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北美華文作家論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

  • 宋德成 紐約

世界華文作家協會名譽副總會長趙淑俠

世界華文作家協會名譽副總會長趙淑俠

中國作家莫言得到了2012年度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傳出之後,中外媒體競相報導,但是絕大多數都是從政治層面來討論此事,北美華文作家協會的兩名主要成員,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莫言於10月11日獲得了本屆諾貝爾文學獎,成為第一名得到這項榮譽的中國籍作家,也是繼擁有法國國籍的高行健之後,第二位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華人。但是由於莫言具有中國作協副主席這個身分, 所以贊同者說是中國文學繁榮進步的體現,反對者則認為莫言站在權力的一邊,諾貝爾獎的評審委員太過幼稚了。

世界華文作家協會名譽副總會長趙淑俠說, 他是在1987年莫言寫出了《紅高粱家族》,隨後又被張藝謀拍成電影,看完電影後才開始注意這個名字, 後來又看過莫言所著的《生死疲勞》,就覺得莫言是個想像力非常豐富的人。

趙淑俠說:“你說有甚麼特色,我個人覺得他第一部作品的特色就是他的作品是真正中國人的作品。”

*用中國人的語彙來寫作*

趙淑俠表示有些作家為了要創新,有時候為了兩句話都要考慮兩天,那個語法中國的都不夠,甚至把西方的語法都拿來,又是甚麼主義,甚麼主義的,莫言的作品裡沒有這個,他的語彙完全是中國人的語彙,他說的話完全是中國人的句子,他用非常樸實的文字寫出非常深厚的中華文化。

趙淑俠還說她很欣賞莫言的另一本長篇小說《蛙》,那是描寫一名鄉村醫生的經歷,而呈現出計畫生育可怕的一面,這就表達了深層的人文關懷, 也就是諾貝爾獎評審所說的運用魔幻寫實手法,穿插很多民間故事,進而呈現出歷史及當代社會的面貌, 他相信莫言得獎多少與此有關。

趙淑俠說:“莫言是替中國窮苦大眾說話的一個人,而且說得非常好,寫得好,不顯形,不顯山,不露水。”

*並非一定要反抗當權才是好作品*
王鼎鈞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作家

王鼎鈞 北美華文作家協會作家


另一名北美華文作家協會的主要成員王鼎鈞教授﹐他覺得莫言的作品風格很沉重,很實在,也很離奇。王鼎鈞表示中國文學史上有一種現象,那就是好作品大半是對朝廷保持離心力的作家寫的,對朝廷保持向心力的作家的作品很難與他們競爭。

王鼎鈞說:“我想並不是一定要反抗當權才是好作品,而是附和當權難得有好作品。”

但是王鼎鈞又補充說, 這其實是文學的本質決定的, 文學是寫苦悶的,他提高人的慾望, 叫人不滿足。政治不管多努力, 總是落在文學後面,所以常常成為文學批評的對象,但這並非沒有例外,例如唐朝貞觀之治時,有些詩是不錯的。

諾貝爾文學獎的頒發已有100年的歷史, 而最近12年才有兩名華人先後得獎,對這種現象王鼎鈞說從感情方面而言是遲了一些,但是看最近40年的作品倒也不覺得太遲。

至於要有甚麼樣的經歷, 居住在甚麼環境的華人才容易產生好的作品呢? 王鼎鈞表示這是不容易推測的, 不過他雖然是從台灣移民到美國來的, 總覺得台灣的作品格局小, 格局小的作品就要深刻。

*人生經歷有助於寫出好作品*

王鼎鈞說:“認為一定要有豐富的生活經驗, 經過大時代生活折磨, 這是中國從30年代以來, 一個主流的說法, 這個也對。”

王鼎鈞表示文學作品,其實也可以很小, 但必須要深刻,因為深刻以後才會產生象徵的意義。

今年的諾貝爾獎頒獎典禮將在12月10日舉行, 莫言稱他將會親自出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