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應在國際經濟當中承擔更多責任

  • 黃耀毅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正在瑞士的達沃斯(Davos)召開,來自各國的代表對中國抱有很大期望,但同時中國投資環境的改變也導致外資裹足不前甚至撤離。

第41屆的世界經濟論壇於26日到30日召開,來自100多個國家及地區的2500位代表與會。中國商務部長陳德銘率領歷年來規模最大的代表團出席。

陳德銘27日在論壇中表示,2011年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10周年,中國將實現更加的開放。並且預估在今後五年內,中國的進口額度將增加一倍,而美國對中國的出口也將達到2000億美元。

*中國是否願意脫離新興國家*

中國在去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今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也有10%。與會代表對於中國寄有厚望,如全球最大廣告公司WPP集團的執行長馬丁.索雷爾(Martin Sorrell)便表示,中國如果真是強國,則並不适合“新興國家”的名詞。

中華經濟研究院的研究員田君美認為,現在說中國脫離開發中國家的新興經濟體還太早了。

她說:“我不認為它可以脫離,而且中國它自己也不敢脫離,因為它自己的內部問題太多了,它還沒有那個能耐。因為如果你是一個已開發國家,要承擔的世界責任則應該要等同,要增加,但是它(中國)現在一直在規避,一直以它自己國內的問題來說,它們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你如果看它的人均收入,還是在一百多名。”

田君美分析,中國今日的經濟快速成長,是依賴大量出口到已發展國家,但金融危機之後已發展國家為了本國就業問題,將工作留在本國,這是中國面臨的困難。

台灣經濟研究院第六所所長楊家彥認為,世界經濟論壇與會代表提出這樣的說法,是希望中國身為國際經濟社會的重要成員,能夠擔負起更大更多的責任。

他說:“比如說,該做環保的要做環保,人民幣不應該長期壓的太低,應該要適度讓人民幣升值,還有相關的知識產權的保障。然後產業發展,也就是說它過去是把人民幣壓的特別低,讓很多的經濟資源集中在中國,所以中國變成世界最大的工廠,這部分的發展策略也應該要做調整。”

*中國排擠外資,美商撤出中國*

比利時商務部長樊尚.范.奎肯伯恩(Vincent van Quickenborne)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說,過度的國家干涉,也就是所謂的宏觀調控,將造成中國經濟無法持續成長,並且對外資產生排斥。

奎肯伯恩說:“特別是在能源產業、建築業、交通業、電信業等領域,中國大國企都被保護著,因為趨勢就是要將外國企業隔離開來,例如華為就獲得300億美元的政府補助。”他進一步說:“這個國家是封閉的。如果你想要在這些領域方面競爭,你完全沒辦法進入。”

與此同時,由於中國勞工的工資節節上漲,導致了一些外資企業撤離工廠,如生產摺疊椅和烤肉爐具的美可公司(Mcco Corporation),關閉在中國的工厂,轉到墨西哥生產。而知名的皮件公司寇茲Coach,也將逐步減少對中國的投資,將生產線移到印度以及越南。

根据全球性的人力資源公司任仕達(Randstad Workmonitor)的研究,88%的中國勞工期望在2011年上調基本工資,此數據是全球最高。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田君美認為,中國身為WTO一員,是必須開放市場的,但就當前情勢看來,中國寧願犧牲外資,還是不會輕易開放。

她說:“每個國家在這種情況下,都希望中國市場開放它們能夠進入,但是中國它自己不敢,也不願意呀。那個外資如果不進來,去年還是900多億嘛,現在中國要產業調整,它需要的是技術,相對其他國家,它認為它錢很多了。(如Coach等外商撤離)它覺得沒有關係,因為它現在整個人口紅利 (Demographic Dividend)在可預見的未來是會減少的。”

台灣經濟研究院第六所所長楊家彥認為,勞力密集的產業將漸漸從中國流失,轉到其他新興經濟體,如有“新黃金代工三角洲”之稱的越南、柬埔寨與老撾。而中國的經濟政策將導致美中之間磨擦更甚。

他說:“(產業轉型)一定會有一些陣痛。所以這是為什麼我不太看好中美之間的關係,未來一定還有很多、很多的摩擦。因為中國沒辦法把人民幣快速的調升,因為調升對它的產業衝擊太大,可是偏偏美國又希望中國在人民幣上面能夠做比較大幅度的升值。”

資誠全球聯盟組織PwC在世界經濟論壇上,向與會的1201位企業執行長進行問卷調查,有高達39%的執行長認為,未來經濟成長最重要關鍵在中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