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七一臨近﹐北京遣返訪民

  • 斯洋

中國中央電視台接待站前排隊遞材料的訪民(資料照片)

中國中央電視台接待站前排隊遞材料的訪民(資料照片)

在中國共產黨迎來90週年誕辰之際﹐北京開始“收訪”來京上訪的民眾﹐往各地遣返訪民。但是﹐訪民們表示﹐為了求得“人權和做人的尊嚴”﹐他們還會堅持。

據博訊網報道﹐6月27號﹐中國國務院信訪辦和全國人大信訪辦接待處關閉﹐但是﹐訪民們並沒有放棄﹐依然聚集在信訪辦的門口﹐人數多達幾萬人。其中一個方隊由對越自衛反擊戰的退役軍官組成﹐他們高喊着打倒貪官的口號等等。

*訪民:北京6月底開始‘收訪’*

美國之音了解的情況是從6月26號起﹐北京已經開始配合各地方政府攔截訪民的力量﹐“收訪”訪民﹐將他們遣返﹐或是把他們關押在北京九敬莊等訪民收容地﹐等待地方政府將他們接回。

李鳳華是河北省保定市高碑店市的居民﹐ 七一前夕﹐她與來自河北的其他18名女訪民一起到北京告狀﹐希望借這個特殊的時間﹐使她們的案子得到更多的關注和重視。

她告訴美國之音﹕“從26號吧﹐星期六開始的﹐好多人害怕地方的打壓﹐已經自願回家了﹐有些人比較堅持一些﹐還在堅持着。”

她說﹐由於國務院信訪辦和人大信訪辦截訪的厲害﹐她星期一前往北京治安總隊上訪﹐並登了記。

在兩會、七一、奧運等特殊的日子﹐北京都會進行“收訪”﹐訪民們或被遣送回家﹐或者是被暫時關押在北京的某地﹐其中最為臭名昭著的有馬家樓和久敬莊等。九敬莊是繼馬家樓被媒體曝光後重新設立的關押地。李風華告訴美國之音﹐2008年﹐北京舉行奧運期間﹐她曾被高碑店市有關當局接回去看押了59天。

李鳳華說﹐為了強佔他們家的門面房﹐2006年6月﹐當地公安派出所警察與黑勢力一夥大約30多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打砸他們的商店﹐並打傷了她的丈夫﹐致使他左眼失明﹐同時受傷的還有其他七口人。 高鳳華說﹐案子已經發生了5年多了﹐她逐級控告﹐但是﹐至今沒有立案。她已經上訪了至少150次了。從2006年7月起﹐她就常駐北京上訪﹐最初的時候﹐還呆過橋洞。

李鳳華說﹐北京今年出臺了以經濟補償調解所有訪民案件的政策﹐她覺得讓訪民的處境更加艱難了。

她說﹕“即便是七一過去了﹐對我們訪民來說﹐形勢依然是非常艱苦﹐非常苛刻﹐因為國家和中央一出臺以經濟補償來調解案子後﹐從五月到現在﹐無論到哪個口子上訪﹐都沒人正經接待。”

*訪民:信訪辦就是應付*

李元華是來自河北的18名訪民中的一位。她唯一的兒子在2005年13歲時被幾個人綁架殺害﹐但是﹐她說﹐當地警方“不作為”﹐“瀆職、失職”﹐兇手依然逍遙法外﹐而她的兒子至今仍然躺在一個冰櫃里。她說﹐六年中﹐她已經來北京上訪了200多次了﹐都沒有結果。她表示﹐她對信訪辦這樣的機構已經失望了。

她說﹕“我也去過國務院信訪辦﹐去過幾十次﹐也去過人大信訪辦﹐也有幾十次﹐去公安部﹐也有六、七十次。哪兒都去﹐沒有去不到的地﹐可是沒有人管管這個事。這個信訪就是一個應付。你來了之後﹐我們接待你﹐說得最好是我們給你督辦﹐完了。說得不好的情況就是回去吧﹐去你們省。如果我們省能管的話﹐我們還用得著去北京嗎﹐用不著告御狀。”

*訪民:跪國旗,對共產黨依然有希望*

儘管如此﹐李元華表示﹐她對中國共產黨還抱有希望。她說﹕“選擇這個時間﹐我們認為這個黨﹐黨在我們心目中應該是考慮到我們老百姓的疾苦、我們的冤情。可是建黨90週年了﹐我們心裡面非常的難過。我跪國旗五六十次了﹐我闖中南海大門口、清華門和那個西門也是四五十次了。”

但是﹐她說﹐她的這些努力都沒有結果。更壞的時候﹐她和李鳳華的遭遇一樣﹐被送往九敬莊等地。去年兩會期間﹐她和丈夫一起上訪﹐希望能借助兩會的時期﹐讓上訪顯得更有力度﹐結果被送到了馬家樓﹐手機也被沒收﹐與家人失去聯繫多達7天。她說﹐那裡關了數百名訪民。

也許﹐高碑店市的李鳳華的心境代表了一大批訪民。在被問到是否還要繼續上訪時﹐她說﹕“我覺得已經不是我上訪我個人案件的問題了﹐其實已經是全體上訪人與國家司法腐敗的一種鬥爭了﹐它已經演變為一種政治面貌了。我希望我的堅持﹐能有一天﹐或者是中央領導﹐或者是哪裡的領導能站出來看到上訪人的真正冤情和上訪人的真正的上訪目的。他們不是來鬧事﹐也不是以上訪為名來求得多少多少錢﹐要多少多少錢來發家﹐不是這個意思﹐是為了討得我們的人權和尊嚴﹐做人的尊嚴。”

值得一提的是﹐登陸中國國家信訪局的網站﹐頭條新聞是﹐“頌黨情、謝黨恩﹐更黨走﹐各界群眾致信黨中央﹐祝賀建黨90週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