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在緬甸的投資項目為什麼頻頻受挫?

  • 莉雅

中緬合資的萊比塘銅礦項目。村民不滿對土地徵用補償以及環境污染等問題,與警員對峙。

中緬合資的萊比塘銅礦項目。村民不滿對土地徵用補償以及環境污染等問題,與警員對峙。

最近幾年,中國國有公司在緬甸承建的一些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因為遭遇到當地民眾的強烈反對而被迫停建。

其中比較大的一個項目就是中緬密松大壩工程。 這個2007年開始動工、計劃投資36億美元的工程在2011年9月30日被緬甸總統吳登盛叫停。 吳登盛還表示在他任內不會復建。

其次就是中緬合資的萊比塘銅礦 ( Letpadaung copper mine ) 項目。 早在2011年,由於對村民的土地徵用補償以及環境污染等問題,該項目在遭到當地村民的抗議後暫停了一年多。 在復工之後,當地居民與活動人士一直要求停建這個項目。 上個月,在幾十名村民阻止興建一個圍牆後,緬甸警方對在銅礦附近舉行抗議的人群開槍,打死一名婦女,打傷9個村民。

與此同時,抗議者還在包括中國駐仰光大使館外面等地方舉行示威遊行。 觀察人士注意到,萊比塘銅礦項目現在已經成為緬甸選舉中的一個議題。 政府與反對派都希望利用這個項目為自己加分。

另外,中緬修建高速鐵路的計劃也被擱置。 在2010年,雙方簽署了修建耗資200億美元、把中國雲南省與緬甸若開邦連接起來的皎漂 - 昆明鐵路工程的備忘錄,但是由於雙方沒有達成進一步的協議,這個備忘錄在 2014 年過期了。 去年 7 月,緬甸鐵道部的一名官員表示,“應民眾的要求”,緬甸政府將不再執行這個鐵路工程計劃。

分析人士認為,多方面的因素導致中國在緬甸的投資項目受挫,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緬甸的國內政治發生了變化,正在進行民主改革的吳登盛文官政府需要證明,緬甸正在演變成能夠對本國民眾的關注做出回應的民主國家。

華盛頓史汀生中心東亞項目研究員孫韻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另外一方面的原因與緬甸民眾對軍政府的反感有關。

她說:“基本上所有我們討論的這些大的項目,都是在 2009 年、 2010 年緬甸軍政府的末期兩個國家所簽訂的。在一定程度上,緬甸人民對軍政府的這種反感情緒在軍政府消失以後多多少少會轉移到中國身上。”

這位長期關注緬甸的分析人士說,中國在緬甸的項目受挫還與這些項目當時簽署的程序有關。

她說:“緬甸人民對中國簽署的這些項目心存懷疑,而這個懷疑不僅是因為這些項目是跟軍政府簽的,而且因為這個簽署的過程在緬甸人看起來是不透明的。這個項目到底有什麼樣的環境影響?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社會影響?在整個簽署的過程中間並沒有公示。”

孫韻表示,中緬之間近些年的確出現了不少問題,包括中國傳統的政治和經濟方面的優勢受到來自西方和亞洲競爭者的衝擊,但是也有一些項目進展不錯,包括中緬油氣管道。她認為,雙方都在進行不斷的調適,來適應對方的國內政治需求。

還有中國學者指出,中國的企業過去習慣於與緬甸當局而不是與它的私營企業和非政府組織打交道,因此現在急需了解當地人的需求與意願。

在2013年年初,中國的大公司開始在企業社會責任方面做出努力,而且也發動公關攻勢,與緬甸當地老百姓加強溝通。 中國政府在2013年也更換了駐緬甸大使,並向中國公司公佈了企業社會責任指南。

史汀生中心的研究員孫韻認為,中緬關係不太可能恢復到2011年以前北京與緬甸軍政府之間的那種密切關係,因為這種在特定歷史背景下發展出來的關係在緬甸外交史上實際上是一種偏離,而不是常態。 在她看來,中國需要調整心態,才能處理好與緬甸這個對中國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國家之間的關係。

她說:“中國想要以自己的一國之力,去阻止緬甸實行這種外交上的平衡政策,這個不符合邏輯,也不符合現實,而且也達不到它預想中的效果。既然目前西方國家已經回到緬甸,緬甸和西方國 家的關係也都在繁榮發展的情況下,我認為中國應該做的是擺正自己的心態,把緬甸作為一個正常的夥伴來看。在這種比較正常的心態下面,中國才能夠採取一些比 較理智的、比較符合中國長期利益的政策。”

由於緬甸的政治與投資環境的變化,中國對緬甸的直接投資過去幾年出現急劇下降。不過,北京仍然是緬甸最大的投資國。 中國在緬甸的投資超過了140億美元,佔緬甸所有外國投資的三分之一。中國總理李克強去年 11 月訪問緬甸期間,雙方簽署了價值 78 億美元、涵蓋能源、農業、電信、基礎設施和金融的投資協議。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