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海牙仲裁後 中國與菲律賓或考慮重啟談判


菲律賓外長亞賽說,裁決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決定’

菲律賓外長亞賽說,裁決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決定’

在國際仲裁庭星期二裁定北京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的聲索沒有法律依據之後,中國憤怒,菲律賓歡呼。但是兩國正在考慮開啟正式的雙邊談判,這種在政治上受歡迎的舉措將會降低引發武力衝突的可能。

中國外長王毅對國際仲裁庭有關中國‘九段線’主張沒有法律效力的裁決嗤之以鼻。‘九段線’包含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大約95%的水域。這處海域蘊含豐富的漁業和油氣資源,而且是重要的航運通道。

但是,王毅也暗示希望對話。

他星期二晚間說:“現在這場鬧劇已經結束,是回到正確軌道的時候了。中方注意到菲律賓新政府最近做出的一系列表態,包括願意同中國就南海問題恢復協商對話。”

北京一直稱願意通過雙邊談判而不是多國機構來解決海洋爭端。

菲律賓外長亞賽星期二在馬尼拉說,裁決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決定’,對解決海洋爭端做出‘重要貢獻’。他呼籲各方‘採取克制和冷靜的態度’。

6月30日就職的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說,他希望與中國進行面對面的談判。不過,他在競選時顯得更為強悍。這場總統競選以說粗話和許諾言著稱。

對話能夠避免戰爭威脅,確保兩國間水域和商業航道的安全,對菲律賓的漁民來說尤其如此。對話也有助於中國修復其在亞洲國家和美國眼中那種在40多年的海洋爭端中‘以大欺小’的形象。

*問題複雜*

中國因為在南中國海進行軍事化和填海造島項目而令菲律賓和四個其他四個聲索方感到不安。南中國海有大約500個非常小的而且基本上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地貌形態。汶萊、馬來西亞、越南和菲律賓都聲稱對與其海岸相應的水域擁有主權。

三年前,菲律賓和中國兩國漁船在一處有爭議的淺灘對峙,當時總統阿基諾領導的菲律賓政府將中國告上國際法庭。中國還在菲律賓的專屬經濟區佔領了兩處島礁。中國稱那是其固有領土,用歷史文件證明其主張的合法性。

中國一直質疑仲裁庭的事實調查過程,稱法庭缺乏管轄權。

判決也給讓台灣類似的海洋主權聲索遭受打擊。仲裁庭裁定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的所有高潮地貌,包括台灣控制的伊圖阿巴島(太平島),都不享有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台灣總統蔡英文星期三在一艘即將在南中國海執行巡弋任務的康定級巡防艦上說,將太平島降級為礁岩‘已經嚴重損及台灣對南海諸島以及相關海域的權利’。她還說,台灣絕不接受裁決。

經過八個月審慎討論後做出的裁決令菲律賓人雀躍,也讓前總統阿基諾贏得讚美。正是阿基諾政府提起了仲裁案。位於海牙的仲裁庭說,中國侵犯了菲律賓使用其西海岸水域的權利。

*外交平衡*

但是一些菲律賓人擔心,中國會無視裁決,讓菲律賓漁船在有爭議水域的處境更加艱難。這些擔憂增加了舉行談判的必要性。

菲律賓大學海洋事務與海洋法研究所所長杰巴通巴卡爾說:“非常明顯,杜特爾特政府將試圖與中國進行談判,試圖達成某種友好和解。”

他說:“我們可以這麼說,他們已經遞出了橄欖枝,他們很可能將再與中國就爭端進行談判。菲律賓公眾明顯希望勝利,他們也希望政府在這些領海問題上與中國交鋒時採取強硬立場。”

分析人士說,中國現在處於兩難境地,既要在捍衛其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的領土主權上採取強硬立場,又要在國際僵局中找到外交出路。如果過於強硬,比如宣佈劃設防空識別區,那麼將使得中國在亞洲國家間已經失色的形象雪上加霜。中國官方多次表示希望做一個好鄰居。

新加坡東南亞研究所地區戰略與政治研究項目高級研究員鄧秀岷在電子郵件中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很可能會通過展示軍事力量來宣誓主權,但是這類措施只會讓中國受損的全球形象更為惡化。”

中國副外長劉振民在北京星期三的一個記者會上說,仲裁裁決沒有影響中國和東盟的合作,只是‘或多或少都受到一點干擾’。他說:“我們希望中國東盟的合作不要受到影響。”

這位副外長強調《南中國海各方行為宣言》不會因裁決受到影響。中國及其他聲索方,包括越南、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和汶萊,都簽署了這項宣言。

但是鄧秀岷說,在否認仲裁庭合法性方面,中國不可能從其他亞洲國家那裡獲得很多支持。他說,馬尼拉遞出的橄欖枝給了中國挽回尊嚴和修復損傷的一個機會。

*它國立場*

即使中菲兩國後來達成協議,其他聲索國和美國也不會讓中國擱置裁決。仲裁庭裁定中國佔領的大多數島礁不享有12海里的領海。

武漢大學中國邊界與海洋研究院副院長孔令杰對美國之音說:“美國政府將給中國政府施壓,要求其執行裁決。但是中國的政策和立場非常強硬,一點也不會改變。”

孔令杰還表示,中國會學美國在尼加拉瓜仲裁案中的做法。1986年,國際法院在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起訴美國侵犯其主權的案件中裁定尼加拉瓜勝訴,美國拒絕接受裁決。在美國阻止裁決執行之後,尼加拉瓜政府於1992年撤銷訴訟。

美國退役海軍上將邁克爾麥德維特說,雖然美國不是聲索方,但是美國希望,如果中國希望成為海洋大國,中國則需遵守國際法。

現為華盛頓智庫美國海軍分析中心(CAN)戰略研究高級研究員的麥克德維特說:“中國海洋強國目標的危險,與其說有甚麼具體的東西,還不如說是給人的印象,因為中國很容易被描繪成不守法、因此也是不值得信賴的海洋大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