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奧巴馬非洲之行 論中國為美國打開非洲視野

  • 斯洋

奧巴馬總統抵達非洲塞內加爾訪問受到歡迎。

奧巴馬總統抵達非洲塞內加爾訪問受到歡迎。


美國總統奧巴馬6月26日啟程前往非洲訪問,重建與非洲的緊密聯繫,特別是提升與非洲的經濟聯繫,將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此前,白宮官員稱,考慮到中國和巴西在非洲的擴張,如果美國在非洲不能領先,則等於是在這個地區落後。中國近年來在非洲貿易和投資方面的迅猛發展為美國打開了一扇新的視窗,對於美國,非洲不再是蠻荒之地、不再是愛滋病和貧困的滋生地,而是充滿機遇和希望的地方。

奧巴馬總統啟程前往非洲,對塞內加爾、南非和坦桑尼亞進行訪問。這是他任期內第二次訪問非洲。奧巴馬2009年曾訪問西非的加納,當時,他談到了民主的重要性。

不過,這次有所不同,預計,經濟增長將是他與非洲官員會談時的重點話題之一。對南非這個非洲經濟增長的中心的訪問就是一個體現。在南非,已經有600家美國公司在投資。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Jennifer Cooke)在奧巴馬非洲行展望會上說:“他這次訪問首先的一個主題就是提升與非洲的經濟聯繫,讓更多的美國私營企業了解並對非洲大陸的機會產生興趣。”

奧巴馬3月底在白宮會晤塞內加爾等國領導人時闡述了美國對非洲交往的新模式。

他說: “我主要想對每一位領導人說的是,美國將是強有力的伙伴,不是基於我們是援助國,而他們是簡單受惠國的舊模式,而是一種基於伙伴關係的新模式。如果非洲各國都能擁有在座四位所代表的強有力的領導的話,沒有哪個大陸將比非洲大陸更具潛力、更具發展前途。”

奧巴馬說這番話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在南非訪問。而且,在2009年,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伙伴。

有關美國對非洲的重新認識,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 (John Kerry)的說法更為直接。他二月份在華盛頓附近的維吉尼亞大學首次發表外交政策講話時直指非洲蘊含巨大商機,美國應該趕超中國,加大對非洲的投資。

他說:“全球增長最快的十個經濟體當中,非洲佔了七個。 中國明白這個道理,他們在那裡的投資已經超過了我們。去年全球發現的五大氣田中有四個位於莫桑比克海岸。發展中國家是全球經濟增長的核心,他們對商業敞開了大門,美國必須去那里。”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非洲項目主任珍妮佛庫克說:“他們(中國人)確實在某種程度上喚醒了美國,讓美國人注意到非洲的機會,特別是經濟和商業方面的。美國的私營企業好像是被這一切喚醒了, ‘嗨,等一下, 那裡有機會,我們錯過了。中國人在那裡做的不錯,很成功。’”

今年年初,華盛頓舉行了幾場有關去非洲投資的研討會。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的這本宣傳冊告訴大家,“現在是時候去非洲投資了”。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總裁史蒂芬.海耶斯(Stephen Hayes)說,美國並不是突然對非洲有興趣的。美國的石油公司和礦業公司在非洲已經有相當長的歷史,甚至早於中國的同類公司。美國20到25%的石油供應是來自非洲。

他說:“現在的情況是,愈來愈多其他行業的公司也對非洲產生了興趣。 我們非洲理事會的消費品集團,保潔公司,信息產業公司,微軟、 IBM、甲骨文等對非洲都有很強的興趣,他們都是非洲理事會的成員。 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更多行業的公司去了那裡,當然,這還需要進一步加強。”

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有180多個成員, 除了海耶斯提到的幾個企業外,還包括著名的沃爾瑪公司、輝瑞制藥、重型機械制造公司卡特皮勒等美國的知名企業。美國非洲企業理事會公司對非投資額佔全美私人對非投資的85%。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問題研究院國際發展項目主任黛博拉‥布羅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說:“美國對非洲的興趣確實在增加,我很高興看到這一點。 我們一直對非洲有興趣,但是過去幾十年,我們看非洲是透過一個特別的角度去看的。安全危機、到處都是問題,非洲是恐怖主義的滋生地,是兒童被餓死的地方,是產生兒童兵的地方。是我們令我們擔心,令我們同情的地方,我們總是想拯救非洲。”

不過,作為美國第一位非洲裔總統的奧巴馬,在第一任期內並沒有像他的前任小布殊總統那樣給予非洲大陸足夠的熱情。

美國前駐埃塞俄比亞和布基納法索的大使的大衛.希恩 (David Shinn)說:“奧巴馬政府的第一任期內,基本上沒有甚麼高層人物到非洲訪問。這背後可能有很好的理由:全球金融危機對美國的影響,其他很多令人頭疼的地方,非洲被放到了後面。其他的國際問題和國內問題更為緊迫,奧巴馬總統很難將重點放在非洲, 但是,接下來四年,我估計你可能會看到某些變化。”

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副助理 本羅茲( Ben Rhodes)在奧巴馬非洲行的一個說明會上說,奧馬了解只訪問過一次非洲的事實令人失望,他決心改變這個局面。

他說:“如果美國不與非洲建立緊密聯繫,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將會受到動搖。這是奧巴馬將要做的改變。”

美國對外關係委員會成員,曾經在前總統布殊任期內負責非洲事務最高官員弗雷澤說,非洲 民眾以及許多領導人都對此表示失望。

她說:“非洲國家領導人對於奧巴馬未能建立更緊密的美非關係,更頻繁的對話,以及奧巴馬政府未能對非洲有更深遠的影響表示失望。與密切的中非關係相比,美非關係令他們感到失望”。

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的庫克說,奧巴馬政府在非洲問題上並非沒有作為,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內在非洲的食品保障問題上做了許多努力。

2012年6月,奧巴馬政府第一任期快結束的時候,美國公佈了《美國對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的戰略》。這份戰略第一次把非洲定義為“充滿機遇和活力的地區”,甚至將成為“下一個亞洲”。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