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城市化新政策弊大於利


世界第一高樓, 長沙“天空城市”在長沙郊區破土動工。 (資料照片)

世界第一高樓, 長沙“天空城市”在長沙郊區破土動工。 (資料照片)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三月走馬上任後的第一次新聞發佈會上高調宣布他的旗艦經濟政策:中國農村地區城市化。他要把更多的農​​村人口轉到城市,以此作為他的經濟轉型的核心。雖然這一方針要直到今秋的全國黨代會才會正式推出,但是它已經遭到地方政府官員及經濟學家的非議。

中國總理李克強在三月走馬上任後的第一次新聞發佈會上高調宣布他的旗艦經濟政策:中國農村地區城市化。他要把更多的農村人口轉到城市,以此作為他的經濟轉型的核心。

他說,城市化將大量促進消費。中國官方的看法是,城市居民比農村人的生產力高,收入也高,他們有城市戶口,並享有住房、醫療、失業保險和退休金,而且他們的子女還得到更好的受教育機會。於是他們從自己的收入中留下較小部分以作不時之需,他們的消費量自然就比較大。要是把更多人轉到城市來,給他們城市戶口,這些人就像城市居民一樣既能掙更多錢,這就會為下階段消費推動經濟發展的模式提供動力。

李克強的方針初看似乎合理,因為這幾十年來中國經濟的高速擴展,也伴隨著城市人口的激增。

雖然這一方針要直到今秋的全國黨代會才會正式推出,但是它已經遭到地方政府官員及經濟學家的非議。

首先地方政府官員質問:使幾億農村人口變成城市居民所需的資金來自何方?
南華早報說:如果北京當局要在2030年實現70%的城市化目標,那麼當局必須給予2億3千萬農民城市戶口,還要讓2億6千萬來自農村、但目前在城裡的民工取得城市戶籍資格。每增加一個城市戶口,此人享有的全部福利約合人民幣10萬元,所以,這個方案總共約耗資48萬億人民幣。

匯豐銀行上個月發布的報告估計,地方和中央政府每年給2億6千萬城市民工提供公共住房和子女教育的預算約為6•24萬億元人民幣,相當於中國2012年全國稅收的52 % 。

彭博新聞社的報導說,地方當局是不准直接發放債券或從銀行借貸的,他們也不得有財政赤字。為了籌款,他們會設立了數千種不同的資金周轉方式,惠譽評級公司四月說,這會對國家的財政穩定構成威脅。

不可避免,企業不得不上交更高的社會保險稅金來承擔這筆開支的大部分。根據一項研究估計,這會讓企業的工資開支上升三分之一。難怪地方政府官員和企業家都要質疑李克強城市化政策的可行性。

不少經濟學家也持有同樣立場。分析人士說,並不是迅速城市化推動了中國經濟近年來的發展,而是經濟發展推動了城市化。更具體地說,中國的發展是由工業化驅動的。而城市化只是工業化的副產品,人們遷到工業中心是為了提高自己的生產力,說白了就是為了掙更多錢。強制性地從農村遷到城市的這些人在沒得到更好收入的職業的情況下,絕不會為經濟發展提供動力。

當你從多年種地維生的人那裡剝奪了土地,甚至還會產生反作用。如果農田被徵用,而農民得不到合理補償的話,那麼全國的貧富差異會進一步擴大。

亞洲新聞台說,中國的農田轉讓出售法不公正。中國限制以銷售和過戶方式的農田轉讓。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王小郢說:“多年來,當一個農民被迫動遷,他得到的賠償金額是根據他農田莊稼售價的一部分。這個賠償金額不合理,因為它不隨著土地價格的上升而升高。這就造成了貧富差異進一步擴大。”

王小郢說:“中國政府持有土地徵用權,農民不得直接轉讓土地。土地必須首先由政府取得,再分配作他用。政府利用這一土地持有權得到資金和投資。政府從大片土地轉讓中獲取大筆資金。”這就是所謂的“土地財政”。

在城市有完全不同的房地產轉讓政策,房地產價格是根據市場需求和供應關係而上下浮動的。這推動這些年來中國城市房地產業的興旺發達而這種對農民的不公政策造成了中國社會衝突的增加,中國領導人需要對此多加關注。

分析人士認為,李克強和中國新領導層不如把精力集中於在城市和農村都創造更多就業機會,那將更有利於中國經濟的發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