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基層人大選舉獨立候選人屢遭打壓

  • 海彥

上海人大代表選舉獨立候選人馮正虎(網絡圖片)

上海人大代表選舉獨立候選人馮正虎(網絡圖片)

在中國各地區縣、鄉鎮兩級人大代表換屆選舉投票、官方高調宣傳之際,一些地方被視為違背當局意志的獨立候選人,近期不斷遭遇打壓和嚴密監管。

據上海維權人士、基層人大代表選舉獨立候選人馮正虎11月15日在網上發佈的消息,他星期一下午4點左右在居住社區內向選民發放一張《馮正虎向選民拜票》的宣傳單,立即遭到五角場街道工作人員的阻止。

馮正虎表示,隨後有人報警,警車趕到後,在明知他只是發放自己寫的參選宣傳資料,沒有違法犯罪嫌疑情況下,稱領導要找他談談,要他乘警車去五角場派出所。結果,馮正虎被迫接受了24個小時的連續盤問,整夜坐躺在椅子上受凍,直到星期二下午5點多被釋放。

馮正虎透露,週二下午1點半左右,他的家遭到搜查,一台電腦、一台雷射印表機被扣押,而他獲釋時,手機也被扣押,接受檢查。馮正虎表示,員警以連續盤問方式變相扣押他,讓他無法自由行使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在11月16日選舉日之前無法進行競選宣傳。

此外,馮正虎表示,他的助選志願者徐佩玲、崔福芳、戴中耀、鄭培培、范桂娟,11月13日下午因發放《馮正虎向選民拜票》宣傳單,都被五角場派出所員警帶走,14日下午每人被行政處罰5天,已關到各自戶籍地拘留所。

星期三上午與妻子一同投過票的馮正虎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作為獨立候選人,他和助選人受到騷擾、扣押,但能為維護公民權利、推進國家進步盡責,還是感到欣慰。

他說:“這個遭遇是我們要推進中國的民主選舉,要付出來的代價。特別是對基層,對下面來說呢,他們還是老的觀點。標語在馬路上到處掛出來,‘人民代表人民選,人民代表為人民’,但是我發現,基層普遍還是‘人民代表領導選,人民代表為領導’。所以是領導指定的他們,幾十年都是這樣,稍有像我們這些人完全按照選舉法出來,真正一些獨立參選的,他們都看不慣,還不習慣,他們拼命地都出來阻礙。”

在北京,西城的野靖環、東城的楊淩雲和鄭威等18位選民,10月14日聯名發出參選宣言。之後,北京陸續有更多人公開加入,令參選人數達到至少32位。

不過,據網上報導和野靖環本人講述,這些獨立候選人近期,尤其是在宣傳日,遭遇了“特殊程式”,被堵門,被看管,被搶手機,使得她們根本無法參與競選宣傳,開展競選。另外,部分獨立候選人被帶到外地強制“旅遊”。包括日本、法國、美國、香港等地的一些媒體準備採訪,也被阻撓撲空。

野靖環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11月2日是她的競選宣傳日。她在抵達居委會附近時,遭到多名便衣員警和幾十名街道大媽的圍堵,還有人將她按倒在地上,搶走手機,完全阻止了她進行任何選舉宣傳。野靖環稱,基層當局對她們的打壓可以說是恐怖無恥。

她說:“我用兩個詞兒吧。恐怖是形容我們獨立候選人的心情的,和我們的經歷。第二個是卑鄙無恥,是形容政府的手段的。從10月14日開始,我們18名獨立候選人就開始受到了員警的‘關照’,一天一天地談話,給堵在家裡頭,不讓你進行活動。”

野靖環表示,她們18個獨立候選人中約有6人,包括她們的家人,沒有拿到選民證,到村委會或居委會索要,堅決不給,堅持選民證放在當局手中,稱只要投票當天來投票就行了。野靖環稱,習主席一直強調依法治國,保障人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為甚麼地方當局要阻撓市民參選和投票。

她說:“地方當局採取這種手段,是違法的。我有一個不明白的問題,既然習主席說了,要依法治國,而且說得非常好,要追究一切損害群眾利益的行為,那麼為甚麼地方上出現了違法的事兒,那我們往上一級投訴控告,卻沒人管呢?”

此外,記者星期三上午致電中國民間基層選舉先行者、湖北潛江的姚立法,他的妻子表示,這些年來堅持獨立參選基層人大代表,並為其他獨立參選人提供選舉策劃和支援的姚立法,11月1日起被帶走。外界懷疑遭當局強制帶離潛江市。

姚立法妻子說:“這段時間人身不那麼自由呀,不自由。有一段時間了吧,從1號開始,就一直不在家。”

姚立法從1987年開始,先後4次自薦參選潛江市人大代表,最終在1998年高票當選,並在1999到2004年初在任5年期間,追查了荊州、仙桃、天門三市教師工資一億元白條事件,關注村官被非法撤換事件,彈劾民政局局長事件等。但是,2011年2月以來,他一直遭當局打壓,被長期監視居住,敏感時間被禁止出門或者被帶到外地“旅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