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華爾街上的中國太子黨(2): 華爾街成就太子黨

  • 林楓

紐約時報曝光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正在調查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是否通過僱用中國高官子女以獲得在中國豐厚業務的消息多少讓人感到有些吃驚,因為國際大型金融機構通過僱用中國高官後代以獲得在華業務的做法已經盛行了至少二十多年。

*華爾街青睞官二代由來已久*

“在過去將近二十年,(它)都是一個很突出的現象,就是西方國家(公司)利用中國高官、領導人子女和關係拓展在中國的市場,”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說,“這裡邊從胡耀邦、趙紫陽的子女或者是親屬,到以後朱鎔基、江澤民他們的親屬,到今天披露出來的中國的高官,包括王岐山、周小川,還有戴相龍等等。他們都是跟西方國家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國際大型金融機構僱用中國高官子女的例子不勝枚舉。比較有名的包括2004年,瑞銀集團(UBS)出巨資將前中國政協主席李瑞環的兒子李振智從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挖走,年薪高達1000萬美元。而當時作為新手的李振智僅在美林任職一年。

*官二代獨鍾金融*

與大多數赴海外求學的中國學生不同的是,有背景的中國高官子女一般都選擇金融領域。曼達林基金(Mandarin Capital Partners)合夥創始人傅格禮(Alberto Forchielli)說:“金融領域是官二代的最佳選擇。他們不學醫、不學建築。他們主要學商科,目標就是進軍金融業,要麼是去一家投行,要麼就選擇進入私募股權公司。這非常普遍,因為做金融被認為是非常成功、非常賺錢的行業。” 傅格禮曾畢業於哈佛商學院,他目前還是中歐國際商學院上海企業諮詢顧問委員會成員。

西方投行僱用中國精英階層子女當然也有比較充分的理由。 Weiss Berzowski Brady LLP律師事務所的商業律師石明軒(Charles Stone)說:“問題是很多太子黨,他們原本非常優秀,他們受到了非常好的教育,他們上哈佛大學商學院等等。我們(美國)的公司認為,如果哈佛要,我們當然也要。” 石明軒還兼任北京大學民營經濟研究院教授。

*華爾街看重官二代人脈關係*

但顯然,西方大型金融機構更為看重的是富二代、官二代在中國強大的人脈關係。這些公司希望藉此敲開中國金融市場的大門,因為聘請高官的子女或親屬作顧問或僱員可以幫助它們突破中國金融市場的層層阻力和限制。 “關鍵在於,中國國家指導的資本主義使得關係資本主義成為美國要打通這些由國家壟斷和國家控制的行業的一個敲門磚。”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說。

不過,這些高官的後代往往不會在某一家國際投資銀行做太久。 “他們往往是拿到一個比較低的職位,做幾年後就離開。他們不會一直幹下去。” 傅格禮說。

*官二代把華爾街當跳板*

隨著中國經濟地位的提高,精英子弟先在國際投行鍍金然後回國創立自己的風險投資公司或私募股權公司已經成為他們成功發蹟的模式。前面提到的李瑞環長子李振智在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獲得MBA學位後,曾先後就職於美林和瑞銀,後自立門戶。李瑞環的次子李振福在辭去諾華製藥(Novartis)中國區總裁後於2011年初創立私募基金“德福資本”。

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的女婿馮紹東2008年離開美林後成立了中廣核產業基金。馮紹東在2006年幫助美林獲得中國工商銀行在香港上市承銷權的運作中發揮了關鍵作用。工行上市在當時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首次公開發行(IPO)。

溫家寶的前任朱鎔基的長子朱雲來曾就讀於芝加哥德保羅大學(DePaul University),獲得會計碩士學位。他先後在安達信和瑞士信貸第一波士頓(Credit Suisse First Boston)工作,90年代末回國進入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

高官子女不在國際投行做久有諸多原因,但最重要的是撈不到太多油水。 “中國領導人的子女,如果他們在美國留下來,一方面美國是一個成熟的市場,沒有爆發的機會,”夏明說,“另一方面,如果他們在美國長期任職下去的話,基本上最後也就是一個中高層的職務,那麼也不會帶來暴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