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大變革(5):習近平祭出毛旗幟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

2013年9月23日到25日,習近平坐鎮督導河北省委常委的民主生活會,要求官員們展開“批評與自我批評”。批評與自我批評是毛澤東時代治黨的法寶,在毛時代後期更是整人的武器。習近平這一做法被外界稱為中國官場的“文化大革命”。

這並不是習近平第一次發錶帶有醒目的毛式色彩的言論,或是從毛澤東思想中吸取靈感。習近平上台後不久,要求中國黨員要“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隨後他還啟動“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

美國的中國政治問題專家李侃如說,習近平的“整黨”體現了他對中共執政的危機感。

“我想,習近平感到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越來越不受信賴。一般說,他有兩個方向可以走,比如加強法制和司法等製度的建設或者是加強黨的建設。目前來看,他是選擇了後一個方向。”

習近平上任之初第一站選擇改革開放重鎮廣東深圳,他還表示,要將“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引發外界對於習近平更傾向改革的猜測。但是,在後來的日子裡,他在政治改革上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

原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說,與以前不同,目前政治改革的關鍵是解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的問題,改革首先觸動是共產黨的執政地位,習近平不可能那麼做。

“改革要提到觸犯共產黨領導這一條,所以,習近平在他的位置上是不會輕易鬆口的。凡是在那個位置上都得維護黨的領導,都不能讓共產黨的的領導在他手上喪失,維護共產黨的領導是至關重要的。對習近平是這樣,對胡錦濤也是這樣。 越是共產黨的地位發生危險,他越是要加強控制。如果不控制就會崩潰。王岐山要求大家讀《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就是擔心改革寬鬆後,很容易崩潰,就會發生第二次革命,所以必須要加強控制。”

楊繼繩是《墓碑》一書的作者,這本書揭示了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的內幕。

他說,“阿拉伯之春”、“茉莉花革命”以及目前埃及和敘利亞的混亂局面令中共擔憂。

他還說,共產黨不放棄一黨專制還有一種利益關係,在這個制度下產生了龐大的利益集團。

中國三十多年的經濟改革為中國創造了經濟奇蹟的同時,尤其是最近的十年,也給中國社會帶來各種的問題: 社會不公、貧富不均、環境污染和食品安全等。

楊繼繩說,中國底層老百姓將中國社會目前的不公以及其他種種問題歸咎於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習近平想維護和鞏固共產黨的統治,毛澤東是他唯一可以祭出的一面旗幟。

“毛澤東被抽象成為一個社會公正的符號,所以毛澤東的像還會高掛在農民家裡,建築工地開工也會掛上毛澤東的像。底層老百姓誤以為毛澤東是社會公正的符號,是個像徵。習近平,包括薄熙來,都在順應'民意',表面的民意,希望得到底層老百姓的支持。”

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李成認為,正是中國國內的各種問題使得中國政府不敢在政治上有所作為。

“因為很多人不滿,在過去幾年中,包括中國的中產階級。由於國進民退,由於投資途徑的縮小,由於房市的進一步泡沫化和股市的衰落,他們都不滿意,尤其對官員的腐敗。同時,中國還面臨很多其他的問題,所謂的'三座大山',包括教育、醫保和退休, 也包括食品安全、環境污染等等,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非常不穩定的情況下面,如果領導層進行大規模的開放和政治上的改革,這個風險是很大很大的。”

除了祭出毛澤東的大旗來“整黨”之外,對外,習近平還進一步打壓輿論。他限制中國社會有關民主、法制和憲政等觀點的討論,中共當局最近還開展了新一輪的打擊網絡謠言的運動。一些網上意見領袖被抓。

有報導說,自習近平提出“中國夢”口號後,至今已至少106名異議人士、維權人士被拘捕。當局對憲政的圍剿,對公民政治實踐者的圍剿,在中國網絡上被稱為“習夢撕”。

布魯金斯學會的李侃如說,習近平的反腐以及意識形態領域的運動並沒有讓他想到“文化大革命”,倒是讓他想到了中國歷史上的另外一場改革,即清朝同治時期的“同治中興”,歷史上也稱“洋務運動”。

“同治皇帝希望重新振興這個體制。他希望通過減少腐敗、加強科舉制度、吸引高質量、受過良好教育的儒學人士來讓這個體制重新回到正軌,當然,在這裡你要把儒家看作是國家的意識形態。這是太平天國運動之後的事,這個國家的重要區域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我更多的是想到那個傳統,你如果看到這個歷史傳統,這不僅出現在晚清時期,從歷史上來說,同治中興為他們贏得了幾十年的時間,後來又出問題了。 因為這並沒有涉及到核心問題,導致這個體制惡化的問題。”

與政治上的保守形成鮮明對照的是習近平政府在經濟上的放開。 9月底,上海自貿區成立, 這被認為是習近平和李克強政府將中國經濟改革帶入“第二季”的一個模板,但是,習近平這種政治上保守和經濟上放開做法究竟能走多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