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教授聲援北大夏業良爭取政治自由

  • 桑特
  • 鍾辰芳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

北京大學經濟學教授夏業良

中國最近幾個月來出現的政治高壓狀況愈演愈烈,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主張憲政民主和言論自由的知識分子,北京大學的夏業良教授就是其中之一。夏教授告訴美國之音,由於他的政治言論和立場,他有可能被北京大學開除。然而他表示,他不會因此而退縮,並準備為中國人的政治自由做出犧牲。

夏業良的獻身精神感動了很多美國同行,尤其是在跟北京大學有合作項目的衛斯理學院。最近,一百多位美國教授聯名寫信,要求如果夏業良被北大開除,衛斯理學院就應該解除跟北大的合作關係。

夏業良是北京大學經濟學資深教授。通過他在課堂上的講授和他在網上的微博,他已成為中國最勇於主張政治改革的活動人士之一。

夏業良教授對美國之音說:“我不能再忍受了。這種倒退已經變得太過無恥。中國應該從根本上改變體制來建立民主憲政和法治體制。我認為未來所有的公民都應該擁有獨立的權利和個人自由。”

他的看法可能導致他丟掉工作。未來幾個星期,北大這個中國最崇高的高等教育機構,將針對是否將他開除進行投票。

北京大學對美國之音有關於夏業良教授是否工作不保的詢問不做回應。不過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最近在一篇評論中質疑夏業良的工作表現,並將他貼上“極端自由派”的標籤。

夏業良說,他遭遇的麻煩是習近平上台後,開始對言論自由進行大規模打壓的一部分。他說:“現在中國當局採取了更多更嚴厲的措施來對付任何敢於仗義直言的知識分子,甚至工商人士。過去幾個月來,他們集中力量展開運動,逮捕了很多人。”

夏業良的教授工作可能不保,引起美國衛斯理學院學術同僚的關注。衛斯理學院幾個月前,在北京的一個會議上和北大簽署了一個學術合作計劃。前美國國務卿奧爾布賴特也在那個會議上發表了演說。

但現在,與北大的合作計劃面臨衛斯理學院教職人員的反彈。 130位教授聯署一封信,敦促該校如果夏業良被開除,衛斯理必須重新考慮與北大的合作關係,

發起聯名信的衛斯理學院政治系教授威廉姆·約瑟夫通過Skype接受美國之音採訪。他說:“如果他因政治觀點被開除或解僱,我們會感到非常困擾,因為那侵犯了他的學術自由。

聯名信說:“如果這種事發生,我們將要求學校行政部門重新考慮與北大的關係。”

至於衛斯理校方對聯名信的反應,約瑟夫說,校長金·波特姆利認為合作對雙方有利,希望合作計劃不要中斷,不過如果大部分教職人員都反對,學校將停止這個合作計劃。

約瑟夫說,他訪問中國、與中國接觸已經超過40年,很清楚也可以忍受中國學術界在現有體制下經常有自我設限的表現,不過他認為夏業良的問題北大已經跨越了一條界線,他有道義責任必須出聲。

他說: “以夏業良教授的情況而言,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從一般性的學術自由問題到對特定個人的迫害和審查,這是一個我認識的人,也是一個有交流計劃的同僚,所以我感到有一條界線被跨越了,我有道義和專業上的責任出來講話。”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當局出台新政策,將對互聯網使用者發表被視為具有“誹謗性“的言論作出處罰。人權觀察報告說,自今年二月以來有55名活動人士被任意關押。約瑟夫認為夏業良的遭遇是這種言論緊縮政策的一部分。

他說:“過去幾個月來,學術界和教授發表政治性言論受到打壓。我認為夏業良博士的情況與中國大學裡這種政治緊縮有關。正如我們所知,過去4、5個月來中國在政治上進行緊縮,這讓許多人感到意外。”

不過,夏業良對於他可能因言獲罪招來牢獄之災,早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準備。

夏業良教授說:“我說,如果沒有人打頭陣,那麼後面也不會有人跟隨。我要站在第一線上打頭陣。應該要有人願意帶頭髮起並號召其他人。當然,每個人都有妻子,有家庭。每一個人都有這些。那麼我們還能有甚麼藉口?如果我們想要改變體制,那就必須有人願意犧牲,為它做出奉獻。”

原先外界預期北大可能在九月投票決定夏業良的命運,不過夏業良說,他還沒有接到關於何時將舉行投票的通知,他估計,或許它被推遲到這個秋季的晚些時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