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歷史學者稱中國南中國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斯洋

北京街頭的宣傳板宣揚保衛祖國(2016年7月27日)

北京街頭的宣傳板宣揚保衛祖國(2016年7月27日)

中國一直表示,南中國海諸島自古屬於中國,但是,英國的一位學者最近再次強調,中國在南中國海宣示主權其實很晚才開始,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和中華民國的早期。他特別舉例說,這一點從中國所宣稱的“最南端的領土--“曾母暗沙”—這個名字的演變就足以證明。這位學者說,理清歷史,將會有助於南中國海爭端的解決。

清政府1909 年開始對西沙宣示主權

英國廣播公司(BBC)記者比爾·海頓(Bill Hayton)最近在華盛頓就中國在南中國海的主權申索的歷史發表演講。他說,中國確實很早就有漁民在南中國海捕魚,航行,甚至也有海盜也在那里活動,但是,別的國家和地區的人也在那片海域出沒,南中國海一直是一片“共有之海”(shared sea)。他說,中國在南中國海宣示主權並不是“自古以來”,是很近代才開始的事。

海頓兩年前出版《南中國海-- 亞洲的權力之爭》一書,書中詳細展示了南中國海問題的歷史演變。

他說,中國對南中國海的宣示主權最早開始於1909年,是為了應對國內出現的政治危機。

“當時,中國南方的城市爆發了許多起義和抗議示威,對南中國海宣誓主權是官方的一種回應,以顯示政府至少在做些什麼來抵抗外國人。這也是為什麼這個宣示在1909年發生。”

他解釋說,這個年代與當時中國所處的歷史大環境是分不開的。西方國家的侵入,特別是甲午戰爭的失敗,在一定程度上激發了中國人的民族意識和主權意識。

他特別提到,1907年日本商人西澤吉次對普拉塔斯(東沙)群島的佔領,讓南方的廣東和廣西爆發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1909年5月, 時任兩廣總督的張人駿派廣東水師提督李准率艦巡視和考察西沙群島(帕拉塞爾群島)。李準為西沙群島的15個島礁重新命名,並登島升旗、鳴炮,宣示主權。這是中國首次對西沙群島確立主權。

而中國對南沙群島(斯普拉特利群島)宣稱主權的時代更晚。

南沙群島(斯普拉特利群島)1935 年被納入中國地圖

海頓觀察說,從中華民國1912年成立, 到1928年蔣介石形式上統一中國,中國人並無法確定自己的領土版圖。1912年的中華民國地圖甚至沒有畫出中國的邊界。

他說,直到1928年,對中國人來說,中國最南端的土地是西沙群島,並非南沙群島(斯普拉特利群島)。1928年, 中山大學農林科學教授會議主席沈鵬飛率領科學考察隊赴西沙群島,在調查報告中,沈鵬飛就指出,“我們必須保護西沙群島,因為這是我國最南端的領土”。

1933年,法國軍艦佔領斯普拉特利群島的伊圖·阿巴(太平島)和鐵峙島(中業島)等六個島礁,海頓說,南沙群島那個時候才進入中國人的視線。

他說:“從當時的報導上看,中國政府並不知道斯普拉特利群島在什麼地方,政府要求駐在馬尼拉和巴黎的外交人員提供地圖……後來,中國政府在弄清楚法國人佔領的是斯普拉特利群島,而非帕拉塞爾群島時,他們最初的決定是不向法國政府提出抗議,因為他們只對西沙群島感興趣。”

不過,海頓指出,胡漢民成立的廣東國民政府, 利用這件事攻擊蔣介石政府的可信度,煽動了民情,引發中國民眾在各地的抗議。

他說: “1933年底,在法國占領斯普拉特利群島後,第一次,對這些島嶼的興趣成了全國性的議題。之前,只是中國南方的民眾在抗議。現在擴大每個人,到了南京, 那裡發生了很多大型抗議活動,主要是反帝、反法和反日運動。南中國海到底是誰的,在這個問題上,報紙上的文章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中華民國政府後來向法國進行交涉和抗議。不過,為了維護中國對南中國海諸島的領土主權,他們也採取了其他措施,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成立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開始對南中國海諸島進行官方命名和地圖繪製工作。1933年6月,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正式成立並開始辦公。

1935年1月,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為中國指定了一份《中國南海各島嶼華英地名對照一覽表》,共138個名稱(132個島、礁、灘的地名,另6個群體名稱),比較詳細地羅列了南中國海諸島,包括南沙群島,132個島礁沙灘的名稱。這是中國政府第一次較全面地公佈南中國海諸島的命名。

海頓說:“這個(名單)很重要,因為這顯示了他們的資料來源。如果你可以讀中文的話,你會發現,這些最初的名單只是從英文 或是歐洲語言翻譯過來的,比如,斯普拉特利當時就翻譯成斯巴拉托。 我最喜歡的一個是money islands,金銀島,中國人把money 翻成金銀,但是,它實際得名於英國東印度公司的一名經理威廉·泰勒·馬尼(Wiliiam Taylor Money),他們只是把它翻成了中文。”

海頓指出,有很多證據顯示,審查委員會是根據一份1906年的英國製作的南中國海地圖,開始翻譯了南中國海島嶼的名單,因為前一份地圖中的錯誤在中國的名單中被複製。

海頓認為,這並不能被視為中國對南沙群島宣示主權,因為審查委員會在1935年的一個地圖上也翻譯了菲律賓的島嶼的名稱,而中國從來沒有對那片地方宣稱擁有主權。

曾母暗沙來自英文的James Shoal

海頓特別提到了中國所宣稱的最南端的領土—曾母暗沙,他指出,正是這個“曾母暗沙”名字的演變可以證明,中國並非是第一個發現、命名和管理南中國海諸島。

他說: “James Shoal 很重要,他們當時翻譯的名字是曾母灘,曾母沒有問題,很顯然是從James翻譯過來的。'灘'應該是裸露沙地,是露出水面的,但是這裡實際上是淹沒在地下 的。James shoal 很重要是因為中國後來宣布這是中國最南端的領土,儘管它並不存在, 它是水下地貌。”

海頓說,這顯示,給曾母暗沙命名的中國的水陸委員會並不熟悉那片海域,而中國對南中國海的最南端的宣稱基於一個翻譯的錯誤。多少年後,中國人才意識到“曾母灘”實際是在海平面以下22米深處的一片水下地貌,所以直到1947年,“曾母灘”才改為“曾母暗沙”。暗沙是海床的一部分。

1946 年,中國正式確認對南沙群島的主權

第二次世界大戰,因為日本和法國對南中國海島嶼的佔領,南中國海局勢更加複雜。二戰結束後,1946年,國民政府開始接收日本在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佔領的土, 這兩支艦隊的航程,被認為是近代中國宣誓、確認南中國海主權的重要環節。

1946年12月,南中國海接受艦隊的“太平”和“中業”艦開赴南沙群島。中國艦登上伊圖·阿巴島(太平島),海頓說,這是中國第一次對南沙群島宣示主權。但是,海頓指出,幾乎,同一時期,法國人也宣稱對南沙和西沙擁有主權。

1946年5月,法國人也進入伊圖·阿巴島,宣稱法國對此擁有主權。

1946年11月,中國“永興”艦已經在西沙群島伍迪島登島,並把島嶼命名為永興島,宣示中國對西沙群島擁有主權。1947年1月,法國軍艦登上西沙群島,為安南國(現在的越南)宣稱對西沙擁有主權,不過,此舉遭到了中國的抗議。

不過,海頓認為,日本是否從中國手中竊取南沙群島令人疑惑。

他說:“現在有一種說法是1943年《開羅宣言》承諾日本應該歸還中國的領土。開羅宣言沒有提到斯普拉特利群島(南沙群島),只是有一句,'日本應該歸還所有從中國竊取的領土'。在斯普拉特利群島的問題上,日本能否被認為從中國手裡竊取了斯普拉特利群島呢?因為那個時候, 那裡沒有中國駐軍,也沒有中國遊客。帕拉塞爾群島(西沙群島)的問題不同,當時也沒有中國駐軍,法國人佔領了,但是中國對那裡宣示過主權。”

“曾母暗沙”1947 年被確定為中國最南端的領土

接收南沙群島之後,中華民國內政部方域司開始繪製中國南中國海地圖。1947年,內政部召開會議,確定南沙和西沙群島的主權範圍,並確定中國最南端的領土應該到“曾母灘”,也就是今天所說的“曾母暗沙”。這次會議後,同年12月,內政部印製了《南海諸島位置圖》,在這個圖上,中國第一次使用了11段線,在南中國海圈出一片海域,這也成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九段線”的來源。也第一次使用了“曾母暗沙”這個名稱。

那時中國已全面爆發內戰,南中國海問題並不是中國的重要議程。

“九段線”由愛國地理學教授最初畫出

1953年,中國已是共產黨執政。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除去了涉及越南北部灣的兩條線,11段線成了今天的九段線。

最初在中國地圖上畫出這些段線、或者叫U型線的人,是民國的一個地理學教授,叫白眉初。1936年,白眉初在《中華民國建設全圖》上圍繞南中國海的島礁劃出一條實線,把整個南中國海變成了中國內湖。

白眉初應該是個非常愛國的人士。他認為,學地理的首要任務就是愛國,學地理的目的是建設國家。

海頓認為,理清歷史很重要,這樣中國人也許就不會覺得南中國海理所當然屬於他們,也有助於未來南中國海爭端的解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