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運用“軟實力”聲索南中國海主權

  • 美國之音

中國外長王毅7月25日抵達在老撾舉行的東盟會議會場。

中國外長王毅7月25日抵達在老撾舉行的東盟會議會場。

在海牙永久仲裁法院就菲律賓就南中國海主權爭議訴中國一案做出菲律賓勝訴的裁決幾天之後,北京開始採取大規模公關行動,以強化中國的立場。

中國採取的部分行動包括爭取更多國際支持以譴責這個裁決,要求其他國家表達對北京的支持。得到中國大量援助的柬埔寨,就是最早支持中國立場的國家之一。

那麼,中國會怎樣運用一些人所稱的”支票本外交” 呢?

米爾肯研究所亞洲研究員陳天宗表示,“我認為中國和世界任何一個國家一樣,試圖通過提供開發援助,通過外交,通過其軟實 力,來推動國家利益。這是可以理解的。因此非常明顯的是,當你看東南亞,不論好壞,中國都扮演著重要角色。從中國和東南亞國家之間的貿易關係中可以看到這 一點。在亞洲各地,中國都成為越來越重要的貿易夥伴,因此中國用支票本、用外交所做的事情,就是通過投資來努力結交朋友和夥伴。”

蘭德公司亞太政策中心副主任斯科特·哈羅德表示,東盟成員國“總體傾向於認為東盟是東南亞國家的生存之道,東盟所有國家都比中國、日本、美國、印度、俄羅斯和澳大利亞這些鄰國弱小。東盟成員國認為,東盟模式是讓那些更弱更小的東南亞國家擁有更大影響力的途徑。”

哈羅德指出,有時東盟成員國可能努力採取一致行動,應對諸如南中國海這樣的議題。“但是當中國向一些弱小國家、更小、更窮、腐敗更嚴重的國家明確表明,他們會因為與中國不好而付出代價的時候,你會看到像柬埔寨和老撾這樣的國家就會退卻。”

陳天宗表示,中國對金邊的援助,包括最近承諾的6億美元,和北京的通常做法一致,因為“對柬埔寨而言,中國是其最重要的夥伴。每個國家都尋求推進自己的利益,柬埔寨從中國得到大量金錢。”中國不認為援助是一種交換,但是中國的努力確實使中國得到了在東南亞地區推行自己主張的 盟友。

蘭德公司的哈羅德表示,當中國使用這種策略的時候,會招致不滿和憤怒,他說,因為“當北京說,跳吧,你唯一的權利是問得跳多高。這種做派不大受人待見。我認為真實的現實可能的確是小國家只能是國際體系的被迫接受者,但是小國家並不喜歡這種處境。”

展望東盟的未來,陳天宗表示,過去一些年來東盟國家的外長、財長們在面對中國相關的問題時,一直沒能以一個聲音說話。因此如果中國能夠通過外交或者金錢或者雙管齊下,離間東盟的成員國,那麼東盟很明顯會受害。

哈羅德表示,儘管中國在東盟內部擁有影響力,但是一個更糟糕的問題是,該組織一些大的或者戰略性成員國的領導力不夠有效。

哈羅德表示,這不是說中國有時的捲入對破壞東盟的團結沒有影響,但是北京看來對在東盟成員國之間打入楔子沒有長期的興趣,因為坦率地講,東盟本身就因為不少爭端陷入分裂狀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