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官媒指責北京守望教會“非法”

  • 蕭雨

中國官方媒體近日首次對北京守望教會舉行戶外聚會一事發表社評文章﹐明確指出教會搞的是“非法”活動。 守望教會和海外基督教組織也在第一時間對社評文章做出了回應。

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主辦的《環球時報 》4月26日分別在中英文版上發表題為《個別教會要避免讓自己政治化》和《家庭教會應遵守法律》的社評文章。署名“環球時報 ”的評論文章說﹐北京守望教會4月24日西方復活節當日“不顧當局勸阻﹑試圖強行上街搞宗教活動﹐後被制止。”文章說﹐這是守望教會“近來第三次強行在戶外公共場所非法舉行活動。”守望教會是北京﹐乃至全國規模最大的非官方教會之一﹐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地下教會﹑家庭教會。近來﹐教會由於在租賃和購買敬拜場所方面屢次受阻﹐被迫決定從4月10日開始在北京海淀區中關村一帶舉行戶外敬拜﹐但接連三周的戶外聚會都受到警方干涉。

守望教會負責人金天明牧師說﹐自4月9日以來﹐先後有學生﹑律師﹑藝術家等200多名教會成員被警方拘押﹐還有包括他本人在內的幾百人被軟禁。守望教會的境遇受到了西方很多主流媒體和海外華文媒體的關注﹐而中國大陸媒體在集體禁聲兩個多星期後﹐“中央喉舌”首次帶頭發聲。《環球時報》的社評文章說﹐“家庭教會”應注重自己的行為方式﹐專注于宗教信仰,不与社會發生沖突,低調行事。

文章還指出﹐中國在成立大型組織方面的相關管理一直審慎嚴格﹐“教會不應當在這個敏感問題上,充當推動變化的激進力量。否則教會就不是在搞宗教,而成為搞政治,這是教會的大忌。”

美國之音記者就《環球時報》的社評文章致電自4月9日以來一直被當局軟禁在家守望教會牧師金天明。他說﹐有關教會是不是在“搞政治”的問題﹐他們已經在網上多次公開闡述立場﹐他已經不想再對這個問題做出回應。守望教會發表在官方網站的文章說﹐“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家庭教會都一直持守政教分离原則,堅決反對把教會政治化。”守望教會說﹐他們已屢次表明“戶外敬拜是在不得已情況下的單純的信仰行為,而不是假借宗教名義的政治化行動。”身處河南省南陽市的中國家庭教會聯合會會長張明選對美國之音說﹐針對守望教會採取的行動﹐對他們沒有甚麼影響。

張明選說﹐守望教會是城市教會﹐成員多是知識分子﹐和他所熟悉的農村教會沒有什麼來往。浙江獨立作家﹑基督教徒昝愛宗說﹐據他了解﹐浙江一帶的農村和城市家庭教會也並沒有受到守望教會事件的影響。

昝愛宗說﹐2006年杭州蕭山區政府強拆了當地家庭教會興建的一間教堂﹐毆打並逮捕了一些基督徒。他本人也因為在網上發表評論文章被拘留了7天。他說﹐自那以後﹐有關方面可能意識到做得有些過頭﹐所以最近幾年﹐對家庭教會的限制有些放寬。

昝愛宗說。他不太了解守望教會受到打壓的原因﹐他猜測政府的打壓可能是因為守望教會有海外背景。 他說﹕“中國政府對外國傳教士到中國來﹐或者中國教會與外國教會的聯繫都是嚴格限制的。如果你跟境外的教會﹐其實天下的基督教都是一家的﹐不分境內境外﹐但在共產黨眼裡﹐如果你跟境外聯繫﹐他們就認為是一種滲透啊﹐和平演變之類的。”

針對《環球時報》的文章﹐總部設在美國的基督教組織對華援助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對華援助協會負責人傅希秋對美國之音說﹐其實這是“本末倒置”的說法。

他說﹕“是政府那邊先是迫使守望沒有地方聚會在先﹐然後才有這樣的反應。如果因為教會弟兄姊妹在外面替‘守望’講話﹐就是什麼‘西方壓力’﹐那麼這種壓力也是應當的﹐因為是中國政府違法在先。”

傅希秋認為﹐其實所謂海外聯繫也好﹐贏得西方輿論也好﹐都不是政府打壓的根本原因。

他說﹕“我想最重要的還是守望拒絕假如官方所控制的三自愛國會﹐並且他們主動尋求公開化和合法化。當局既不能給它公開化﹑合法化的機會﹐又不能迫使它假如三自愛國會﹐在當局眼裡﹐目前剩下的只是打壓了。”

傅希秋說﹐內蒙古一家規模很大的家庭教會以及廣州的至少兩間家庭教會也分別受到當局不同程度的打壓。2004年11月﹐中國國務院頒布了《宗教事務條例》,取代了原先的《宗教活動場所管理條例》。中國政府支持的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劉柏年說﹐這項法規並沒有規定教徒必須加入國家開辦的教堂。

劉柏年說﹕“《宗教事務條例》沒有規定說﹐必須參加愛國會或三自愛國委員會。按照國家法律進行登記就可以了﹐符合那幾個條件就可以。”

北京守望教會說﹐2005年到2007年期間他們曾向政府部門提出登記申請﹐但相關部門秉持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宗教政策﹐即不參加“三自”救不可能有合法的敬拜聚會﹐明確拒絕了他們的要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