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對“喜馬拉雅偉哥”警告背後 或見政治動機


中國青海省西部貴德縣拉雞山當地藏民在尋找冬蟲夏草

中國青海省西部貴德縣拉雞山當地藏民在尋找冬蟲夏草

華盛頓 - 益西多傑

在青藏高原的高山草甸上,早春五月是匍匐在陡峭山坡挖割冬蟲夏草的好時機。


被譽為“喜馬拉雅偉哥”的Cordyceps Sinensis在亞洲更為人所知的名字是其傳統藏名“yartsa gunbu”(冬蟲夏草),按字面意思翻譯是“夏天的草,冬天的蟲”。既不是草也不是蟲,這種備受追捧的珍貴藥材是風乾後的蝠蛾幼蟲真菌花。在中國,它常被加入到健康飲品中或是成為高檔飯店大餐的點睛之筆。儘管每磅冬蟲夏草的價格高達數万美元,但是它蘊含著的治療百病的醫用價值已經被其更具有市場價值的高能壯陽功效所掩蓋。這種商業動機也成為了許多生活貧苦的西藏牧民的致富之路。

因此, 一群知名科學家想知道為何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支持其發布的公共健康警告的這項研究審查得如此寬鬆。2016年二月,一份聲明指出了冬蟲夏草中含有高濃度致癌成分微量元素砷,這使得一個專門為促進它的商業發展和銷售而設計的試用項目不得不中止。而當科學家們在質疑這個決定背後的科學理論時,一些支持西藏獨立的人士說,科學和這件事沒有什麼關係。

追溯高濃度砷的來源

當喜馬拉雅地區進入冬季後,寄生於海拔三千至五千米以上的凍土層裡的真菌開始蠶食穴居的毛蟲,在他們體內不斷侵蝕繁殖,之後穿過死去毛蟲的頭部,生成細細的菌座。這些火柴棒一般細的草菌在春天生長的灌草和雜草中很難被看到,所以往往需要靠小孩子敏銳的目光來發現。而這個時候,為了照顧那些靠產物收成生存的家庭,學校通常也會停課。

收割冬蟲夏草者。中國青海省西部,貴德縣拉雞山。

香港科技大學教授詹華強說,“冬蟲夏草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最有藥用價值的藥材之一。”他表示這種稀有的真菌據稱能夠增強免疫系統,養葆青春,提高性能力,甚至可以治療某些癌症。它的這些健康效益可以追溯至約一千年前的相關資料,因此,詹華強決定要對幾處西藏牧場耕地的土壤樣本進行研究。

香港的冬蟲夏草市場十分興旺。在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加大公共健康警告、宣布結束2012年8月推出的冬蟲夏草試行項目之時,詹華強在香港政府的資金支持下開始了他的研究。據新華社的報導,這個為期五年的試行項目曾批准了幾間大型製藥公司把冬蟲夏草作為一系列保健產品的原材料。如果這個項目長期進行下去,其所簽訂的收割合約可能會為藏民們帶來更多的收益。而在這些地區,冬蟲夏草早已成為其農業經濟的支柱。

然而,詹華強研究小組的發現引發了更多的問題。雖然來自西藏的三個土壤樣本中的砷含量要比香港周邊土壤中的高,但初步研究結果顯示農作物被土壤污染的可能性不大。

正常的砷含量

自然分佈在地球地殼中的微量元素砷通常在糙米等主食中出現。然而,2011年,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聯合發表的一份工作文件中指出,稻田灌溉的方式是這種現象的罪魁禍首,而不是土壤污染。

文件中講道,“生物圈中自然的新陳代謝過程使得砷元素以有機或無機的化學形式存在於大量食物中”,但“時至今日,還無法精準地分析出食物中總的砷含量”。

文件還提到, “對於人類可能接觸到的無機砷,現有數據表明,人類每週在安全範圍內允許的接觸量正常情況下不會超標,除非攝取的飲用水中有大量的砷”。

詹華強說,由於不同產地的砷元素含量不一樣,需要對其數量進行追踪。而他手上的土壤樣本並不含有無機污染物,更不用說關係到公共健康的土地了。此外,高山草甸的水分補給來源只是雨水和一些冰川融水,並不是人工灌溉。事實上,價值堪比黃金的冬蟲夏草對公眾健康造成的可量化證實的威脅只可能來自於不合理的大劑量攝入。

他表示,沒有人會一次吃100克,更何況若把它作為膳食常規,要付出高額費用。從數量上來看,在一段特定時期內攝入的砷元素都可以說是很少量的。

當地藏民展示冬蟲夏草。中國青海省西部,貴德縣拉雞山。

米歇爾∙斯圖爾特博士是阿姆赫斯特學院的環保主義者,她對西藏的冬蟲夏草生產進行了實地考察。她說,雖然個別冬蟲夏草中可能含有砷,但這些是獨立的個案。

她告訴美國之音:“我不會以此為理由對冬蟲夏草產生過分憂慮。” 她還說,但是一個可持續的,收益可觀的冬蟲夏草市場可能會妨礙中國長遠的區域發展戰略實施。

她認為,中國理想中的西藏發展模式很可能是把遊牧人口安置在城市地區,再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把他們轉變成鄉鎮低級勞動力和個體小商戶。而冬蟲夏草的經濟模式其實可以讓藏民在保留遊牧生活方式的情況下賺錢。

對於中國西藏政策的強硬派批評者來說,突然取消此試行項目,有點像動用經濟霸權。

居於印度達蘭薩拉的 拉嘎∙加姆主張西藏獨立。他最近參加競選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領導人職務。他說,中國人是西藏的殖民者。

他指控中國密謀削弱壯大中的西藏中產階級。他表示,殖民者不希望被殖民者在政治,經濟和文化方面的發展和他們並駕齊驅。當中國政府看到西藏人民在經濟上取得成就,就會從根本上感到威脅,他們不會真心希望西藏有好的經濟發展。

格桑∙ 堅贊∙巴帕分析中國政治,是流亡藏人議會成員之一。他也談到了在一些藏族社區中生活穩定和政治激進之間的聯繫。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已經成功地利用了經濟發展來換取藏民服從。對那些包括公務員和退休人員在內的領中國政府工資的西藏人, 他稱為“政治殘疾”。

當地藏民尋找冬蟲夏草。中國青海省西部,貴德縣拉雞山。

他還說,那些財務上不依靠中國政府的西藏人會更願意獨立思考,因此會支持西藏自治。

在三個月內,至少出現了四宗郵件和電話,請求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回應針對其發布的公共健康警告的批評,但是都沒有得到答覆。

管控下的發展

自從中國前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提出了“西部大開發”政策,中國政府採用了一系列補助和免息貸款條件來加大吸引西藏的農民和牧民接受新的房產開發政策。為了實現在2020年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中國政府大力發展高鐵和基礎設施建設,但是這些宏偉的經濟戰略在提高藏民家庭平均收入方面都比不上這小小寄生蟲的能量。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冬蟲夏草經銷商表示,在收成期的兩個月內,收成豐盛的家庭可以賺到100萬人民幣(約15萬美元)。這是一個經濟得到切實發展的顯著標誌。2014年,新華社報導說,西藏自治區預計有32萬5千輛私家車,相當於該地區每十人有一輛車。這些擁有車的藏民大多集中在生產冬蟲夏草的熱點地區。

一位當地買家在稱量一把冬蟲夏草。中國青海省西部,貴德縣拉雞山。

據chinadialogue.com網站消息,西藏每年的冬蟲夏草收成可以為當地採割者帶來十億美元的年收入。但這份出自雙語出版物的報導也表示,實際收入可能會比上報給官方的數據還要多。來自西雅圖的生態學家丹尼爾∙溫克勒對冬蟲夏草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他說每年冬蟲夏草的全球產量有100到200噸。而這其中96.4%的全球供應量來自西藏,因此其年收入很可能超過20億美元。

與反腐同步進行

任何一種稀有商品的高額銷量背後都不可避免地遭到貪婪和腐敗的覬覦。隨著習近平主席反腐運動的推進,冬蟲夏草很容易成為打擊目標。它常常被用於拉近“關係”。在這種人際關係網裡,交換昂貴和獨特的禮品是在政商界獲取影響力的主要方式。

二月,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發布了冬蟲夏草危害公共健康的聲明,這正好是習主席反腐運動在全中國發展勢頭強勁之時。

隨著“走關係”這個被一些人稱為賄賂的現象受到整頓,在過去的一年裡,冬蟲夏草的價值稍微有所下降。

對於中國政府聲稱的有關冬蟲夏草造成的公共健康隱患,目前還未看出其背後是否有任何政治動機。但是詹華強教授仍在繼續檢測土壤樣本。他說,任何針對冬蟲夏草的監管舉措都會不可避免地影響到藏民的生活。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聲明還未影響到冬蟲夏草在香港的價格。他提到,一個eBay賣家最近銷售的冬蟲夏草標價每磅7萬8千美元。

詹華強指出, 在西藏,當地人民每天的收入都來自冬蟲夏草的採集。所以他認為在試行項目中止之前要把一切事情弄清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