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六四前夕中共加緊打壓民主人士

  • 海彥

廣州公民徐向榮、李維國和李文生向有關當局申請六四遊行(網絡圖片/網友提供)

廣州公民徐向榮、李維國和李文生向有關當局申請六四遊行(網絡圖片/網友提供)

在八九民運六四事件24週年,也是中共新領導層上台以後第一個六四紀念日的前夕,中國一些地方加緊打壓準備以可能方式紀念六四的民主人士。

在街頭民主運動活躍的廣州,曾參與過六四的廣州公民徐向榮、李維國、李文生,5月22日下午依照法律和規定,向當局遞交了六四遊行申請。有關部門雖然受理了申請,但國保幾天后卻將依程序辦事的三人帶走,不過外界不知是以何種罪名。記者星期一下午撥打他們的手機,都無人接聽。

另外,廣州花都區80、90後楊霆劍和邱華,因組建一個qq群,相約6月4日出去找手機,5月24日晚上10點多被公安拘捕,處以行政拘留15天,關押在花都拘留所。同時,番禺的劉兵也因在群裡轉發有關六四的信息被行政拘留15天。

此外,在廣州的網友賈榀、張聖雨、張皖荷等4人星期六因試圖前往花都拘留所聲援,路上分別被攔截並帶到荔灣區石圍塘派出所。目前,賈榀被遣返回東莞,張皖荷被送回深圳,葉小楓也被遣返回原籍,而張聖雨下落不明,手機也無人接聽。

人在深圳的張皖荷星期一下午表示,徐向榮三人是按照規定程序辦事,也被抓,她感覺當局在六四前夕的強力打壓,有點到了瘋狂的地步。

她說:“我覺得很莫名的,覺得這個政權它太瘋狂了。無辜的人都受牽連,這有點太過分了。他們是去遞交了申請,回來還要給國保找去,各種各樣的威脅。你說這個合法地走程序,他們也是這樣無理地對待。”

此外,5月26日晚上11點多鐘,廣州7、8個國保來到人權律師唐荊陵家中實施傳喚。而唐荊陵的妻子汪艷芳要求國保按法律程序給家屬出示書面通知,結果也被帶到派出所。國保沒有給汪艷芳出示傳喚理由,也沒有讓她做筆錄,凌晨3點將她釋放,而唐荊陵直到凌晨5點做完筆錄後才獲釋。

汪艷芳星期一下午表示,她只是依法行使權利,也被帶到派出所,非常荒唐。

她說:“以前我們家來傳喚的時候,我都沒有作要求的,因為我問理由的話,他們一般都是很粗暴地回絕了。這次我特意到網上查了一下傳喚需要的,我這次就跟他們要,沒想到他們做出的反應是,你要不一起傳喚。”

據唐荊陵表示,國保警告他六四期間不要出門,也不要會見朋友,做完筆錄唐荊陵才發現國保傳喚依據是“擾亂公共秩序”的行政傳喚。

唐荊陵星期一下午對美國之音說,他觀察和感覺今年六四打壓力度明顯加強。

他說:“他這個傳喚其實是為了六四,每年六四基本上都像戒嚴似的。今年顯然要比往年緊嗎,像往常的話,驅逐人或者拘留,範圍和力度沒有今年大。今年明顯地要嚴峻一些,而且時間要早,以往可能就是六四的附近幾天。”

此外,在北京,因六四事件入獄的前經濟學週報副主編、獨立媒體人高瑜5月24日在北京國際機場被當局限制出境,阻攔她前往香港參加獨立中文筆會的一個頒獎儀式和研討會。

在湖南新寧縣,曾因參與八九民運而被關押的前人大學生、維權人士羅茜,5月24日被當地國保綁架到一賓館中囚禁,每天由每班4人輪流看守。

而在山東濟南,當地國保和山東大學公安處近日找山東大學退休教授、民主人士孫文廣談話,為防止他參加紀念六四聚會,提出要麽被旅遊,要麽呆在家中,不准出大門,不准外人進入。
XS
SM
MD
LG