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記者談中國新聞自由現狀:戴著腳鐐跳舞

  • 葉林

美國助理國務卿馬利諾夫斯基、記者陳嘉韻、溫信殷、麥克勞克林(美國之音葉林攝)

美國助理國務卿馬利諾夫斯基、記者陳嘉韻、溫信殷、麥克勞克林(美國之音葉林攝)

美國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星期一舉行了一次以中國新聞自由為主題的討論會,應邀參與討論的三名美國記者都表示出對中國新聞自由現狀的憂慮。

主管民主、人權與勞工事務的助理國務卿湯姆•馬利諾夫斯 基在會上紀念那些因為新聞報導而入獄、甚至獻出生命的記者所做的犧牲,他呼籲各國政府尊重言論自由這一普世人權。

“中國目前的種種限制讓中國本地記者和外國記者都很難開展這份重要的工作,這對中國記者來說尤為困難。”

華盛頓郵報記者:自我審查與猜測底線

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記者溫信殷(William Wan)說,中國記者不得不進行自我審查,對官方會允許哪些報導只能猜測,而當他們觸動到底線時往往為時已晚:

“我在過去三年和很多年輕一代的記者談過。很令人痛心,因為,就像在美國一樣,許多人滿懷熱情,因為各種令人仰慕 的原因進入這一行。但是,一旦他們開始與體制打交道,就會看到那些限制。有一個人對我們報社形容這是'戴著腳鐐跳舞'。還有一個人形容說,'有一條無法言 傳的邊線,你不知道你已經過了線,等你知道時,就已經太晚了'。”

記者:後奧運時代,新聞自由全面滑坡

在中國從事新聞工作十餘年的美國記者凱瑟琳·麥克勞夫林說,2008年北京奧運會給外國記者帶來了罕見的、相對自由的採訪空間。 那時,中國官方中止了對外國記者活動區域的限制,允許他們跨界採訪。

不過,北京奧運會的閉幕也標誌著中國記者短暫春天的結束。 麥克勞夫林說,到了2010年,新聞自由情況跌到了谷底。

“2006年、2008年,中國在國際壓力下變得開放和包容。那些規定出現鬆動的原因是北京要辦奧運會,所以他們 做出了給中國記者和外國媒體新聞自由的種種讓步。他們知道幾百家外國媒體要來中國,所以他們不得不這麼做。如果北京贏得2022年冬奧會主辦權,這些還會 再一次發生嗎?我不知道。我在中國這麼長時間,我從來沒有見過中國像現在這樣如此拒絕國際壓力。我想,中國現在有實力有地位,可能覺得不需要在乎外人說什 麼了。”

記者:媒體審查香港未能倖免

中國媒體自由度不僅在內地大幅下滑,香港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革命也又一次證明,當局正在從各方位加強新聞審查。

曾經在半島電視台北京站工作的記者陳嘉韻(現供職於該電視台舊金山記者站)也表示了對香港新聞自由前景的擔憂:

“不幸的是,那些以前只在中國大陸使用的策略現在已經在香港出現,針對的是那些參加雨傘運動的人。香港現在這個時期令人憂慮。”

美國國務院關注高瑜案

此外,美國國務院從星期一開始,啟動了“讓新聞自由”(Free the Press)活動。 國務院本星期每天都將關注受打壓的新聞記者,喚起人們對一些重點人物的關注。 國務院代理副發言人傑夫·拉特剋星期一在例行簡報上首先點名的,是中國資深記者高瑜。

“我們今年的讓新聞自由'活動的第一個人物介紹來自中國。資深記者高瑜最近在一次閉門審判後因所謂'向境外洩露國 家機密'的指控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對她的判決是對那些以和平方式質疑中國官方政策和做法的人士做出的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政府行為的一部分。美國和國際社會 一道,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高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