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中俄在中亞(1): 中國戰略重心轉歐亞 美國如何應對


2013年9月9日習近平訪問烏茲別克斯坦的資料照片。

2013年9月9日習近平訪問烏茲別克斯坦的資料照片。


在美國將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的同時,中國的戰略重心有向歐亞轉移的趨勢。 有觀察人士說,中國實際上已經取代美國和俄羅斯成為中亞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國家,這種情況可能使中亞成為美、中、俄的“大國博弈”之地。請聽美國之音的系列報導 《美、中、俄在中亞》的第一部分:中國戰略重心轉歐亞,美國如何應對?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份對中亞四國訪問,讓全世界注意到了一個事實-中國已經取代美國和俄羅斯,成為中亞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國家。

2012年,中國與中亞五國的貿易總額達到459.4億美元,是中國與中亞國家建交第一年,即1992年,貿易總額的將近100倍。目前,中國已經成為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的第一大投資來源國,吉爾吉斯斯坦的第二大投資來源國。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的第一大貿易伙伴,烏茲別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第二大貿易伙伴。

亞歷山德羅皮德森是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地緣政治的學者。他在美國智庫詹姆斯頓基金會組織的題為“2014年之後美國與中亞關係及新絲綢之路”的研討會。

他說:“誰是目前中亞地區最有影響力的區域外力量?是中國, 是現在、目前最重要的力量。誰將是中亞未來最強大的區域外力量? 是中國。”

他說,從投資和影響力來說,中亞已經是中國的勢力範圍,中國在中亞可以被稱為一個“漫不經心的帝國”(“Inadvertent Empire”)。 他解釋說, 之所以稱中國是“漫不經心的帝國”,是因為中國在中亞並沒有真正的戰略。中國在中亞所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是中國10多年前開始的, 以穩定新疆為重點的‘西部大開發’戰略的發展結果。新疆的烏魯木齊已經成為中亞地區最大的貿易集散中心。

中國擔心新疆的維吾爾族分離主義分子, 希望通過發展經濟來達到維持新疆穩定的目的。但是,2009年以來,隨著新疆地區的騷亂增多,看來,這個戰略在很長時間內都不會改變。

談到中國在中亞的政策,上海合作組織不可不談。中國領導的上海合作組織已經成為中亞地區目前最活躍的區域性國際組織。新疆的安全是中國與中亞保持接觸的最主要目的。上海合作組織大部分的活動是圍繞打擊恐怖主義、分離主義和極端主義進行的。不過,有跡象顯示,目前上合組織的軍事合作有減弱的趨勢,同時經濟領域的合作則在加強。九月,習近平在吉爾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凱克舉行上合組織會議上也強調要發展經濟和金融領域的合作。

老布殊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布倫特斯考克羅夫說,中國在中亞地區的最大動機是能源和原材料。

他說﹕“對中國人來說,主要是原材料。 中國人對能源自足、原材料自足等幾乎所有事情的自足達到了偏執的程度。 如果成為一個進口國,這讓他們恐懼。‘自足’幾乎成了他們本能的需求。中亞並不是他們的第一目標,看看非洲, 看看中國在非洲的一切,修建鐵路,修建基礎設施,為甚麼呢,要佔領嗎?不是。原材料。”

中亞地區擁有豐富的資源,包括能源、礦產和原材料。中國在中亞被討論最多的投資的是石油和天然氣管道的建設。中國和哈薩克斯坦共同建設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條陸路原油進口管道。起點位於土庫曼斯坦,經由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的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更是成為全球目前最長的天然氣管道。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研究地緣政治的學者亞歷山德羅皮德森說,在美國戰略重心向亞太轉移之際,中國已經向歐亞轉移。他提醒美國的決策者,忽視中國的動作將會給美國帶來風險。

他說﹕“即便美國現在對這個(中亞)地區還沒有一個戰略,但我們應該首先了解這個地區正在發生的一切。在我們向亞太地區轉移的同時,中國向歐亞地區轉移。 我們必須要了解當地發生的細微問題,細節問題。在我們討論戰略之前,我們要了解情況。 我們在轉移中心的時候,他們卻向相反的方向轉移。”

他說,中國正在使用中共第一任領導人毛澤東的游擊戰術:“敵進我退、敵退我追”。

美國外交政策理事會的高級研究員史蒂芬布蘭克 說,美國只有阿富汗戰略,對中亞非但沒有任何政策、戰略,也沒有提供任何資源,甚至連展望和想法也沒有。

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2011年提出的“新絲綢之路”計劃,但是,布蘭克說,美國並沒有出台相關的政策,也沒有提供資金,而且美國沒有任何一個高級官員涉足中亞,甚至發表有關中亞地區的講話。他說,如果中亞建成一條“新絲綢之路”,很可能是中國的絲綢之路。

她說:“中國正在修建絲綢之路, 中國幾年前就已經開始修建了。 習近平的訪問進一步強化和擴大了中國已經在採取的措施。公平地說,中國是因為有關新疆地區的國內安全問題才這麼做的, 但是,中國正抓住機遇,在中亞修建 鐵路、公路、能源、通訊、基礎設施, 交通、幾乎無所不包,從高加索到歐洲。俄羅斯也希望這麼做,但是沒有能力。那裡將會有絲綢之路,很可能是中國的絲綢之路。”

他擔心隨著美國2014年從阿富汗撤離後, 美國在中亞的影響力會進一步減弱。

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皮德森認為,中亞對美國有著至關重要的戰略利益。從地緣政治來說,中亞非但不是邊緣地區,而是美國的利益中心所在。

他說:﹕“如果大家看看中亞毗鄰的每個地區,從利益角度來說,包括了讓美國非常關切的很多問題。我們對中國擔心,俄羅斯也讓我們愈來愈擔憂,我們當然非常擔心伊朗。 我們在南亞的利益遠遠超越阿富汗,這是關於穩定和機遇的。我們關心歐洲的北約盟友,我們非常關心國際能源問題。我們對土耳其的地緣戰略走向也很擔憂,我們擔憂更大範圍的中東地區。 上述任何一個區域, 如果不是美國未來幾十年最關切的問題,也是美國最關切的問題之一。”

不過,美國官員表示,美國歡迎中國在中亞的政策。

美國國務院負責南亞和中亞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林恩特蕾西說:“美國也歡迎中國在中亞地區發展能源、交通和基礎設施建設的努力, 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在訪問中亞宣佈的項目。 我們認為這些都是加強互惠的努力,有益於中亞地區和阿富汗。”

她說,美國在中亞的態度是現實的,中國毗鄰中亞國家,伴隨著中國巨大的經濟增長,自然應該成為投資方面的領導力量。她說,美國願意與中國、俄羅斯以及任何與中亞有經濟聯繫的國家合作,共同促進中亞和阿富汗的穩定與和平發展。

美國外交政策理事會的高級研究員史蒂芬布蘭克 指出,隨著中國軍力的增長,隨著美國從阿富汗的撤離,中國可能成為唯一一個能夠干預並維護中亞地區穩定的力量。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