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維權人士促釋放被拘活動人士

  • 海彥

在中國政協和人大兩會星期一結束後,一些人權組織和維權人士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目前被失蹤和刑拘的眾多人權律師、維權人士和網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跡象顯示當局開始讓這些人重新獲得自由。

*茉莉花集會、兩會期間致百多人遭殃*

由於2月17號匿名網友在網上呼籲每星期天下午兩點在中國一些城市舉行“中國茉莉花革命”集會,再加上中國政協、人大兩會召開的敏感期,中國各地當局近來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維權人士以及網友,或以其它方式限制他們的行動自由。

據維權網統計,北京的滕彪、江天勇、唐吉田、廣州的唐荊陵、劉士輝和上海的李天天等人權律師“被失蹤”。包括冉云飛、陳衛、李海、丁矛等在內的至少20位維權及活動人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被當局刑拘。另外,還有至少150人被軟禁、“被旅游”或“被喝茶”或受到某種形式的警告和行動限制。

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組織人權觀察,近日批評中國當局對維權人士的打壓,達到了空前的程度,狀況令人擔憂。

*立即釋放失去自由的人士*

目前,中國茉莉花革命微笑散步活動已經進行了4輪,除2月20號的第一次集會在北京和上海吸引了數百人外,其他3次都由於各地當局出動空前警力加強戒備和封堵﹐沒有形成大規模集會。另外,中國政協和人大兩會3月14日上午結束,今年的一個重要敏感期過去,因此,一些維權人士星期二呼籲有關當局盡快釋放近期內失去自由的人士。

北京的人權律師李方平對美國之音表示,有關當局應盡快釋放這些人,尤其是多數人“被失蹤”根本沒有任何法律手續。

他說:“總體來講,現在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法律上的手續,控制在哪裡也不清楚,也沒有通知家屬,尤其是他們在里面遭遇了什麼也不清楚。這種狀況還要持續多長時間?給我們的感覺,尤其是作為一個法律人來講,越來越沒有預期。”

北京維權人士、原央視紀錄片導演華澤表示,遭到拘押和被失蹤的許多人都與茉莉花活動沒有任何關系,而且現在兩會結束了,他們也應該回家了。

她說:“如果是因為茉莉花,那他們跟茉莉花沒有任何關係,既不是發起人,也沒有鼓動。如果說抓他們是為了兩會期間所謂的維穩,那現在兩會結束了,他們應該回家了。”

網名屠夫的福建維權人士吳淦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當局如果按照自己制定的法律行事,也應該盡快釋放那些維權人士。

他說:“那些人被失蹤、被關押都是莫須有的,有的手續都沒有,這是很荒謬的,在一個文明國家是不允許這樣的。希望說他們能按照自己的法律,不應該抓他們來恐嚇更多的人,這個做法是不可取的。”

近期一直被軟禁在家的北京維權人士王荔蕻星期二認為,當局的做法有些反應過激,毫無必要。

她說:“不管是兩會也好,什麼花兒也好,沒必要這麼大肆的,我覺得是有點太過分了。包括是有的網民在網上呼籲不要出去觀花呀,像郭衛東,大蝦嗎,也是被抓起來,真是太過分了。即便是發表了什麼言論,完全跟煽動顛覆就掛不上號嘛。”

王荔蕻表示,她問過派出所看管她的人什麼時候撤,他們告訴她還得需要幾天,看國保的指示。她估計,如果再過幾天還不開始放人,那局勢就嚴峻了。

目前,有消息稱,貴州被失蹤的幾十人中只有盧勇祥、全林志、李任科、黃燕明、杜和平、徐國慶等人已回到家中。外界普遍關注的其他人目前還沒有任何消息。另外,在北京很有名氣的網友胡荻近日被警察帶走,下落不明,引起眾多網友關注。

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的執行秘書潘嘉偉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政府沒有抓捕那麼多人的理由和法律依據,他們不僅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這些人,也極為關注他們目前被拘押下的處境。他表示,香港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香港支聯會和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星期三下午將再次前往中聯辦,抗議他們所說的中國政府瘋狂抓捕維權人士的行為。

*政府:不存在你說的情況*

在3月10日舉行的第11屆人大4次會議的一個記者會上,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副主任李飛被外媒記者問到,中國當局對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高智晟、陳光誠及家人、北京律師滕彪、唐吉田和江天勇等被軟禁在家或失蹤的案子沒有作任何法律解釋,李飛回應說,“剛才你提到的若干人,其中有的觸犯了我國的刑法,所以按照我國的刑事法律規定,按照法定的程序追究他的法律責任。人民法院作出這樣的判決有充分的事實依据和法律依据”。李飛又說,對於律師執業有律師法保護,“不存在你剛才說的這種問題”。

在剛剛結束兩會上,中國總理溫家寶和政協主席賈慶林都強調要把社會穩定放在首位,加強維穩工作,並顯示中國強力維穩的決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