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人士家屬促警方釋放親人

  • 海彥

幸清賢的律師冉彤(左一)和唐志順的律師尋找當事人。(冉彤律師微博圖片)

幸清賢的律師冉彤(左一)和唐志順的律師尋找當事人。(冉彤律師微博圖片)

北京的唐志順和成都的幸清賢協助維權律師王宇的16歲的兒子包卓軒赴美,10月6日在緬甸北部勐拉被警察攔截並轉交給中國警方後,一直沒有確切消息。父母已被關押3個多月、因受騷擾和監控無法正常讀書而希望出國的包卓軒,經證實目前已經回到內蒙古姥姥家,繼續處在監控中。

唐志順的妻子高沈帶著8歲女兒在中國十一長假期間抵達美國後,才得知有關唐志順的事情。目前在舊金山的高沈星期一上午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家屬,她非常擔心患有嚴重甲亢的唐志順在被關押期間的安危。

她說:“CCTV都報導了他們的事件,全國、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了這件事,但是到目前為止,中國警方還不告訴我們家屬,他們被關押在什麼地方。所以,我們非常擔心他們在被關押期間受到了虐待,受到了刑訊逼供。這是我們作為家屬非常非常擔心的一件事情。我們想呼籲全世界的媒體來關注這件事情。希望兩個人能盡快地和律師見面,能夠盡快地被釋放出來。”

高沈近期不斷呼籲有關當局告知家屬唐志順的下落。她星期天在推特上發文說,女兒天天問爸爸什麼時候來,而她不知道如何回答。一個愛孩子的爸爸,因為幫助別人家的孩子而被秘密關押,誰能告訴他的女兒,她的爸爸在哪裡。

高沈對美國之音說:“我和我的女兒都很擔心唐志順,也很想念他。她一直都很想她爸爸,天天都在問我,爸爸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來陪他一起旅遊。她每天都在問,然後就自己悄悄地流眼淚。”

包卓軒姥姥家所在的內蒙古興安盟公安局,10月8日派人前往成都幸清賢的住所,向其家人出示搜查令後,抄走電腦主機、筆記本電腦、微型攝錄機等物品,並留下一份“扣押清單”。外界因此推斷,唐志順及幸清賢兩人也被內蒙古公安控制。

幸清賢的律師冉彤10月21日曾前往內蒙試圖會見幸清賢,但被警方告知,案件已由公安部下令轉交天津警方。 10月22日,冉彤律師與唐志順的代理律師馮延強和韋良月一起趕赴天津,走訪了河西區看守所和天津市公安局,都被告知沒有兩人的案子。

幸清賢的妻子何娟十一期間與朋友外出旅遊,在得知丈夫被抓、家被搜查後逃亡到舊金山。何娟近日在推特上表示,幸清賢在緬甸失聯被綁架,雖然央視污衊栽贓他裹挾包卓軒偷渡,稱包卓軒通過正常移交手續移至國內,但是家屬至今沒有收到任何公安部門對他的拘押手續。

何娟星期一上午對美國之音表示,她非常擔心患有嚴重哮喘病的幸清賢的身體,至今不知道他被關押在何處,律師無法會見,更是讓人憂慮。

她說:“我現在就是擔心他的身體,因為我們知道他本來就有病在身。我們再三呼籲,也不知道怎麼樣把話傳到對方,因為它沒有涉案單位。我們的律師也沒法傳遞,請媒體關注,這也是一種隔空喊話。至今連一個拘押單位、人身安全、人身健康都不能保證,我覺得這是對他們的一種嚴重報復。”

歐盟10月22日就中國公安將一些維權律師及人士繼續關押在不明地點,並不准律師和家人會見發表聲明,稱這種做法讓外界質疑中國有關加強“依法治國”的承諾。

此外,歐盟還特別表達對未成年的包卓軒所處的監控狀況的憂慮,並呼籲中國當局應當保障包卓軒不受限制行動的自由。

包卓軒、唐志順、幸清賢三人出走緬甸被攔截失踪的事件發生數天后,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日報,10月13和15日分別發表《一個男孩越境入緬北動盪區,正常嗎? 》和《反華勢力跨國串聯裹挾16歲男孩偷渡,中國警方迅速破案》的報導。隨後,新華社16日發文《境外勢力裹挾16歲無辜少年偷渡》,央視17日作出《一起非法偷渡案的背後:拿孩子當“籌碼”》的報導,從官方的角度解讀這個事件,對包卓軒7月9日被阻止赴澳大利亞留學、護照被沒收,被迫要從緬甸出境的原因隻字不提,將此事件描繪成中國對反華勢力的爭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