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共產黨: 從窮人黨到富人黨(2) - 中共綱領的演變


鄧小平和江澤民

鄧小平和江澤民

中國全國“人大”和“政協” “兩會”代表中的富豪人數成為媒體和公眾關注的焦點。富豪從政開始於中共的十六大, 十六大黨章甚至為此做出了改變。那麼,中國共產黨是如何從一個以無產階級為主體的窮人黨演變成目前由大小富豪主導的富人黨呢?

距離“兩會”代表們“參政、議政”的人民大會堂不遠,就是毛澤東紀念堂。躺在水晶棺材中的毛澤東如果醒來一定會驚詫莫名,因為現在的中國已經絕非他生前所致力打造的那個社會, 而中國共產黨也絕非他九十多年前所參與締造的那個政黨。

1921年,毛澤東等人參加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大會通過了具有黨章性質的《中國共產黨的綱領》。這個綱領性文件明確宣告,中國共產黨將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思想,推翻資產階級,建立無產階級專政。

1922年7月的中共“二大”,通過了中國共產黨的第一部正式黨章--《中國共產黨章程》,確立了中國共產黨的最高綱領是建立勞農專政的政治,剷除私有財產制度,逐步達到共產主義。

1945年,在延安召開的中共七大第一次將“毛澤東思想”確立為中國共產黨的指導思想並寫進了黨章。這個改變被中共官方黨史學者,包括甚至後來的中共黨章,也認為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次歷史性飛躍。

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對外戰略研究中心主任金燦榮說:“很多年前, 斯大林就批評毛澤東搞的是'山溝溝裡的馬克思主義'。實際上毛澤東是一個民族主義者,共產主義只是他的一個工具,用來達到民族主義的目標。我相信,如果馬 克思和毛澤東同時代生活,並成為毛實現民族主義目標的障礙時,他會毫不猶豫把馬克思清除掉的。”

鄧小平理論”的提出是中共黨章所認為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二次歷史性飛躍。1992年,中共“十四大”通過的黨章第一次鄭重提出鄧小平“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理論”。1997年的十五大第一次明確提出“鄧小平理論”,並把它確立為中國共產黨的指導思想。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說:“這就像很多人所說的,'說社會主義,幹社會主義, 你就是極左派;說資本主義,幹資本主義, 你就是自由化派。說社會主義,幹資本主義,你就是鄧小平派'。從鄧小平以來的中共當局主要領導人基本上都是'鄧小平派'。他們實際上乾的是越來越多資本主 義,但是口頭上說的還保留了若干社會主義的東西, '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實際上指的就是這個東西。”

胡平還說:“事實上,自從四人幫垮 台,鄧小平第三次復出,推行改革以來,中共已經放棄了很多共產革命的目標,因為改革開放說到底是改甚麼呢?就是改共產黨過去搞的一套,也就是改他過去共產革命的那一套。這個在實際上已經走的很遠,但是在理論上和文字上,在黨章上你看到的還比較少。”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這意味著中國開始正式融入以市場經濟和民主政治為基本特徵的世界資本主義經濟政治體系。

2002年,中共召開“十六大”,並再次修改黨章。這次修改最重要的是將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的理論納入黨章。黨章還對中國共產黨的黨性做了新的表述,把過去的“一個先鋒隊”、“一個代表”、“一個核心”的表述,變為“一個核心”、“兩個先鋒隊”、“三個代表”的新表述。這被認為是中國共產黨的第三次歷史性飛 躍。

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建黨,中共黨章的表述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是中國各族人民根本利益的忠實代表”,革命 時期“是革命事業的領導核心”,建設時期“是中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領導核心”。 2002年的表述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 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教授狄忠浦說:“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理論,為共產黨已經在做的一切,將私營企業主納入體系,吸收同化資本家,提供了意識形態的基礎,並將其合法化。這在某種意義上說,這是與時俱進。”

狄忠浦教授說,當時的中國,私營企業幾乎是所有新就業機會、所有經濟增長、以及財政收入的來源。而地方官員為了職位的升遷,已經在與私營企業家合作。

也是在這一年,中國共產黨開始接納被認為代表了先進生產力的富人入黨。從“一大”綱領要推翻資產階級,到“十六大”黨章暗示可以接納私企老闆入黨,中國共產黨幾乎走向了自己的反面。

北京之春的胡平說:“你這共產黨的變化,你變得和過去都已經面目全非了。照理說,你就不應該堅持原來的名字了。照理,你應該放棄你的專制和獨裁, 而共產黨同時又要堅持過去的名稱, 以便他繼續這種專制的權力。 我覺得這種變化更多的是一種負面作用。一個政黨如果前前後後能夠做出這麼多互相矛盾,完全不一樣的事情,卻依然堅持原來的名稱,堅守原來的地位。這就意味著這個黨失去了最起碼的道德標準。”

中共“十七大”和去年結束的中共“十八大”再次對黨章進行修改,確立胡錦濤提出的科學發展觀的地位。至此, 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和科學發展觀成為中國共產黨的行動指南。至此,中國共產黨不僅在實踐上,也在理論上一步步遠離了主張廢除市場化和私有制的馬克思主義,也背離了建黨的初衷。

甚至中國官員也認為,中國不應該被稱作共產黨國家。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去年在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不應該被稱為共產黨國家。儘管如此,在國際社會上,中共還是與古巴和朝鮮為列,被稱為共產黨國家。

狄忠浦說:“中國已經拋棄了馬克思主義的目標,也即,建立共產主義的烏托邦,但是仍然保留了列寧主義的政治體系, 一黨佔據統治地位, 而且取得該黨的成員資格就是通往獲得這個社會最有影響力、最有有權力的地位的大門。”

中國憲政學者曹思源認為,中國共產黨應該更名為“中國社會黨,才能名副其實。”

他說: “我在九十年代就曾提議,中國共產黨完全可以改名為中國社會黨。 我們搞社會主義為什麼不能叫社會黨呢?共產主義起碼是一萬年以後的事情。現在我們幹的是社會主義,我們就叫社會黨有甚麼不好?”

北京之春主編胡平說:“對中共來說,他現在所作的一切與過去相比已經是天壤之別,但是他表面上還在強調他的一貫性。這次習近平講話也強調不能用後三十年去否 定前三十年,也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後三十年。因為他們更大的目的是要保持共產黨的一黨專制。保持共產黨對權力的壟斷。假如你共產黨承認過去的一黨專制搞錯了,而共產黨的專制就建立在一黨專政的基礎上。如果你承認自己錯了,就沒有理由繼續專制。也沒有理由再叫共產黨”。

中國新領導人習近平上台後,會把中國帶向何方?

北京之春的胡平說:“習近平不久前在他就任總書記之後第一次和新科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談話時特別強調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並指出鄧小平是中國特色社會主 義的開拓者。習近平在整個講話中一次也沒有提到毛澤東思想,一次也沒有提到毛澤東,這就可以看出中共當局實際上與馬列思想,和毛的思想離得相當遠。”

中國人民大學的金燦榮說:“也許可以這樣定義中國領導層的性質:集體領導,任期有限制。如果我們必須找到一個經典的政治學名詞來定義它,我們可以叫它“貴族共和”。 我認為這在中國可以行得通。目前,日本和新加坡所實行的也屬於這樣的性質。”

中國憲政學者曹思源認為,未來的中國應該拋棄無產階級專政的概念。

他說:“我們過去強調無產階級專政,並且把它寫進了憲法。憲法第一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憲法的序言又強調,人民民主專政就是無產階級專政。這種專政首先不符合列寧主義的創始人列寧的理論。 從原教旨主義的角度來看,列寧所說的專政,指的是資本主義到社會主義的過渡時期的專政。”

習近平將為五年後的“十九大”的中共新黨章帶來甚麼內容,是去毛化? 是“貴族共和”? 還是憲政? 公眾將拭目以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