陸獨立製片人反映同性戀題材的影片這些年在夾縫中求生存,倒也贏得了越來多的理解和支持。他舉例說,2009年拍攝一部反映同性戀向家裡人出櫃的紀錄片,當時要想採訪當事人非常困難。但是2012年他完成的紀錄片《彩虹伴我心》,在拍攝過程中他發現越來多的同性戀家人能夠接受這個事實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