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緬甸爭端威脅邊境 中國尋求新途徑


昂山素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談(2016年8月19日資料照)

昂山素姬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會談(2016年8月19日資料照)

緬甸北部民族反叛組織和政府軍之間激戰迫使數千人逃難至中國南部的雲南省,引發中國政府對邊境安全的擔憂。

這場衝突,以及有關流彈飛入中國境內的報導,在網上掀起了討論。一些人呼籲中國政府做出更多努力幫助解決這場衝突,以及在緬甸提供更多援助促成和解。

分析人士說,鑑於中國在靠近邊境的衝突地區的經濟利益,可以做的事情是有限的,不過也預示北京方面可以會尋找一個新方法。

*保衛邊境*

為了回應這些暴力事件,中國已經下令軍隊進入高度警戒狀態,並呼籲立即停止軍事行動,來確保邊境地區盡快恢復穩定。北京還表示願意在緬甸新政府的和平進程與努力中扮演建設性的角色,來解決與少數民族數十年的爭端。

中國歷來對於公開捲入其他國家的內部事務持謹慎態度,但是中國高層官員已經對和平會談表示了支持。今年早些時候,在緬甸資政昂山素姬訪問北京時,中國主席習近平對和解的努力表示了支持。中國還派遣特使鼓勵雙方參加於八月底舉行的和平會談。

另一輪會談安排在明年二月進行,衝突的死灰復燃使各方在下一輪會談前同意停火的希望非常渺茫。三個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在衝突中與克欽獨立軍結盟。

緬甸每六個月舉行一次和平會談,旨在最晚於2020年前在全國達到完全的和平。

昂山素姬靠著對全國和解的承諾上台,但是發生在緬甸-中國邊境沿線的衝突,以及西北部若開邦的衝突使數百名羅興亞穆斯林逃難至鄰國孟加拉國,這些都讓人們對她這項努力的前景產生了疑問。

一些中國人希望中國政府採取強硬的手段。

雲南大學政治學教授畢世鴻本週在官媒《環球時報》上發表文章說,需要更多的努力。

畢世鴻說:“中國可以採取更強硬的措施,有創意地參與,加強合作和調解,敦促軍隊、政府和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回到談判桌上。”

中國將以什麼形式參與其中仍然不清楚。在一些網絡論壇上,網友建議中國政府幫助少數民族組織獲取更多自治,或是向緬甸軍隊出售戰鬥機等軍事裝備。

*獨立到自治*

分析人士說,儘管保持邊境穩定和支持緬甸新政府推動和解的努力顯然符合中國的利益,但台灣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研究的助理教授趙中麒說,中國政府處於一個艱難且微妙的境地。

他說:“從中國的角度來看,積極地參與、幫助促進和平進程,可以幫助保衛邊境。同時,大家都知道由少數民族控制的區域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如果中國積極參與,也可以幫助其有能力繼續在那裡進行投資。”

過分介入或是幫助一方多於另一方,也就是緬甸軍隊或少數民族組織,都是有風險的。

一些與緬甸政府有爭端的民族在中緬邊境的兩邊都有居民。這些少數民族的要求範圍寬泛,有一些想爭取獨立,而其他一些則要求更多的自治。

克欽獨立組織的武裝分支克欽獨立軍現正捲入在當前的衝突中。對這樣的組織來說,同意一份和平協議就等於投降。

*新的利益*

長期以來,緬中邊境沿線的少數民族自治地區是個緩衝區,有利於中國的商業利益。少數民族武裝組織通過身份不明的利益攸關方人脈網絡,來幫助保護非法的玉石和木材交易。

不過儘管緊張局勢仍在繼續,這種情況卻正在改變。緬甸向民主的轉變,以及新出現的環境法使中國公司更難運營。公民社會組織更多的參與也是一個新的阻礙。

而隨著日本和美國在當地經濟中的參與愈來愈多,仍然是緬甸最大貿易夥伴的中國眼看著自己的影響受到侵蝕。

新德里和平與爭端研究學會的研究員安格舒曼裘德哈里說,因為這些正在發生改變的事實,北京方面似乎正在尋找一個全新的途徑,在非法貿易以外,促進與緬甸的商業關係。

裘德哈里說:“北京政府在緬甸有更大的經濟利益,有大型水力發電項目(這個影響很多人的工程即將開啟)、油氣管道、道路連接項目,可能還有合法的玉石和木材貿易。 ”

他還說,與其他競爭者不一樣,中國在緬甸國內和平進程中調解者的位置已經自動賦予其在緬甸事務中一個重要的角色,加強了北京在未來雙邊協商中的地位。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