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鎮壓非政府組織 中國將學俄羅斯經驗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副議長梅里尼科夫(左一)3月23日在國家杜馬中等待會晤來訪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右二是俄共領袖久加諾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副議長梅里尼科夫(左一)3月23日在國家杜馬中等待會晤來訪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右二是俄共領袖久加諾夫(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中國將向俄羅斯學習打壓非政府組織的經驗。在剛剛結束的俄羅斯國會議長訪華過程中,中國方面詳細了解了俄羅斯針對非政府組織的立法,檢查和處罰等各種細節。但分析人士說,普京當局不可能完全禁止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中國在這方面要想學俄羅斯顯得荒誕可笑。

中國將向俄羅斯學習打壓非政府組織的經驗。在剛剛結束的俄羅斯國會議長訪華過程中,中國方面詳細了解了俄羅斯針對非政府組織的立法,檢查和處罰等各種細節。但分析人士說,普京當局不可能完全禁止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中國在這方面要想學俄羅斯顯得荒誕可笑。

*俄議長訪華 中國想學鎮壓經驗*

由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議長納雷甚金率領的俄羅斯議會代表團剛剛結束了對中國為期兩天的訪問。陪同納雷甚金訪華的俄羅斯議會代表團成員,下議院國家杜馬副議長,俄羅斯共產黨領導人梅里尼科夫透露,中國方面非常感興趣俄羅斯處理和控制非政府組織的經驗。

梅里尼科夫說,同俄羅斯一樣,受外國資助的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也一直困擾著中國政府。中國當局擔心,所謂的“外國代理人”將通過在華活動的眾多非政府組織對中國國內政治施加影響。

*詳細了解 如何處罰非政府組織*

梅里尼科夫說,中國在這個領域打算仔細研究和學習俄羅斯的經驗,盡量吸取對中國有意的東西,因此在訪華過程中,中國方面非常詳細地了解了俄羅斯針對非政府組織的一些立法,處罰措施等。

陪同納雷甚金訪華的另一名俄羅斯國會議員,來自親克里姆林宮的自由民主黨的尼洛夫補充說,非政府組織是公民社會的一部分,反映了民主體制的發展。但另一方面,如果爆發顏色革命,外國政治勢力也會利用非政府組織影響國內政治穩定。

*立場相似 俄中面臨共同問題*

尼洛夫說,因此中國和俄羅斯在這個方面的立場非常相似。兩國都主張不應利用非政府組織干涉別國內政。

陪同國家杜馬代表團訪華的一名駐北京的俄羅斯外交官更進一步強調,非政府組織的活動是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戰略夥伴共同面對的問題。

*活動人士在中國 更艱難 *

俄羅斯著名非政府組織“索瓦”負責人維爾霍夫斯基說,中國在鎮壓非政府組織方面想向俄羅斯學習顯得有些荒謬可笑。因為活動人士在中國的處境比俄羅斯更艱難。中國逮捕某個活動人士或是關閉一家非政府組織比俄羅斯更加容易。

維爾霍夫斯基說:“中國當局對社會控制的嚴厲程度要遠遠超過俄羅斯。中國當局要想鎮壓非政府組織和活動人士時,他們要比俄羅斯更能簡單容易地辦到,因為俄羅斯要遠比中國更自由,因此我不理解,他們為什們還需要學習和研究俄羅斯目前使用的這套比較複雜的對付非政府組織的工具。我想,有關中國對俄羅斯鎮壓非政府組織的辦法感興趣,這或許被誇大了。”

*俄羅斯著名人權組織遭受檢查*

維爾霍夫斯基領導的“索瓦”人權組織主要負責監督,研究和調查俄羅斯極端民族主義勢力的活動。幾年前,俄羅斯極端民族主義勢力針對非斯拉夫人的暴力攻擊行動十分猖獗,一些在俄羅斯的中國留學生,商人等也曾受到攻擊,有的人甚至被打死。最近兩三年來,類似的暴力攻擊事件已經大幅度減少,“索瓦”人權組織在這個方面的工作發揮了重要影響。

但維爾霍夫斯基透露,同其他的非政府組織一樣,“索瓦”人權組織不久前也遭到了來自檢察院,司法部和稅務局方面的聯合檢查,他們向來檢查的官員們提供了大批文件。目前他們在等待檢查結果。

*俄羅斯公民社會正在發展*

俄羅斯的其他幾家著名非政府組織,象民意調查機構“利瓦達中心”,調查斯大林政治迫害歷史的“紀念碑人權組織”,以及監督選舉和揭露選舉舞弊行為的“戈洛斯”等在檢查之後都收到了檢察院方面的警告。檢察院認為,這些非政府組織沒有以“外國代理人”的身份登記,因此違反了俄羅斯法律。 “戈洛斯”被處以巨額罰款,這幾家非政府組織都面臨被關閉的命運。

維爾霍夫斯基認為,他沒法預測“索瓦”的未來命運,他也不清楚是否將收到檢察院方面的警告。但他認為,儘管許多人對非政府組織未來在俄羅斯的活動感到悲觀,儘管當局針對非政府組織的迫害日益升級,但由於俄羅斯的公民社會正在發展,克里姆林宮無法完全關閉非政府組織。

*從實際角度看 不可能完全禁止*

維爾霍夫斯基說:“從理論上說,當局可以按照有關法律全部關閉非政府組織。但如果一些非政府組織被關閉,完全可以開辦新的非政府組織繼續活動,檢察官在這個方面沒法阻撓,所以從實際角度來看,當局不可能完全禁止非政府組織的活動。”

2011年末爆發大規模反政府示威後,俄羅斯通過了一系列法律加緊控制社會,其中包括了針對非政府組織的所謂“外國代理人”等法律。有關法律遭到了人權機構和西方社會的激烈批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