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與南蘇丹的石油投資

  • 美國之音

中國在南蘇丹的投資者在首都朱巴的北京酒店外資料照。

中國在南蘇丹的投資者在首都朱巴的北京酒店外資料照。

在南蘇丹石油業的基礎設施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投入了數十億美元的投資。原本這些投資是增加中國的原油供給並借此彰顯國家影響力。但南蘇丹近期迫近內戰邊緣的政治混亂使中國無法從兩年半的投資中獲得重大收益。而現在,局勢變得更加惡劣了。

近日,南蘇丹政治動亂愈演愈烈,總統薩爾瓦基爾罷免了他的主要政敵、第一副總統芮克馬查爾,首都朱巴的街道陷入血雨腥風,更多的民眾被迫湧入聯合國基地尋求庇護。

在2013年12月激戰爆發後,雙方曾達成協議,馬查爾在4月返回首都,過渡政府開始執政。幾周前馬查爾突然離開了首都朱巴,基爾隨後罷免了他,用他們之間的調解人塔班鄧蓋取而代之,過渡政府實際上土崩瓦解。

協議的瓦解極大影響到中國在這個東非國家的石油投資。衝突迫使中石油公司(CNPC)撤走了近200名相關人員,而只有極少數量的石油,---估計只有每天12萬桶,目前能進入市場。

一位對南蘇丹有第一手觀察的記者通過視頻描述了動盪後南蘇丹破敗不堪的石油基礎設施。

南蘇丹記者安東尼羅文斯坦說﹕“基本上這些設施都被毀壞殆盡了。必須從頭建起。誰還會來投資這個?誰還會來為這個付賬?目前看來,實際上誰也不會來了。”

中國在2011年南蘇丹脫離蘇丹獨立之前就在蘇丹南部的油田進行了投資。現在,南蘇丹的石油仍然要通過蘇丹境內的管道運輸,喀土穆方面要從中收取“運輸費”。

中國也對南蘇丹的安全與和平進行了投資,至少700名中國士兵參與了在南蘇丹的聯合國維和任務。這些在“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的士兵卻並沒有駐守油田,而是保護聯合國建立所謂的“安全區”,保護平民。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非洲部主任詹妮弗庫克認為,最有能力幫助南蘇丹解決支離破碎的政治殘局或許就是北京。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非洲部主任詹妮弗庫克說﹕“在那裡,他們在某種程度上比美國和國際社會更有影響力。這麼說吧,中國掌握著南蘇丹石油生產和開發的錢袋。”

安東尼弗羅文斯坦通過視頻說,石油利潤不僅是南蘇丹經濟支柱,更是基爾總統掌權的關鍵。

南蘇丹記者安東尼羅文斯坦說﹕“因為南蘇丹目前是盜賊治國,政府需要石油的利潤來收買盟友的支持。而現在石油利潤基本消失了,南蘇丹要想維持政治穩定,那可是難於上青天。”

由於中國在南蘇丹石油工業上有巨額的投資,外界推測北京會採取主動進取的外交手段來尋求解決南蘇丹的政治危機。

但是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鍾建華5月初與南蘇丹政治領袖會面之後,公開強調中國會維持對非洲國家的 “不干涉”的立場。

中國政府非洲事務特別代表鍾建華說﹕“至少在這個階段,我認為,我們不應該是拿出倡議的一方。”

同時,南蘇丹作為國家幾乎無法行使功能,國家人口常常是由非政府機構供養,而安全則由竭力想要避開武裝派系衝突的聯合國維和部隊負責。觀察者認為,這樣的情況在可見的未來不會改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