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中國海仲裁案的可能發展:“諸島”成“孤礁”

  • 斯洋

菲律賓軍機照片: 中國在南中國海美濟礁造島

菲律賓軍機照片: 中國在南中國海美濟礁造島

仲裁庭10月29日裁決,可以受理菲律賓15項仲裁申請中的7項,特別是有關斯卡伯勒淺灘(中國稱黃岩島)和漲潮時沒入水下的島礁和沙洲,包括美濟礁等,是否可以像北京宣稱的一樣被視為島嶼。此外法庭也將決定,中國是否干預菲律賓在斯卡伯勒島礁的捕魚活動。對其它7項訴訟,包括“九段線”是否合法等,仲裁庭將在未來的聽證會中再決定菲律賓是否有提出仲裁的道理。

菲律賓的15項訴訟涉及4類訴求:(1)中國的“九段線”與國際海洋法公約不相符;(2)中國所佔領的是島礁或是低潮高地,不是島嶼,因而不擁有專屬經濟區;(3)美濟礁上的人造建築物不改變島嶼自然狀態下的屬性;(4)中國在南中國海對菲律賓船隻的騷擾是非法的。

值得指出的是,菲律賓的訴求繞過了島嶼歸屬和海洋劃界問題,而把焦點轉移到島嶼所屬的海洋權益問題上,因此都在仲裁法庭的管轄範圍之內。中國一直聲稱,菲律賓的訴求與主權有關,因此國際仲裁庭沒有管轄權。

“南中國海諸島有可能成為孤礁”

法律人士指出,即便是接下來仲裁庭的審理不涉及主權和海洋劃界,只是裁決南中國海地形地貌的屬性以及它們可以享有的權益,也會對中國造成相當的影響。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國際法教授詹姆斯.克拉斯卡(James Kraska)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在後面的實體程序階段,仲裁庭很可能會認定,那些低潮高地不擁有專屬經濟區,或是最多只有12海里的領海權。

他說:“如果你遵循案例法的話,你就會發現,這些小的地貌只能產生很小一部分領海,甚至沒有領海。如果不能產生領海的話,那麼它們只是隸屬附近國家的大陸架上。如果他們能產生領海權的話,他們也是孤立的, 被其他國家的專屬經濟區所包圍,這裡主要是菲律賓,也可能是馬來西亞或是其他國家的專屬經濟區。”

他說,這樣一來,這些島礁也就失去了預想的價值。

“在我看來,中國在這個問題上所支付的成本與預測的可能獲益非常不成比例。你不禁會想到,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中國,或是共產黨這樣來推進南中國海的主權,是民族主義?是軍事戰略?在我看來,這是不合法的, 也是不划算。”

仲裁庭需要裁決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所稱的南沙群島)的10個地貌,包括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美濟礁(Mischief Reef)、仁愛礁(Second Thomas Shoal )、渚碧礁( Subi Reef) 、南薰礁( Gaven Reef)、西門礁(McKennan Reef)、東門礁( Hughes Reef)、赤瓜礁(Johnson Reef) 華陽礁(Cuarterton Reef)和永暑礁(Fiery Cross Reef )是否可以產生領海還是專屬經濟區。

克拉斯卡在給日本《外交官》雜誌撰寫的有關南中國海訴訟一案的法律分析文章中說,根據國際海洋法公約,甚至國際法庭和國際海洋法法庭的先例,這些礁石最大可能享有12海裡的領海權。他說,其中赤瓜礁、華陽礁、永暑礁、和黃岩島的可能屬於岩礁,只能產生12海裡的領海權,而美濟礁、仁愛礁、渚碧礁、南薰礁、東門礁和西門礁只能是低潮高地,不能享有12海裡的領海權。

這樣的一個可能結果,就連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也意識到了。 《環球時報》在最近的一個社評“勸闖12海里美軍艦做做樣子滾蛋”一文中說,“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將海上的島礁分為三類,一是島,適合人類居住,有12海里領海和200海里專屬經濟區。二是礁,露出水面一點,有12海里領海,沒有專屬經濟區。第三類叫低潮高地,潮落才露出水面,潮漲則看不見,沒有12海里領海。中國大陸在南沙目前控制的島礁都屬於二三類。”

國際先例岩礁在國際劃界中忽略不計

克拉斯卡在文章中舉出了幾個國際先例說明,國際仲裁和國際法庭對海上地貌的裁決結果非常重要。他以2009年,黑海海洋劃界(羅馬尼亞訴烏克蘭)為例,只有12海裡領海的蛇島對兩國的劃界毫無影響。

“太平島(Itu Aba Island)可以擁有專屬經濟區”

美國國際貿易和政治風險評估公司薩繆爾斯國際合夥人機構高級研究助理索拉布·古普塔(Sourabh Gupta)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認為,仲裁庭走不到這一步。

他說:“仲裁庭是走不了那麼遠,做出這樣的裁決,因為這些島嶼屬於中國所宣稱擁有主權的一個大島的專屬經濟區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完整的島嶼,那是太平島。 ”

太平島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為中國民國政府(台灣)控制,台灣對太平島進行實質管理將近60年。由於菲律賓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根據聯合國的認定,太平島屬於中國的領土。

古普塔解釋說,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標準,太平島是百分之百的島嶼,因此可以劃定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這樣一來,就與菲律賓巴拉望島的專屬經濟區將重疊,因而產生劃界問題。 2006年,中國將海洋劃界排除出使用仲裁範圍,因此將造成仲裁法院對此案無管轄權。

針對10月29日仲裁法庭的裁決書,台灣再次重申對南中國海議題的立場。特別強調, 太平島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關於島嶼之要件, 並能維持人類居住及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絕非岩礁。

不過,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國際法教授克拉斯卡說,太平島可能是中國所佔島礁中唯一可以產生專屬經濟區的島嶼,但是太平島享有的專屬經濟區與菲律賓島嶼享有的專屬經濟區的面積是無法相比的。

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領海劃定的原則包括人口比例原則和海岸線長度比例等原則,太平島的人口與菲律賓居住著數百萬人口的巴拉望島(Palawan)或是呂宋島( Luzon)根本無法相比,而且,太平島的海岸線與菲律賓島嶼的海岸線長度也無法相比。

“黃岩島”岌岌可危

美國薩繆爾斯國際合夥人機構的古普塔指出,裁決對中國最大的影響是斯卡伯勒淺灘(黃岩島)。 “斯卡伯勒淺灘的問題在於它不屬於中國在南中國海所宣稱的任何島嶼的專屬經濟區範圍內。從技術層面來說,中國宣稱的其他島嶼所隸屬的專屬經濟區與其他國家的專屬經濟區重疊,仲裁庭無法做出裁決。但是,斯卡伯勒淺灘沒有這個問題, 因此仲裁庭可能會做出對菲律賓有利的判決。”

菲律賓的直接訴求還針對黃岩島附近的活動。另有分析認為, 即便中國擁有黃岩島主權,黃岩島不可能擁有專屬經濟區,中國最多只能阻止菲律賓人進入12海裡的範圍內捕魚,但是,不能阻止他們在12海里以外的地方活動。鑑於菲律賓在這裡有傳統捕魚權,甚至進入到12海里內也是有可能的。

中國可能會被迫澄清“九段線”屬性

美國薩繆爾斯國際合夥人機構的古普塔說,仲裁庭的裁決可能會迫使中國對“九段線”的屬性做出說明,強調對“九段線”內的海域擁有歷史性權益。

“九段線”指的是中國在南中國海上版圖上的九條斷續線。這條斷續線將南中國海90%的海域圈在了裡面。但是,中國政府卻一直沒有就“九段線”的屬性,(是歷史性水域、國界線還是島嶼歸屬線?)作出過正式的表態和說明。

外界指責中國刻意模糊這條線的屬性,以獲得最大的利益。因為如果中國承認“九段線”是歷史性水域或是國界線,可能是不符合國際法,但是若澄清這是島嶼歸屬線,中國就只能擁有依照國際法規定的水域。

古普塔認為,中國可以通過發表庭外“立場文件”等方法,主張對“九段線”內海域擁有歷史性權利,比如捕魚權,這是符合國際法的。

“只要中國能證明,中國一直在某具體海域行使過傳統的歷史性權利,而且現在還在繼續。那麼,中國就應該被獲准繼續從這項歷史權利中獲益,因為國際海洋法公約並沒有否認這個事實的存在。”

但是他還說,現代社會的一些活動,包括石油鑽探或是海底科學研究是不能進行的。他也強調,中國是不能對“九段線”內的整個水域聲索“歷史性海域”或是“歷史性海灣”,因為這兩項是排他性的。

古普塔說,十月份,他到中國參加了幾個有關南中國海的研討會,已經有中方人員對中國在南中國海主張歷史性權益感興趣。

中國的國際形象和臉面會受影響

在國際仲裁庭做出裁決後, 中國方面表示,中國政府表示不會承認或是接受仲裁的結果,但是,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國際法教授克拉斯卡認為,這麼做,中國會受到聲譽和政治上的損失。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國際法教授克拉斯卡(James Kraska)說: 中國可以這麼說,但是中國一直希望被當成一個崛起的大國,融入國際秩序。如果中國不接受仲裁,中國會損失聲譽,因為世界上95%的國家是接受國際仲裁的。 ”

他說,事實顯示,隨著時間的推移,國際仲裁的威嚴是得到尊重的,包括尼加拉瓜訴美國案。美國表示不接受國家仲裁的結果,但是尼加拉瓜案後來成為國際社會使用武力的標準。 1986年,尼加拉瓜控告美國支持游擊隊顛覆左翼政府,美國在海牙仲裁庭判定有管轄權後退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