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基尼系數居高不下 中國貧富差距擴大

  • 楊明

在上海的高樓大廈之間,一個男子騎著三輪車在收廢品,貧富差距令人擔憂

在上海的高樓大廈之間,一個男子騎著三輪車在收廢品,貧富差距令人擔憂

中國國家統計局星期五公佈的基尼系數顯示,過去10年來,中國的基尼系數始終在0.47以上,遠遠高於國際公認的0.4的警戒線,其中2008年更超過0.491,接近0.5的貧富懸殊線。

中國官方新華社說,公布基尼系數是為深化收入分配改革提供評价標準,顯示中央縮小貧富差距的決心。

香港文匯報說,官方公佈的基尼系數不僅滿足了公眾的知情權,也為縮小貧富差距的制度設計提供可以使用的指標標尺。

北京理工大學教授胡星斗說,10年來,國家統計局以“難以獲取高收入階層居民真實收入信息而無法計算”為由,沒有公佈中國的基尼系數,引起人們的紛紛猜測,因此才“一錘定音”,宣佈“貧富差距在逐步縮小的”官方結果。不過,他並不認為官方公佈的數字能如實反映中國貧富懸殊的現狀。

“當然人民需要知情權,但是更需要知道真的事實。所以我希望有更多的獨立機構來進行調查研究。否則公佈的數字是有損於新的領導人。或者大家都質疑紛紛,或者認為有關統計部門弄虛作假,統計沒有科學性和真實性。這會大大地損害統計部門的權威和官方的權威性。我覺得這對新領導人是個考驗。新領導人能不能要求下面公佈真實的事實,真實的數字。”

聯合國曾估算,2011年中國的基尼系數將突破0.55。中國西南財經大學2012年12月公佈的《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說,2010年中國家庭基尼系數為0.61,顯示“當前中國的家庭收入差距巨大,世上少見”。

中國經濟學家胡星斗認為,官方公佈的基尼系數,以及GDP和CPI數字並不可靠,都存在統計為政治服務的問題,或者科學性犧牲在權力之下。

“統計往往成為一些人獲得政績的手段,因此有的數字壓低,有的數字拔高。在中國叫做‘官出數字,數字出官’,這樣一個惡劣的現象。”

胡星斗說,根據中國工商銀行的統計,大約9%的人擁有91%的銀行存款。他說,一些公佈的腐敗案件顯示,貪官貪污的數額從過去幾百萬,猛增到幾千萬,十幾億。貪官擁有的住房,從過去兩三套到現在的十幾套,幾十套,顯示貧富差距在加大。因此他認為獨立機構的調查更具有真實性。 不過,他表示,即使獨立機構的調查更具有真實性,但由於中國沒有財產登記制度,一些人的灰色收入,甚至違法收入,也不能反映在收入的調查中。

收入分配公平是社會穩定的基礎。中國民眾對收入分配不公,貧富懸殊差距持續擴大怨聲載道。中共十八的報告中提出了“收入倍增” 的目標,以及“著力解決收入分配差距較大”的問題。

中國國家統計局長馬建堂說,政府在設法“把蛋糕做得更大”的同時,也在努力“把蛋糕分得更好”。為此,國家在加快完善社保體系,調整個人所得稅起徵點,以提高低收入群體水准,擴大中等收入者比重,並加大對高收入者的稅收調節能力。



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資料圖片)

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資料圖片)

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說,“收入倍增”就是要提高一次分配。但做到這一點,需要政府幫助普通工人、農民提高他們在市場中的參與能力,談判能力。工人農民有真正代表他們利益的集體組織,才能在勞資談判中更有力量,他們的工資份額才可能增加。

“在二次分配方面,應當更多的將財政支出用於社會保障,用於改善民生,要降低政府在財政支出的比重。目前政府在財政支出的比較過高,比發達國家可能要高出十倍,我指的是比例上。中國的政府成本過高,必然大大地影響了社會保障和民眾的生活。”

此外,胡星斗還提出第三次分配的重要性。那就是,政府要積極的鼓勵慈善,扶貧手段要更加依靠民眾,而不是完全依靠地方政府去扶貧。他說,地方政府扶貧存在著層層截留,雁過拔毛等問題。他說,只有同時改善一次,二次和三次分配,才能解決民生問題,才能縮小貧富差距。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目前中國的城鄉差距大約為三倍,高收入行業和低收入行業的差距為四倍。中國的基尼系數明顯高於印度,俄羅斯與墨西哥,阿根廷基本持平。香港的基尼系數是0.537,台灣僅為0.326。

基尼系數是衡量收入分配的差異程度。在0到1的數值之間,越接近0,就表明收入分配越趨向平等,越接近1,收入分配就越趨向不平等。按照國際公認的標準,0.2至0.3表示收入分配比較平均,0.3至0.4表示相對合理,0.4至0.5表示收入差距大。0.5以上表示收入差距懸殊。0.4通常被認為是一個警戒線。

在上海的高樓大廈之間,一個男子騎著三輪車在收廢品,貧富差距令人擔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