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京與梵蒂岡即將和解?各方不樂觀


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資料圖片)

梵蒂岡聖伯多祿廣場(資料圖片)

路透社近日報導說,羅馬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決心突破梵蒂岡與中國的關係僵局,並稱雙方有望達成協議。但是對於這個消息,中國媒體反映冷談。一些天主教人士對此也存有憂慮。

路透社的報導根據對香港、意大利和中國大陸多位消息人士的訪問披露說,北京與梵蒂岡有望就除全面外交關係之外的其他一些核心爭議性問題達成協議。報導說,雙方已在過去幾個月進行了多次談判,而且在4月設立了由雙方代表組成的工作組,並於5月舉行了會談。

中梵關係會否有突破?

此舉被認為是中梵關係的重大突破。但是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樞機主教陳日君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對協議的達成持悲觀態度。

他說:“在很多地方都已經讓步了,看起來中方已經沒有理由讓步了,因為他們已經很穩定地控制天主教了,他們為什麼要放棄他們控制的權?……如果談得成,我就擔心了,因為在現在這個情形下,梵蒂岡讓步就得放棄自己的立場才可以,不然中方不會接受什麼。”

他說,現在很多問題涉及的都是雙方原則性的問題,難以有所突破。

梵蒂岡一處入口(資料照)

主教任命

路透社的報導說,工作組在談判的內容包括主教任命在內的雙方長期存有爭議的問題。

中國方面一直要求自行委任教區主教,認為梵蒂岡不應干涉,也就是所謂的“自選自聖”。但是,梵蒂岡要求遵照天主教傳統由教宗任命。這兩種選聖方式的區別是,前者要求效忠共產黨治下的國家,而後者必須是效忠教宗聖座。

在過去,北京與梵蒂岡之間在這個問題上也達成過一定程度的諒解,有多名獲得中梵雙方認可的神職人員獲祝聖為主教,也有許多中國“自選自聖”的主教獲得教宗的認可或寬免。

路透社引述一些消息人士的話說,在選擇主教人選問題上,目前討論中的一個解決方案是,中國提出主教人選,教宗有權否決他認為不合適的主教人選,但是梵蒂岡需要提供相關證據,而此間的一個擔憂是這類證據難以獲得。

路透社的報導還說,北京方面與領導層有聯繫的消息來源說,在未來主教選擇的問題上已達成初步協議。

目前尚不清楚協議的具體內容。但是或許很難有一個讓所有人滿意的方案。

天主教上海教區教友高依納對美國之音表示:“難道說讓聖座在一些他不情願看見的名單裡選擇新主教是符合教會法典的麼?真不 知道這是誰在干涉誰的事務,聖座最大限度的讓步只能是如此了。對於一些實在過分的候選人名單,教廷只能無法任命,若這成為了自選自聖的藉口,那我只能說十 分悲傷。”

在中國自行任命的100多位主教中,仍有八位未獲教宗寬免,因此在梵蒂岡看來,他們仍然是“非法”主教。

路透社援引了解中梵談判內容的消息人士的話說,教宗方濟各準備寬免這八位主教,而時機正逢天主教會在2015年12月8日至2016年11月20日舉行的慈悲禧年,這一禧年的目的是讓天主教徒積極參與修和聖事,並為自己所犯之罪懺悔和尋求寬免。

愛國會和“地下”教會

陳日君樞機說,除了主教任命問題,還有其他的問題還需要解決,比如還有堅持效忠教廷的主教仍被關押和軟禁的問題。如果這些問題沒有解決,許多教友也許是難以接受的。

而這涉及到另一個難以繞開的問題,那就是官方的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和人們所說的“地下教會”的關係。

在中國與羅馬教廷斷交之後的1957年,中國成立天主教愛國會。這個機構是官方性質的宗教管理組織,與1980年成立的中國天主教主教團稱為“一會一團”,奉行中國所謂的“獨立自主自辦教會”的宗教政策。北京要求主教、神父和教友必須服從它們的領導,形成中國政府認可的“官方教會”。但是“一會一團”未獲羅馬教宗承認。

與此同時,還有一些教會拒絕服從中國共產黨和政府對宗教事務的領導,而是只效忠羅馬教廷,通過私下渠道與梵蒂岡保持宗教關係,形成了所謂的“地下教會”,他們自稱為“忠貞教會”。這些“地下教會”的主教由教宗任命,但是中國政府將其視為“非法”。

北京切斷與羅馬教廷關係時,上海神父龔品梅拒絕認同愛國會,為此坐了30年的牢,出獄後旅居美國,在2000年去世。已故教宗約翰·保羅二世於1979年秘密冊封當時仍在獄中的龔品梅為樞機主教。

據報導,過去幾十年來,“地下教會”的一些神職人員遭到政府當局長達多年的拘押,還有幾位主教死於獄中。

也有知情人士說,有一些中國天主教信徒既參加官方愛國會的活動,也參加“地下教會”的活動。也存在原本是地上的信徒變為地下的,本來是地下的後來成為地上的。

路透社的報導說,梵蒂岡希望北京能將寬免八位“自選自聖”主教視為善意,並且希望北京認可30多位“地下教會”的主教。

但是路透社也指出,如果中梵達成協議,那些長期受到打壓和迫害的“地下教會” 成員或許會感到背叛。

陳日君樞機對美國之音表示,愛國會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因為那違背教義,但中國應該也不會同意讓“地下教會”自由實踐宗教。他認為,如果協議達成承認了愛國會,對那些堅持教會原則的教友是不公平的。

他說:“如果中方說,如果有個協議,我們承認的,你們也承認了,就是地上的教會,地下的要取消了,那麼如果這樣的話,我們 覺得這個情形比以前更不好了,對地下的很不公道,他們是照他們的良心,教會的道理,過他們的信仰的生活。如果新的協議把他們這一點自由也沒有了的話,我看 是很可憐。”

上任教宗本篤十六世曾於2007年發表過一封《致中國教會公開信》。他在信中說:“某些由國家建立的、與教會的架構無關的機構,企圖凌駕於主教之上,以領導教會團體的生活,並不符合天主教的教義。”教宗方濟各也表示教宗本篤的這封信仍然有效。

上海教友高依納對美國之音說:“我也十分難理解如何讓一個基督徒為無神論政黨所創立的組織服務。”

中國方面似乎不會在愛國會的問題上讓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在宗教工作會議上表示,宗教工作要“堅持獨立自主自辦原則,以及引導宗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堅決抵禦境外利用宗教進行滲透,防范宗教極端思想侵害”。

路透社的報導也指出中國當局對外國勢力的擔憂。報導援引與高層有聯繫的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國對教廷仍持懷疑。

如何和解?

在陳日君樞機看來,中梵和解,關鍵在於中國政府。

他說:“希望他們明白,現在有很多文明國家,他們都讓我們天主教自由的,他們絕對不覺得我們教會是威脅了他們的政府,他們的國家,所以希望中國政府也明白,可是他們就是不容易明白。”

上海教友高依納對美國之音說,他希望中梵關係能夠改善,但他認為,宗教自由、主教任命、愛國會、台灣問題等這些實質性的問題沒有解決的話,“任何意義上的關係改善都是紙上談兵”。他表示,這些都是“非黑即白的問題”。

如果梵蒂岡與北京建交,勢必拋棄與台灣的外交關係。梵蒂岡目前是台灣在西方唯一的邦交國。

另一方面,也有教友對教宗方濟各試圖改善與北京關係的努力表示高興。天主教通訊社天亞社援引一位教友的話說:“說明教宗的努力沒有白費,也說明在重大問題上雙方都讓了步。讓步不等於失去了原則,旨在尋求雙方都能接受的積極的共識。”

教宗方濟各的努力始於去年。路透社說,去年9月教宗曾希望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席聯合國大會的間隙舉行會談但沒有成功。

今年2月,教宗還向習近平發去中國春節祝福。他在出訪墨西哥回羅馬的飛機上,還向記者表示非常想訪問中國。

中國反應較為冷談

天亞社的報導說,過去中國媒體對於中梵關係改善的消息或多或少都會有所關注,但是此次反應比較冷淡。

官方的公開表態只有外交部在被問及相關問題時的回應。在路透社7月14日發表那篇報導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7月15日表示,中梵雙方目前有暢通和有效的對話接觸渠道,而中國“願意本著有關原則繼續與梵蒂岡方面進行建設性對話”。

他說:“我們也希望梵蒂岡方面能夠同樣採取靈活務實的態度,為雙邊關係改善創造有利條件。”

陳日君樞機說,從中國反應的程度上來看,或許協議不太容易達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