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網警公開執法網民擔憂箝制言論

  • 海彥

北京首都網警的微博賬號( 網絡截圖)

北京首都網警的微博賬號( 網絡截圖)

包括北京、上海、廣州、深圳、西藏、新疆等首批省市地的網警,星期一開始從多年來的幕後隱身執法走向台前,並將全面提高網上見警率。

中國官媒引述公安部網安局負責人稱,網警登場的50個省市,都是網民集中、發帖量大、網上活躍度高的地區,未來會在更大範圍內推行網警制,而目前網警再發現“違法信息”,網警可以直接和網民溝通,如果有的網民不知道信息“不得體,不得當”,網警就會“拍拍肩膀”,提醒注意。

官方一直沒有對外公佈過全國的網警人數。北京的新京報2013年曾經披露說,中國從事網絡控制的人數多達200多萬人,但其中包括了網警、網絡輿情師或網絡評論員,以及網絡內容審查員。

網警現身巡查在中國引發網絡熱議。一些網民稱,現在網上黃賭毒信息太多,毒害青少年,確實需要網警管理。也有少數人稱,目前確實有一種聲音,陰謀利用網絡讓中國亂起來,打斷中國的現代化進程。

不過,許多網民質疑網警將暗中刪貼合法化、明朗化,針對所謂“不良言行”執法,是要進一步收窄網民言論。

有網友表示,沒有公民言論法的出台,怎麼依法治言?警察治言豈非笑柄天下。有網民嘲諷說,屏蔽外網還不能讓他們感覺安全,這得心虛到什麼程度啊?還有人戲稱,這樣還不夠,以後國內買的鍵盤應去掉M(民)、ZH(主)、Z(自)、Y(由)這幾個鍵。

另有網友調侃說,費這個事兒幹嘛,把網掐了。走北韓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也有網友表示,中國特色,怕老百姓說,就直接關閉網路,關閉媒體,回到上世紀70年代以前。

還有網友批評說,當局打著“清朗網路”的名義,實際是打擊言路,因為網路讓百姓看清了權力任性。另有網民表示,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強權只會激起更大的反彈,壓制言論自由最終會被歷史碾壓,就算殺盡天下公雞,黎明照樣會來。

美國大西洋理事會前資深研究員,網絡作家楊恆均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網警在網上執法沒有問題,但需要依法行事,不能想刪就刪,想抓就抓。

他說:“網上執法當然可以,沒有問題,網上也要規範一下。但一定要有法可依,這個法也要是良法,法律要明確,經過程序制定的。執法的時候,也一定要用法治的標準來要求,不是說隨意性的,以違法的方式,或者說不按照法律,說我該是想刪就刪,想抓就抓。”

中國資深媒體人、前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星期二則對美國之音表示,在當前政府全面加緊管控的大環境下,網警公開巡查,在監督言論方面,就是要消除當局不喜歡的聲音。

他說:“所有他不喜歡的東西,他就全部給你消音了。沒有標準,他們什麼時候有過標準?他不喜歡就是標準,而且都是一級官員一個標準,隨心所欲,沒有可以跟他們討論的標準,你也不知道誰作出的決定。他哪有法律呀,沒有法律的。你就講浦志強,對不對,就發了那幾條微博,就是言論嘛。言論就可以治罪嘛。”

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2012年十八大上台後,有關當局逐步收窄言論空間。 2013年5月起,掀起打擊“網絡謠言”的行動,關閉了一大批微博賬號,抓捕包括大V薛蠻子、“秦火火”等多位網絡名人。此外,最高法院與最高檢察院公佈了“謠言轉發500次入罪”的二高司法解釋,更是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批評人士認為,打擊網絡謠言是打壓網絡上對當局不利言論的藉口,擔心二高司法解釋會遭到濫用,損害言論自由。
目前,被外界嚴重質疑是網絡“因言治罪”的案例,就是廣受國際社會關注的維權律師浦志強的案子。曾參與六四民運的浦志強,去年5月4日因參加一個紀念六四25週年的私人研討會,被警方帶走,幾天後以涉嫌“尋滋罪”刑拘,6月13日以“尋滋罪”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逮捕,後被加控涉嫌“煽動分裂國家罪”、“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的罪名。
今年5月15日,當局以“涉嫌煽動民族仇恨罪”和“尋滋罪”起訴浦志強,主要證據是他從2011年7月到2014年5月在網上所發的28條微博,內容是談論不同的議題。

香港明報援引廣州中山大學全媒體研究院副院長張志安教授表示,網絡已經與現實生活同步化,不能再區分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網警公開化,釋放的信號就是網絡不是法外之地,線上線下空間的管理是同一尺度,對網民會有震懾作用。但公眾也有權知曉網警執法所依據的法規。網警執法公開透明、公平公正,才能減少網民對“言論能否自由”的疑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