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流亡藏人歡迎國際社會 關注西藏問題

  • 許波

西藏議會議員格桑堅贊(資料照片-美國之音張永泰拍攝)

西藏議會議員格桑堅贊(資料照片-美國之音張永泰拍攝)


北京抨擊美國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表示這是干涉中國內政,中國絕對不予承認。連日來,中國官方媒體不斷發文指責奧巴馬總統再次會晤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流亡藏人則表示,歡迎國際社會關注西藏問題,北京對達賴喇嘛有關藏區自治的污蔑和篡改不會得逞。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星期一在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北京堅決反對任何國家利用西藏問題干預中國內政。她說:“中國從來沒有、今後也不會承認”美國任命的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目前西藏問題再次浮出水面,成為北京和華盛頓之間的一個敏感話題。奧巴馬總統上星期五不顧中國方面的反對與警告,低調會晤了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敦促北京在不預設前提的條件下,與達賴喇嘛或他的代表恢復對話,以降低雙方之間的緊張關係。

同時,美國國務卿克里發表聲明,任命負責公民安全、民主和人權事務的副國務卿休厄爾(Sarah Sewall)為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聲明說,特別協調員將致力於促進中國政府與達賴或其代表進行實質性對話,將與美國國會以及對維護西藏獨特文化、宗教和語言遺產、保護西藏脆弱環境有興趣的民間社會團體保持密切聯繫。

“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一職由美國國務院於1997年設立,北京對此一直不予承認。官方的中國新聞網日前發表社評稱,從國際公認的常識而言,所謂協調員必須被爭執雙方所認可,但是歷任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都是美國政府一廂情願、從外部強加的產物,名義上為西藏人權,實質上是為了干涉中國內政。

流亡藏人不認同中國政府的說法。設在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流亡政府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贊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中國政府應當換一個角度思考這個問題,那就是為甚麼在國際上會出現一個“西藏問題”。

格桑堅贊說:“西藏問題能夠得到世界上這麼大的關注,就是因為中國在西藏實行的錯誤政策,導致了整個西藏問題的國際化,這是第一。第二,你不能說侵犯一個民族的人權,特別是破壞一個優秀的宗教文化的做法僅僅是一個國家的內政。”

西藏流亡政府和國際人權組織指責北京在西藏實行民族高壓政策,破壞藏人的文化習俗和宗教傳統。自2009年以來,中國境內和境外共有120多名藏人自焚,抗議北京在西藏的統治,其中絕大多數不治身亡。

格桑堅贊說,美國政府就是基於西藏日益惡化的局勢,才多次會晤達賴喇嘛,並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希望能夠影響北京的西藏政策,促成北京恢復與達賴喇嘛之間的對話。

格桑堅贊說﹕“如果新的中國領導人能夠正視西藏問題的存在,重視解決西藏問題的過程,我認為他們就不會把這些友好的建議當成是對中國內政的干涉,而是比較寬容大度地思考問題。如果中國政府能夠採納達賴喇嘛提出的、並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支持的建議,那才是中國政府解決民族問題的最好的樣板。”

中國政府最近加緊抨擊達賴喇嘛。新華社日前發表署名文章,抨擊達賴喇嘛主張實行“大藏區”自治的“中間道路”。文章說,所謂“中間道路”就是要在全國四分之一的土地上建立一個不接受共產黨領導、不實行社會主義道路、不執行全國統一的法令和政令、不允許有國家駐軍、限制其他民族進入的“國中之國”。

西藏流亡政府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贊說,中國的說法是對“中間道路”的污蔑和篡改。

格桑堅贊說:“藏人行政中央實際的中間道路的政策,也就是我們在2010年用正式文件提交給中共中央統戰部的關於全體西藏民族實行民族自治的建議。這個建議是中間道路的最正式的版本,用藏文、中文和英文三種文字紀錄。這裡面沒有任何的所謂要把四分之一的土地從中國劃出去。我們是要在中國憲法容許的框架內得到自治,這是中國憲法容許的民族權利。”

格桑堅贊表示,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所要求的是具有同一文化的民族在歷史形成的同一個區域的藏區在中國的範圍內實行自治。所謂“獨立”、“國中之國”以及“限制其他民族進入”的說法完全是北京用來誤導中國人民和世界輿論的不實之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