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會否在非洲製造從屬國

  • 申華

資深媒體人兼“中國非洲項目”創始人歐瑞克 (歐瑞克提供)

資深媒體人兼“中國非洲項目”創始人歐瑞克 (歐瑞克提供)

中國繼續拿下非洲重大基礎工程項目,同時大舉放債。有媒體人觀察中國在非洲的開發模式時擔心,負債累累的非洲是否最終會成為中國的從屬國或者納貢國。不過,分析還認為,中國在非洲的行動還是有別於昔日老牌殖民主義國家。

中國最大貸款銀行工商銀行4月29日同赤道畿內亞簽署總價值2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框架協議。另外,中國還在非洲拿下投資大單。4月27日中鐵建下屬的中非建設有限公司簽訂系列建設項目訂單,總金額55億美元。其中尼日利亞奧貢州城際鐵路項目商務合同35.06億美元,津巴布韋一處住房工程項目19.3億美元。該公司現在是非洲最大軌道交通承包商。

上述重大工程的融資細節尚不清楚。不過,眾所周知,許多非洲國家為自身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向中國大規模舉債。假如債務違約,這些國家對中國的依附是否會更強?

資深記者歐瑞克(Eric Olanda)兼多媒體平台“中國非洲項目(China Africa Project)創始人,目前正在越南胡志明市,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非常擔心中非關係中出現這種依附現象,尤其是加納、津巴布韋、莫桑比克等非洲小國。

歐瑞克說:“現在中國借給非洲國家愈來愈多的錢,所以我擔心,這些小的非洲國家可能還不起中國這些錢,因此他們的主權會受到傷害,中國(對這些國家的影響)會更大。雖然這些非洲國家不是(中國的)殖民地國家,當然不是,但是可能很會像以前的從屬國。”

新西蘭先驅報說,中國歷史上對東南亞小國的統治模式就是這種從屬或者納貢制。中國不向那裡派軍,不派行政長官,而是通過財權控制這些國家。這些國家首領除進京覲見,“別無選擇”。原因很簡單,他們欠中國錢。

不過,歐瑞克說,中國目前在非洲的做法同老牌殖民國家似有不同,相比之下還是有進步。

歐瑞克說:“我要強調,中國與非洲的國際關係跟以前歐洲和美國的外交政策相比,我覺得是比較健康,一定比較健康。一方面我批評中國,另一方面,我覺得中國現在的做法,相比以前殖民地國家,以前美國對非洲國家的政策,我覺得是比較好,一定會進步。”

記者請他具體談一下。

他說:“你知道,以前英國在好多非洲國家要控制文化,教育,信仰,還有經濟,政治,甚麼都要控制。殖民地國家是這樣的。殖民地國家無所謂人權問題,教育問題,無所謂文化影響。他們說,我們甚麼都控制,不給這些人權利。我認為,中國的看法完全不一樣。”

歐瑞克說,中國曾經是西方殖民主義的受害國,歷史傷疤很深,不大可能輕易忘記。然而,中國在非洲製造出“從屬國”或者“納貢國”確是不無可能。非洲國家面臨的這種風險,比所謂帝國主義和新殖民主義要大得多。

米爾德拉德巴拉薩是肯尼亞“非洲環境記者網絡”組織秘書長,她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提起前不久內羅畢一家中餐館晚上拒絕黑人顧客進入的事件。她說,事件凸顯中國公司,包括許多到非洲的中國淘金者,經濟上進入非洲國家的同時,很多方面沒有融入當地社會。

她說,在非洲國家的中國公司,很多是將國內人馬全班帶來,實行內部封閉管理,成為“國中國”。非洲本地人的受益機會沒有那麼多,更何況非洲婦女。

她說:“我們的觀察是,大部分中國公司從中國帶來他們的人員。在肯尼亞,他們參與許多道路施工工程,修了很多道路。儘管那不是我們非洲婦女從事的傳統行業,但是婦女還是希望,中國能夠給我們帶來更多參與發展的機會,使我們婦女能夠從中受益。”

有評論說,中國參與非洲發展戰略是“資源中心戰略”,用中國官方的話說,“不附帶任何政治條件”。還有評論說,中國在非洲是“悶聲發大財”,因此少了昔日殖民帝國“全面滲透”的架勢和色彩。不過,鑒於孔子學院已在非洲29國落地,學校總數42所,人們對中國在非洲純打經濟資源牌的戰略產生懷疑。

肯尼亞婦女界人士巴拉薩說,中文將引入肯尼亞小學教育。

她對美國之音說:“兩年內肯尼亞的小學將引入中文教育,我想是從明年開始。我要說的是,這不是甚麼佳音,也不是我所支持的,對此我很不高興,而且並不以此為榮。”

不過,這位肯尼亞婦女界人士告訴美國之音,肯尼亞政府對公眾說,學中文好,可以更好歡迎中國人的到來,接觸中國文化。但是她說,政府還讓我們學英語,學法語,現在又學中文,這到底是為甚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