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習近平上位後 中國政治氣候有否鬆動?

  • 陸揚

中國湖北省一位上訪了近8年的訪民其冤情近日得到解決;北京幾位異議人士避開保安,再次探訪劉曉波的妻子。中國人民真的感受到了政治春天的氣息?

據中國境外維權網報道,湖北省十堰市鄖西縣維權人士鄭大靖,經過8年艱難維權,訴求終於得到解決,一家人在元旦前夕回到家鄉,結束了在北京的顛沛流離生活,過上了孩子有書讀,家人有房住的生活。

鄭大靖原是中國銀行被強迫下崗職工,其住房及門面房又遭到非法強拆,房中所有生活物品被毀壞。在8年的上訪維權過程中,鄭大靖被多次關進黑監獄,並受到勞教、判刑等威脅,連他年幼的女兒及妻子都被非法關押7個月。

2005年開始,鄭大靖一家迫不得已離開老家鄖西縣,到北京開始了流浪上訪的生活。期間鄭大靖遭到過抄家、傳喚和軟禁等非法待遇。

經過雙方多次的協商,鄖西縣政府依法解決了鄭大靖一家8年的上訪訴求,他們一家終於過上不再流浪,不再擔驚受怕的日子。

鄭大靖2013年元旦這天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的老百姓都是通情達理的,只要是政府講道理,有解決問題的誠意,我們就滿意了。

他說﹕“要按中國政府的法律來說,它應該賠償我200多萬。現在它讓我有房住,小孩有學上,我們生活有保障。”

鄭大靖告訴記者,他現在的住房在縣城,地點不錯,儘管沒有原來的住房面積大。政府還給了他3萬元救助款,讓他添置被非法毀壞的生活用品和家俱。此外,政府還答應給他辦理退休手續,給他的妻子解決工作,這些已經明確寫進了雙方的協議裡。

鄭大靖說,他的問題是新縣委書記上任之後開始的。經過了兩年多的協商,才有了現在令他滿意的結果。他感謝國際機構和媒體對他遭遇的關注,讓當地政府感到一定的壓力,才有今天的結果。

十八大之後,中共新領導班子上台,讓中國國民感到了一絲新意。鄭大靖上訪訴求得到滿意解決是不是習李新政的體現,鄭大靖本人不這麼看。

另一方面,北京的幾位民主異議人士12月28日這天成功探訪正在坐牢的諾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多天之前,美聯社記者也“趁機”探訪被非法軟禁的劉霞成功。
外界注意到,習李主政之後,中國在悄然之中發生了一些變化。

上述這些變化被中國的樂觀人士解讀成是中共高層有意製造的機會,是中國社會政治氣候鬆動的跡象。

中國獨立政治學者吳稼祥上月中旬在鳳凰衛視舉辦的一個財經峰會上認為,十八大之後一個月來的行政可以用“撥亂反正”來形容。他認為,政體改革是“鄧小平的遺志,胡耀邦的遺願,趙紫陽的遺恨,是他們那一代領導人對新一代領導人的遺囑”。吳稼祥相信,新一代領導人“能很好地能夠整個遺囑”。他看到了“中國改革的第三波啟動了。”

不過北京的獨立評論人士江棋生最近在新的文章中指出,“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鄧、江、胡、習一脈相承”。江棋生引用趙紫陽《改革歷程》一書中的語句,他們堅決拒絕“任何影響和削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改革”。

參加年末探訪劉霞的成員之一劉荻(網名不鏽鋼老鼠)元旦這天對美國之音表示,沒有證據表明是當局製造了這個機會,讓他們探訪劉霞。

劉荻說﹕“我不覺得十八大之後就比十八大之前放鬆。因為說實話,它也看了兩年了,它不一定兩年來一直就這麼熱心做這件事吧,怎麼說時間長了也會疲倦。再說,那天特別冷,零下十幾度,我覺得他們要是鬆懈了,也屬於正常,不一定就是人家故意的,至少沒有證據。”

劉荻用“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比喻當局看管劉霞的狀態。

非政府維權組織“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認為,無論從鄭大靖訴求得到解決還是從外界探訪劉霞分析,都屬於個案。還不能過早下結論說,中國政治的春天臨近了。

劉飛躍說﹕“(鄭大靖的事件)應該還是個案。因為絕大多數訪民的問題還是沒有得到解決。”

劉飛躍指出,當局維穩通常採用打壓的方式,還有一招就是收買。給你解決問題,簽個保證書,息訪罷訴。他認為,這都不是能夠說明中國政治氣候鬆動的實質性的東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