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沿海地區經濟低迷 寧夏成為西進橋頭堡


李克強(資料照片)

李克強(資料照片)


寧夏政府最近在北京召開新聞發佈會,正式宣佈成立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隨著中國西部地緣政治地位的提高,中國政府希望通過寧夏特區的建立維持西部地區的穩定,並將寧夏作為中國西部開發的示範區。不過,在國際經濟大環境險惡的情況下,寧夏特區能否成為當年的深圳,仍然有待觀察。

為了打破地區發展不平衡的局面,中國一直在不斷開發西部地區。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前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陣營垮台後,一批中亞小國紛紛獨立,中國西部的戰略重要性陡然升高了。特別是近幾年,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維族和漢族暴力事件,拉薩發生暴亂,穩住新疆和西藏,成為中方所說的核心利益。

即將在明年三月人大上繼任國務院總理的中共政治局委員李克強,今年九月親自去銀川,宣佈正式批准寧夏建立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同時設立銀川綜合保稅區。寧夏成為中國內陸地區第一個對外開放試驗區,成為西部的深圳。寧夏回族自治區主席王正偉在北京為中外記者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中央政府給寧夏一系列優惠措施,寧夏將要開始雄心勃勃建設計劃。

王振偉說:“《規劃》賦予試驗區財稅、金融、土地等方面一系列具體的支持政策,確定了銀川至先鐵路、河東機場三期擴建、第五航權試點等一批重大項目,鼓勵寧夏創新突破,先試先行 。”

不過,有關專家指出,中國開發西部的大戰略實行十年以來,沒有顯著消除中國東部沿海地區和西部貧困地區的差異。寧夏煤炭蘊藏量雖然豐富,然而煤炭國際市場不景氣,對偏重能源的寧夏經濟造成負面衝擊。儘管自治區官員在新聞發佈會上反覆強調寧夏在農業、能源、旅遊等方面的優勢,但在歐債危機和美國財政懸崖導致全球經濟復甦遲緩的大氣候下,銀川能夠引進多少外資和內資,靠中央的優惠政策能否讓銀川成為當年的深圳而不是內蒙古的鄂爾多斯,十八大後的習李政權對開發中國西部有甚麼新思維,這些都是海內外觀察家關注的熱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