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看中共五代“太子黨”如何斂財

  • 斯洋
  • 徐重偉

太子黨掌控商界要職

太子黨掌控商界要職

中國“紅色”家族,特別是中共權貴子弟,即所謂的“太子黨”,利用家族權勢和裙帶關係致富並不只是胡溫政權的新現象。從中國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家族開始,中國“太子黨”就一直在不斷聚斂財富,直到現在,紅色家族已經成為中國新富家族中的主體。“太子黨”究竟如何斂財?

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今年三月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說,毛家人無一人當官經商。他還這樣強調毛家的祖訓:“主席對自己的子女要求非常嚴格,他自己也十分清廉。你看我們這個家族,在主席這些後代裡,你能找出一個做官的、經商的嗎?一個也找不到!為甚麼?就是老人家的垂範作用”。他還表示,毛澤東最提倡廉潔,毛澤東時代幾乎沒有貪污腐敗。

毛新宇的這番話,是為了表白自己“清廉”,也是對當前中共“太子黨”利用權勢,官商勾結斂財的暗諷。不過,據稱有閱讀障礙的毛新宇也承認,自己能夠成為中國最年輕的少將多少也沾了爺爺的光。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說:“當時整個是公有制計劃經濟,官員所享受的優厚的物質待遇不是以貨幣的形式出現的,不是以個人財產名義出現。 因此,很少有積累和轉讓的機會。“所以以現在的金錢腐敗的方式出現就很少。”

他補充說,那個時候的腐敗更多的表現在政治上,例如,毛澤東安排他年輕的侄子毛遠新當任沈陽軍區的政委。他說,毛時代沒有出現大規模的金錢貪腐,還可能是因為那個時代太短,也因為當時中共領導人的子女還太小,還沒有來得及考慮他們的繼承問題,後面就出現了“文化大革命”以及後來的改革開放。

事實上,太子黨的經商源頭可以追溯到中共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時期。1978年,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整個80年代,以鄧家子女為首的中共高幹子弟紛紛下海經商。當時太子黨的主要手段是利用價格“雙軌制”,倒買倒賣緊俏物質的批文,如汽車指標、鋼材指標之類。

鄧家子女經商以鄧的長子鄧樸方為首,鄧樸方在文革期間遭遇悲慘,造成高位癱瘓,長期以來一直擔任中國殘聯主席。1984年9月,由中國殘疾人福利基金會投資600萬元,中央計委撥付 500萬美元外匯額度,鄧樸方建立康華公司,自任董事長,主要經營進出口貿易。

1987年6月,鄧樸方成立“大康華”,直屬國務院,特批享受免稅待遇。注冊資金2億元,實投1.2億元。當時據稱,國家禁止進口的物資,鄧樸方有辦法進口;國家不許出口的物資鄧樸方有辦法出口。

《悉尼晨鋒報》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駐北京記者約翰.加內特(John Garnaut)說:“所有那一代的子女都卷入商界, 陳雲家族、葉家,所有你說的第二代領導人家族的子女都有龐大的商業利益,使得他們都相當的富裕。不過,我想指出的一點是,純粹的腐敗和裙帶關係在這裡很難分清。”

加內特的《中共太子黨》一書明年出版。他說,1986年,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曾為限制中共領導人子女的特權而戰。當時政治局胡喬木的兒子挪用公款,數額以現在的標準是少的可憐,但是胡耀邦要求將其逮捕。很多共產黨內元老對胡耀邦的大膽行動感到不安,擔心會查到他們自己的子女身上。加內特援引胡耀邦的一名子女的話說,胡耀邦試圖限制太子黨們的腐敗成為他1987年被罷黜的因素之一。

很多人可能已經忘記,1989年中國天安門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不是民主訴求,而是“反腐敗”和“反官倒”。鄧樸方是主要目標之一。鄧樸方的康華公司還被稱作中國大陸最大的“官倒。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因89民運下台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兒子也是當年“反腐敗”的目標之一。趙紫陽的兒子被指責倒賣彩電和汽車。

“六四”之後,特別是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後,中國進入市場經濟時期,更是開啟了高幹子弟進駐壟斷領域的大門。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表示:“因為搞市場經濟和搞私有化了,而政府掌握了大量的資源,很方便利用機會搞腐敗,搞腐敗不能官員一個人,總的與商結合,中共官員中就普遍出現了‘一家兩制’的現象。家裡有人當官,有人經商。如果全是當官的賺錢也不容易,如果全是經商也沒有門路。”

90年代中期以來,中國的財富寶藏主要集中在房地產、礦產能源、金融以及需要政府頒發特許經營權的壟斷領域,現在這些領域都被紅色家族壟斷。

最典型的有江澤民家族的電信行業,李鵬家族的電力行業以及鄧小平家族對地產、有色金屬、甚至軍火行業的壟斷。

*鄧小平家族:地產、有色金屬和軍火*

鄧質方,鄧小平次子:成立四方地產公司,在上海、北京、天津、大連、廣州、深圳和珠海圈地,時稱“地產大王”。
吳建常:鄧家大女婿,成立東方鑫源等公司,壟斷有色金屬資源
賀平:鄧小平的小女婿,成立保利集團,成為軍火巨商。

*江澤民家族:電信*
江綿恒:網通公司董事長,業務涵蓋電信、半導體、工程建設等領域。

江志成:江綿恒之子,曾任職高盛,後成立博裕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私募基金規模達10億美元。

*李鵬家族:電力系統*

李小鵬,李鵬長子,曾任華能國際集團董事長兼中國國家電力公司副總經理

李小琳,李鵬女兒,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前總經理。
朱琳,李鵬夫人,據稱曾任華能國際董事長

以廉潔、公正出名的前總理朱鎔基的子女也不例外,朱鎔基之子朱雲來1998年進入中國最大的投資銀行之一 --中國國際金融公司,過去十年都是該公司的總裁。朱雲來後來被美國《財富》雜誌評為亞洲最有影響力的二十五位商界領袖之一。

在第三代領導中, 前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兒子曾偉的財富因為在澳大利亞悉尼購買了一幢價值3200萬美元的城堡而被曝光。這幢房屋據稱當時是澳洲房產交易史上第三昂貴的豪宅。但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是曾偉曾是中國石油界的巨亨,他的經濟活動涉及到中國經濟的各個領域。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涉足影視業。

《紐約時報》最近的一篇文章將中共第四代領導人溫家寶推到了風口浪尖。報道說,溫家寶的母親、妻子、子女、親戚已經變成了巨富,在其任職期間累積了超過27億美元財富。他們的投資涉及銀行、珠寶企業、渡假地、電訊公司,並擁有世界最大金融企業之一的“平安保險”的控股權。

雖然溫家寶家族已經通過律師否認了上述財富的存在,甚至中國外交部也稱這樣的報道是“抹黑”行為。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洪磊:“有關報道抹黑中國,別有用心”。但是,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是亞洲最大衛星運營公司中國衛星通信集團公司的董事長卻是不可否定的事實。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一項統計,第四代領導集體中九大常委的孩子都活躍在商界。

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曾執掌壟斷中國機場、口岸和地鐵安全掃描儀的國有公司。胡錦濤的女婿茅道臨曾任中國最大的門戶網之一的新浪網的首席執行官,茅的財富2003年預計達到3500萬美元到6000萬美元之間。

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女婿馮紹東現出任中廣核產業投資基金總裁,掌管資產逾百億元人民幣。2006年,時任美林證券中國投資銀行業務主席的馮紹東幫助美林獲得了高達200億美元的中國工商銀行公開上市交易,這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IPO交易。吳邦國的妻子和兄弟也活躍在商界。

政治局常委李長春的兒子李慧鏑,則是中國移動的副總裁。李長春的女兒李彤,現任中銀國際執行總裁,並掌管一家私募基金。(明鏡新聞網:李長春的女兒在私募基金業牛氣衝天)

統戰部長賈慶林一直是腐敗指控的對象, 其子賈建國和女婿據稱因擔心與其商業有關的調查,已經移居國外。
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以及其子周斌控制著中國石油的龐大財富。周永康在石油行業任職38年,曾擔任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總經理。

中宣部部長長劉雲山兒子劉樂飛是中信產業基金董事長兼行政總裁。

事實上, 中國官方媒體《半月談》在2010年9月也公開承認,“紅色家族”成為新富豪的主體,並直指這“其實也是一種不公平”。

加內特說: “所有政治局常委的孩子都進入商界,獲得了巨大的財富。 因為你知道只要你與他們成了一伙,你就得到了終極的安全和保障。 當然,你得分出一半財富,但是,你獲得了文件,沒有其他人可以這麼勇敢,吞下這麼多的財富。 他們說的是數十億美元的財富。”

雖然從第二代的胡耀邦時代到現在,中共中央以及國務院都有禁止幹部子女和配偶經商的文件,但是都形同虛設。中國總理溫家寶在一次會議上這樣表示:“對於那些貪污腐敗分子,不管發生在哪個領域,涉及到甚麼人,不管他職務多高,都要依法嚴肅懲處。”

但是,這樣的說法並不能讓別人相信。加內特:“高層領導人家族成員的腐敗絕對是無法控制了, 沒有人有能力控制他們自己的子女,更不用說別人的子女了,這是造成現在中國社會不穩定的力量之一”。

《北京之春》的胡平說: “ 共產黨前三十年要革命的暴力消滅了所有平民百姓自己的私產,把它變成了所謂的全體人民的共產,後三十年,你又以改革的名義把本來屬於全體人民的公共財產變成了你少數官員自己的私產。兩件壞事都讓你一個黨做完了,古今中外還有誰比得上你。”

在中共18大召開之前,預計,將成為中共第五代領導核心的習近平和李克強家族的財富也遭到曝光。彭博通訊社今年7月報道,習近平家族的財富過億,但主要由其姐姐、妹夫以及弟弟擁有,他們的商業利益擴展到了礦業、房地產、手機設備等領域。李克強也因為其弟李克明任職中國煙草專賣局被指涉嫌“裙帶關係”。不過,這些報道都謹慎表示,沒有任何資料顯示習近平或是李克強自己的小家庭卷入任何斂財的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